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五名琼斯镇邪教惨案受害者遗体终入土(组图)

发布日期:2014年11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孙煜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据美国媒体康考斯塔时报网(contracostatimes.com1021日报道,5名琼斯镇邪教惨案受害者遗体,在漂泊36年后,终于在奥克兰市公墓入土为安,原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的养子出席安葬仪式并致哀。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一方面在处理琼斯镇惨案上态度冷漠行为失范,致使非洲裔受害教徒尸骨未能及时入葬,另一方面却出于政治目的,热衷于纵容部分反华组织资助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这对其真实的人权状态,无疑是种莫大的讽刺。     

  艾琳·梅森(Irene Mason)是人民圣殿教集体自杀惨案的年龄最大受害者之一,自杀时还差7天就年满86岁。托尼·沃克则只有20岁,生前是一名保安,负责巡查该邪教在圭亚那丛林的殖民地及其牲口。 

  在经历了琼斯镇惨案近36年后,现在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安息的地方。 

  今年夏天,他们和其他三名受害者被长期遗忘的遗体,在特拉华州一个废弃的停尸房里被发现,目前已与其他400位无人认领或无法辨认身份的惨案受害者合葬在奥克兰市东部山坡纪念地里。 

  197811月,原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带领900余名追随者(其中三分之一为儿童)服用掺有氰化物的果汁自杀,而那些没有服毒自杀的教徒则被枪杀。 

 

吉姆·琼斯的养子小琼斯正检查骨灰盒上5名琼斯镇惨案受害者的名字 

  周一上午,细雨纷飞中,原邪教头目吉姆·琼斯的养子组织了一场万年青公墓的小型纪念活动。 

  “我不得不接受这一起由吉姆·琼斯的暴行制造的可怕事件,但我也同时对那些试图建设一个新世界的人们致以敬意。现年54岁的小吉姆·琼斯说道,他能回忆起许多死者。“他们试图建设一个新世界,而且对此深信不疑。 

  今年8月,当特拉华州官方宣布9名被害者遗体在丹佛空军基地附近的废弃殡仪馆被发现时,惨案所造成的痛苦回忆再次萦绕人们心头。在此之前,该殡仪馆接收了1978年所有918名来自圭亚那的受害者尸体。 

  这些受害者的尸体为什么会被存放在米纳斯殡仪馆长达三十多年之久可能永远无法得知,该殡仪馆在其所有人2012年去世后被关闭。 

  9名受害者均为非洲裔美国人,其中5名在追随琼斯将人民圣殿教总部从一个旧金山的教堂迁至遥远的圭亚那丛林空地之前住在旧金山湾区。 

  位于南美洲的这处居住地(人民圣殿教)宣扬自己是社会主义和反种族歧视主义的乌托邦,1000多名教众在圭亚那的热带丛林劳作,并每日集体学习教义。部分叛教者回到美国后,讲述了他们在一个偏执狂邪教教主领导下受到身心摧残的经过。 

  197811月,美国国会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带领了一个实地调查团直抵圭亚那琼斯镇。琼斯镇的信徒在飞机跑道上伏击了这位国会议员,打死包括瑞安、3名记者和1名叛教者在内5人,并打伤多人。数小时后,发生了琼斯镇殖民地大规模自杀和谋杀事件。 

  当时即1979年,万年青公墓的所有人巴克·凯姆弗森(Buck Kamphausen)说,他欢迎所有无人认领的琼斯镇受害者安葬在其奥克兰地产上。他反对其他墓地和政客们要同这些尸体划清界限的倾向。 

  

周一上午,细雨纷飞中,柯博(右前)、小琼斯(左,吉姆·琼斯的养子)与公墓行政主管荣·豪尔曼(Ron Haulman,右后)在5名受害者的骨灰盒在靠近纪念碑的墓穴下葬时发表简单致辞并默哀。 

  美国军方用卡车把420余具无人认领的受害者遗体运至奥克兰万年青公墓,并将他们的密封棺材象多米诺骨牌那样放里山坡上挖好的墓穴中。这些无人认领或无法辩论的尸体多数属于儿童,他们的父母也在惨案中死去。 

  截止今年夏天,据信所有未确认的受害者遗体都埋葬在了奥克兰。在琼斯镇协会的帮助下,一个位于圣迭戈研究人民圣殿教惨案的州立智库以及特拉华官方,同9名受害者中7名受害者的亲人达成了今年夏天重新发掘的协议。 

  不是所有受害者的亲属都愿意认领这些遗体。 

  琼斯镇惨案协会的共同创立者之一、帮助查寻相关家庭线索的菲尔丁·麦克格希(Fielding McGehee)说:“即使惨案发生已达36年之久,但有些亲属仍然耻于承认他们与受害者有任何关联。” 

  尽管如此,还是有亲属认领了其中四名受害者的遗体,包括莫德·佩金斯(Maud Perkin),她的遗体将被送往安提俄克丈夫那里。 

  特拉华州的官员无法找到34岁的欧提·麦斯·盖(Ottie Mese Guy)以及74岁的鲁斯·阿金斯(Ottie Mese Guy)的亲属,所以他们安排麦克格希和小琼斯(琼斯镇纪念基金会的共同董事)吉一起将他们的遗体送至了万年青公墓,该公墓目前仍为凯姆弗森所有。 

  调查人员还同另外三人,即托尼·沃克(Tony Walker)、艾琳·梅森以及来自人民圣殿教创始地印第安纳州、担任琼斯镇教师、39岁的万答·波尼塔·金(Wanda Bonita King)的亲属达成协议,他们同意将遗体安葬在奥克兰。 

  原人民圣殿教的教众之一在描绘86岁的梅森时,用“亲切而活泼”来形容她。梅森1892年出生在阿拉巴马州,在前往圭亚那之前属于该教洛杉矶分部。54岁的奥克兰居民约翰·柯博(John Cobb)是该惨案的幸存者,曾与沃克在同一个保安队。他回忆说,沃克生前是一个性情安静、工作努力的年轻人。    

  2011年,在小琼斯和柯博的帮助下,修建了由四块石头组成的纪念碑。其他受害者家人对此进行了诉讼,认为把大屠杀的首恶吉姆·琼斯的名字刻在纪念碑上,是对那些受害者的一种侮辱。加州上诉法院未受理此案,并于上个月正式结案。 

  柯博本人在惨案中失去了8名亲属,他对这5名受害者遗体至到如今才入土为安感到悲伤。他说:“他们在这么长的漫漫岁月里孤苦伶仃,无人认领,现在终于有了安息之地。” 

 

琼斯镇惨案场景 

(责任编辑:晨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