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家产都去哪了?

一个殷实全能神家庭的沉重负担

发布日期:2014年10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先刘(口述)莫问君(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徐先刘,1970年11月6日生人,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

  我家虽不算大富之家,但在老百姓里也算相当殷实。因为一时糊涂,我和母亲、妻子都加入了全能神组织,从此家产大幅缩水,悔得我肠子都青了。

  我有多少家产 

  我小时候家里穷,后来和我哥合伙,在长江上跑船。2008年初,大哥在行船时出了意外,去世了,这件事对我全家打击很大。也就是那时候,全能神组织盯上我家,我母亲先加入了组织,没多久,我和妻子也加入了。

  08年年底,我因信教,无心经营,把船作价150万卖出,连之前家中的存款,大概有200多万现金。我妻子和母亲那也有点钱,具体不清楚,大概有30万左右。

  2010年初,因为开支太大,坐吃山空,我将100万交给朋友投资,之后每年能拿到18万左右的分红。到2014年初,我累计收到72万红利。

  这样算起来,从08年信教到2014年退出组织,六年多的时间,不算家庭开支,我家总共该有300多万现金。但现实是,我家的资产只剩下投资在朋友那的100万,以及手头上剩下的25万元。六年里,175万元没了。

  这175万究竟去哪里了?

  第一笔支出,风流费1万元 

  08年5月份,家里住进了一个叫“小敏”(后来才知道这是灵名)的女人。没多久,母亲让我带她上船,说是做善行,我想刚好有人帮我带带两个小丫头,也就同意了。

  “小敏”上船后告诉我,她其实是一个全能神信徒,最近外面“出环境”(公安机关查)了,到船上躲躲。闲暇时,她就带着我们夫妻“吃喝神话”,讲信教的好处,还拿全能神的书籍给我们看。没多久,我们夫妻也加入了组织。

  6月初我妻子有事上岸,晚上,“小敏”钻进了我的被窝。

  “小敏”在船上前后两个月时间,上岸前,她跟我提到向“神”奉献的事情,我就拿了1万元给她,请她帮我奉献给“神”。

  之所以说这是“风流费”,一来当时我还没有完全痴迷,给钱更多是因为发生了男女关系,黄不起面子;二来我之后交的奉献款都是有收据的,而她没有给我收据。

  安置聚会点,费用9万9 

  下船跟母亲交流后才知道,我母亲已经加入全能神组织一段时间了,我在永安洲的家就是当地信徒的聚会点。因为有公安上门查过,组织上级要求我家在口岸镇另外设一个聚会点。

  08年下半年,我花了9万9买了口岸宏达花苑3栋401,作为组织新的聚会点。因为是固定资产,这也是在我加入组织后花的所有钱里,唯一还归我所有的。

  奉献款,65万+X 

  08年下半年,我一直和家人在一起“吃喝神话”,信“神”的心也日渐坚定。

  2009年1月,组织安排一个叫“陈艺”的女带领住到我家。“陈艺”让我当小组长,出去“操练”,就是带别的信徒一起“吃喝神话”。相处十来天后,她找我谈心,说你不能满足于现有的状态,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对“神”奉献“祭物”,所有的付出“神”都会知道的。

  因为之前“小敏”的先例,我上交了1万元奉献款。两个月后,“陈艺”提升我做了“浇灌执事”。那之后,我每个月都会上交1万元给全能神组织。

  从09年1月开始,到2014年6月脱离,之间一共65个月,我一共上交全能神组织的奉献款就65万元。

  “X”是个未知数。怎么说呢?信教后,我一家三人各做各的事情,我在本地做“浇灌执事”,我老婆跑外地“传福音”,我母亲在家负责接待,一开始,我以为家里只要我给奉献款就行了,后来才知道我老婆和母亲也要上交奉献款。

  为这事我还闹了点情绪,“陈艺”专门找我交流,她说信“神”的人就都是“神”的孩子,对“神”奉献是一件自愿的事情,可以交,也可以不交,凭着自己的本心来,你不能干涉别人交不交,也不能打听别人交多少,不然就是有私心,就是对“神”不敬。

  因为不能打听,我也不知道她们具体上交了多少,但可以估算一下。08年底时,我老婆和母亲那大概有30万现金,因为“陈艺”说我有私心,我还特意给老婆和母亲钱,让她们交奉献款,每次都有1万多,前后大概有10万块,到2011年初的时候,我母亲已经没钱接待了。

  一共40万元,上交奉献款也好,接待也好,反正全没了。

  接待费,一笔糊涂账 

  “陈艺”是在我家呆的时间最长的带领。2010年初,全国开始第六次人口普查,因为“环境紧”,组织要求“讲道工”、“一线福音”、“带领”全部隐藏,“陈艺”就是这时候离开了我家。这是加入组织以来,我家唯一没有接待任务的一年。

  2011年刚开始,上面就安排了一个叫“小杜”的男带领,“小杜”走后,来了个叫“小新”的女带领,再之后是一个叫“刘蓉”的。这三个是我有印象的,还有一些我连“灵名”都不记得了。

  2012年底,组织搞“大帮轰”活动,这时的带领叫“小琴”,这段时间我家的接待任务是最重的,因为几乎所有信徒都要出去“传福音”,家里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小琴”被公安审查后,换了个叫“小丹”的,没多久又换成了一个叫“张静”的,真神奇,原来是我老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接待的不仅仅是带领一个人,有时候还要招待“传福音”的、“跑腿”的、以及当地来“吃喝神话”的,有时候三四个人,有时候十来个人,家里住不下,还要去外面招待所,时间长的还要给她们租房子。

  从我母亲信教开始,我家就是作为“接待家庭”,负责组织在当地所有的人员开销。接待一直是我母亲负责,为了方便她接待,我把存折交给她,卡自己留着用。我不能打听她的事,我也不清楚究竟花了多少钱,不清楚组织有没有补贴,加上自己家里生活费用、小孩上学的花销,整个成了一笔糊涂账。

  六年人工费,不算也罢 

  加入全能神组织六年多,我一家三人一直无偿的为组织工作,没有任何报酬。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不怎么会跟人沟通,“陈艺”让我做“浇灌执事”时,就有人反映我不行,后来我就成了“跑腿”。“跑腿”不是什么暗号,真的是做跑腿的活,很辛苦,我像个地下工作者,鬼鬼祟祟的从一个村到一个村,一个镇到一个镇,拿东西或者送东西。

  直到我老婆做了带领,我才沾光,成了“二线福音”。在一次“见证”时,我与别人发生矛盾,大家都说是我的错,然后我就从“二线福音”队伍里滚蛋了。

  因为我有修电器的特长,组织安排了我一个活,维修MP4。从那以后,整个地区的MP4都是送到我这里维修的,直到我退出为止。老实说,来维修的人都是付钱的,但就仅限零部件费用,没有工资,没有保险,也没想过这些。

  我有四个子女,当初累死累活赚钱,就是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因为哥哥的意外死亡,我对人生产生了迷惘,被全能神的骗子乘虚而入,大半家产填进了邪教的无底洞。幸好最终还是醒悟了,本钱还在,人还没老,我对未来有信心。

(责任编辑:天蓝)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