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揭开邪教主们靠“神”行骗的秘籍

发布日期:2014年11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凌 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掀开邪教的历史,寻着邪教教主的发家足迹,发现他们无一不装“神”。我们不妨一一剥开他们装神的画皮,看看他们是如何借“神”行骗的。 

  装神——谎称“神佛”转世,穿上“神”的外衣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为了装神,把自己的出生日期改为与释迦牟尼的出生日,意思就是只要和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就是佛了,暗示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并自诩为“宇宙主佛”。继而又编造了神奇而又荒诞的“成佛”履历,自称四岁由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授功法,修炼“真、善、忍”最高法门,八岁得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有搬运、定物、 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还在《转法轮》中这样描述自己的神功:“和天目有直接关系的一种功能叫做遥视。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同时还吹嘘:“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李洪志通过精心设计,有转世的“依据”(出生日),有显赫的“履历”,又有诸多“大神通”,至此,装神的要件一切都筹备齐了,为行骗奠定了基础。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为了装神,竟把一个落榜的精神病人杨向彬抬出来,经过精制包装,变成了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全能神”,继而也把自己包装成了“七神”之一的“大祭司”,名义上是“女基督”手下的“大祭司”,而实际上全能神教的大权却掌握在赵维山手中,“女基督”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赵维山宣称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经降临,神以东方的形象第二次道成肉身,降临中国,对人类进行末日审判。至此,赵维山借基督完成了自己装神“壮举”,只待“张网捕鱼”。 

   

  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为了装神。自称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习武、研读兵法”,是“华藏”一脉初祖,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自封法号“觉皇”,自夸“博大精深,贯通三界,统摄教宗”,暗示其是凌驾于各大宗教之上的“皇中皇”。吹嘘自己法力无边,拥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神奇功能,能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还吹嘘自己拥有“分身术”,一米七三的个头,能“以很快的速度缩小,只剩一点点,然后化作一道佛光,就没了”。在装神的方式上与李洪志相似,都是佛转世,都有成佛神迹,都有无边的法力,可谓造假师兄弟,堪称编谎大王。 

   

  观音法门教主释清海为了装神,便自我神化,自称“无上师”、“明师”,其级别等同于释迎牟尼和耶稣等,声称“如果我不是佛,其他任何人再也无法成佛了”,授意“观音法门”网站吹嘘为自己编造光环:“她在印度喜马拉雅山的深处找到了一位开悟明师,传给她‘观音法门’……精进修行一段时间后,她达到了完全开悟的境界。”她竭力神化自己,惟恐自己没“神”到家。在众多装神队伍中,作为女人装神,还是第一人。 

  半佛半麦当娜的释清海 

  看来,为了达到装神的目的,邪教主们真是煞费苦心、不择手段,各显神通。 

  敛财——谎称“神”的旨意,用上“神”的挡箭牌 

  邪教教主们前脚装完神,后脚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借“神”敛财,这搂钱才是他们装神的真正目的。 

  全能神邪教是以神的名义敛钱的典范,竟把敛钱的要求赤裸裸地写进了教义:“要全心爱‘女基督’……将金钱和财产都献给她”。赵维山谎称神的旨意要求刚入教的信徒交纳2000元会费,并且要将平日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给教会,“奉献”得越多,得到的“平安”、“恩典”越多、神赐福也越多。赵维山还以神的名义,向其信徒高价出售“圣水”、“圣物”,宣称能“治百病、保平安、上层次”等,从中大肆牟利。赵维山所收取的“奉献款”,不仅有现金,还有贵重金银首饰,甚至是“白米”(大米)什么都要,足见其贪婪至极。“全能神”仅在豫北区就搜刮黄金数十公斤,而在人口只有几十万的济源市,就囤积3个粮仓,储藏“白米”数万公斤。信徒们家徒四壁,而赵维山却拿着信徒们的“奉献款”,在境外过着极为滋润的生活。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表面上要求弟子“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特别要与金钱保持距离,否则就是假修,就会坏法”,背地里却借佛的名义收取各路钱财:如,在家中设功德箱变相索捐;在法轮功创建初期,李洪志曾经冒充气功师发功治病骗钱,但因无一倒治愈,后来就靠办培训班和制售炼功书籍、磁带、光盘、挂历等大肆敛财;此外,为了让弟子们对他这个“宇宙主佛”顶礼膜拜,特意拼凑了一个假佛像5元一幅卖给弟子,大赚一笔;每年一度的讲法,弟子们都不是白听的,都要“奉献”高价听法费,使其赚得盆满钵李洪志用巧取豪夺得来的钱在长春、北京置了多处房产,还在美国的购置11处房产及豪车等。 

  华藏教主吴泽衡则向弟子们兜售所谓佛的开光法器及避灾神器,如戒坛方、大日如来佛等,还向弟子收取敬“佛”的奉献金。并以讲授佛学的名义举办“觉学禅修营”、“禅修之旅”等进行敛财。 

  观音门教主释清海更是借佛发财的好手。她以听佛音、诵佛经为由,向弟子兜售“经书”及音像制品,每张光盘竟然卖到28美元甚至30美元;买一套“修炼必备品”得花费数十万元,仅一套高级圣衣的要价高达11250美元,一款镶嵌着钻石的阴阳袖扣,价格是750美元,而各种珠宝最低都是1万元起价,仅在2007年在台湾禅修法会上所兜售的法物,就有近1亿元新台币轻松落入释清海的口袋。 

  那些信奉假神假佛的信徒们,居然被狂骗得清贫如洗仍不自知,真够可怜的啦。 

  骗色——谎称“神”的需要,盖上“神”的遮羞布 

  俗话说“富贵生淫欲”,邪教教主们腰包鼓了,自然会追究肉体上的享受,于是便色迷迷地盯上女信徒,而且为避嫌还要找了许多借口。 

  吴泽衡不仅是一个玩弄女性的老手,而且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邪教淫头。为了玩弄女性,把自己包装成“觉皇”,和女信徒发生性关系时不是谎说有前世姻缘,就是谎称这是“神的需要”,同时还欺骗女信徒说“自己的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增强法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有助快速成仙成佛”,以此来诱骗、胁迫女信徒与之发生关系,致使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导致不孕。 

  “被立王”教主吴扬明,也以“神”自居,宣扬“女信徒必须与‘神’发生肉体关系,才能在神的国度里有名,这是神对凡人的‘蒙召’”,“只有被‘蒙召’,才能表示对‘神’是虔诚的,‘神’才会保佑”。他还规定受“蒙招”的女青年,未婚的不准再结婚,已婚的不准再与丈夫同床,因为其肉体已属神,不再属凡人了,要专心侍候“神”。邪教教主吴扬明身边有六名女信徒长期与其同居,并有数人为其生了孩子。 

  赵维山以“过灵床”为名,随意和女信徒发生关系,在黑龙江传教期间,就曾经与多名女信徒有染,平时身边总是有几名漂亮女人随其左右。1991赵维山竟不顾山西女子杨向彬患有精神病的状况,诱骗成奸并生有一子,犯下了重婚罪,忍无可忍的原配偶妻子付云芝与之离婚。赵维山为笼络信徒,在每级中都安排一名漂亮女人供该层男负责人“享用”。在教主的教唆下,“全能神”的信徒们如狼似虎,淫乱无度。使女信徒成为“过灵床”的牺牲品和最大的受害者。 

  色魔李洪志口口声声教导弟子们要“去情”,但自己却从来都没离开过情,还娶了妻生了子。为能够堂而皇之地接近女色找借口,于是抛出了“男女双修”。并恬不知耻地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他早年在北京传功时,为了占有女信徒,便想尽办法住进单身女弟子家中,借师父的淫威,曾先后诱奸刘崭、易荣等多名女弟子并发展为自己的情妇。1997年他在泰国期间,出入色情场所,洗“鸳鸯浴”接受色情服务;他打着修炼“大法”的名义,与“神韵艺术团”和“飞天艺术学校”的多名女弟子有染,已被好事的弟子放在了手机里;1998年夏季“李大师”与情妇刘崭在鱼水之欢时被妻子李瑞撞见;2013年,李洪志又与一个叫“西西”的女信徒打得火热;又传“李大师”在美国加州以亲授“大法”的名义,与多个不知名的女性,关起门来搞“男女双修”。在李大师的鼓动和带动下,弟子们纷纷效仿,男学员与女学员经常躲在一个房间里名为修炼,实为“双修”,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致使多数轮民变成了淫民,轮内淫乱不堪。例如,河南安阳法轮弟子刘秀竹与其表姐夫“双修”产下“轮二代”此类事例实在举不胜举。 

  由此,让我们看到这些道貌岸然,五毒俱全,卑鄙可耻的邪教主们,除了一个骗字,并没有什么高招,骗名、骗钱、骗色,哪有丝毫“神”的品行,连人字两撇都不够,还值得去供奉和崇拜么? 

(责任编辑:关心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