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邪教“全能神”害得我离别了三尺讲台

发布日期:2014年12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乐松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叫赵军,今年39岁,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某中学的一名数学教师。我的妻子原是商务系统的职工,后来下岗后就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门脸房,开办了一个小书店。因为我在学校工作的原因,学生们经常来书店里买书,所以小书店的生意还不错。我的孩子也在我工作的学校里读书,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过得非常安逸。

  因消极郁闷而招来了“神”

  2010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回到家,看到茶几上放着一本《话在肉身显现》的书,便问妻子书是那来的?妻子说:“这几天有个女人,每天都来店里买书,顺便就多聊了几句。一来二去就熟了,这个女人说她叫何萍,丈夫在外面打工,自己没有工作。她在我们家附近租了一间平房来为孩子陪读,她说一年前自己入了一个叫全能神的教。说信这个教的人都没有烦恼,而且家人也会得到福报。这本书是她给我的,她想让我也看看。”听了妻子的话我也没太在意,顺手拿起书来翻了几页,里面就是讲什么“神”呀之类的内容,好像是基督教吧,可觉得看不懂就放下了。

  看似不经意的日子,因为一件事的发生造成了我终生的遗憾。2009年9月学校开学,公布了上学期的考试排名,结果我们班的成绩位列同年级倒数第一。我在全校被通报批评,还被扣发了半学期的绩效工资。一下子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因为心不在焉,骑电动车回家的路上和一辆三轮车发生了碰撞,腿被摔伤了,只好请假在家里养病。妻子见我的情绪一直很消沉,也试图劝说我振作起来,但我郁闷的心情却没有好转。

  周末的一天,我正在家看电视,没想到妻子从书店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女人,妻子介绍说这就是她认识的何萍。何萍说她听说了我工作上的不顺利后,过来给我“传福音”宽慰宽慰我,她还买了一大堆水果和营养品。毫无戒备的我觉得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就让她坐下聊了起来。何萍比我年长几岁,让我叫她何姐就行。她告诉我说:“你之所以这么不顺利,是因为家里有了邪灵。”本来对这些迷信的东西我是不相信的,但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太不好,我自己也犯嘀咕。于是就问她怎么办?她说让我入全能神教,我问她什么是“全能神”?她说:“全能神是耶稣现在以女性的形象再次道成肉身显现,以女身形式第二次来到人间,她是来拯救人类的,只要诚心祷告,就能得到神的庇护,免灾避难。”我见她说得像真的一样,就问真的有这么灵?她说只要你是诚心信神,就一定管用。临走时又给我留了一本《全能神你真好》的书,还留了电话,说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打发养伤的时间,我就看了何姐给我的那本书,等妻子回来后我还给她讲讲这些书里的内容。妻子见我的心情有些好转,也挺高兴。可我是个大学生,又是学数学的,也觉得“全能神”书里面说的什么玛雅预言、地震、海啸之类的内容只是一种神秘的宗教说法,就当成看神话书一样了,我并没有真正去信。但看书时注意力分散了,腿也不是很疼了。慢慢地心情逐渐开朗起来,妻子见我有了变化,也就挺感谢何萍的帮助。这之后,何姐就成了我家的常客,每次来的时候都给我带一些“全能神”的书和光盘,还问我有什么不懂的,好一起探讨交流。

  误入泥潭则无法自拔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我的腿伤痊愈后又开始上班了。由于我请病假的时间较长,班主任的工作我也不再担任了,上完课之后的空余时间就比较多。何姐告诉我她们每周都有聚会,还有专业的老师给大家布道,让我去听一听。我觉得自己在学校也没什么知心的朋友,倒不如走入社会去交往一下,于是我就同意了参加何姐她们的聚会。从此以后,只要没事的时候,我就去和她们一起聚会,听讲道,唱神曲,向神祷告。每次聚会的人不是很多,但我的学历高,她们对我很尊敬,讲道的老师也特别看好我。我感到自己在这个小圈子里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感。这期间,我写了保证书,正式加入了“全能神”。

  以前我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一下班就赶紧回家,在妻子回来之前就把晚饭做好,孩子的学习都是我管。可自从加入了“全能神”之后,晚上的好多时间都用在了聚会上,即使在家的时候,也是全神贯注地研究“全能神”的书籍,并且认真做笔记,因为教会说准备让我给大家讲道。后来我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和妻子的交流也越来越少。这个家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变得沉默而寂静。妻子发现了我的变化,开始有了怨言,她说:“我看人家其他信教的人也没像你们这样不顾家庭,你们的聚会好象从来不去教堂,你好好问一问,你们的这个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见妻子怀疑我衷爱的教会,非常生气,就很不客气地对她说:“你不懂就不要乱讲。全能神是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来拯救人类的,这个新的女基督全能全知,虔诚者可以得到福报,一旦世界有了灾难,信我们的教就会得到神的拯救。”我说完就将书房的门反锁起来,我在里面立刻向神祈祷,希望神能原谅我妻子的大不敬。

  这之后我和妻子的矛盾不断升级,我俩的关系几乎降到了冰点。特别是何姐再来我家,妻子就不给人家好脸子看,还宣称要与何姐断绝朋友关系,叫她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妻子的这种态度让我忍无可忍,和她大吵了一场。妻子一气之下,收拾东西领着孩子回了娘家,半个月都没回来。见妻子动了真气,我有些后悔,准备给妻子赔礼道歉,好接她回来。可我去聚会时,教里的几位信徒又给我鼓劲,说:“你的这些虔诚神全能看到,你妻子对神不敬是有罪的,而你要接受住感情的考验,不要因此就前功尽弃了。”听到这些话,我象是吃了定心丸,每天继续聚会、看书、诵经、祷告。

  为了成为“神”忠实的信徒,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教义和讲道上,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甚至擅自将自己上的数学课安排成了自习课,以便自己在讲台上看讲道的笔记。由于没有给学生按时讲课,教学进度受到了影响,家长们也向学校提出了意见。而我却还在私底下想发展单位的同事,让他们也能入教。我的这些行为引起了学校的注意,校长找我谈话了解情况,我以家里夫妻关系不和而影响了工作为由搪塞了过去。校长又问我是不是参加了什么教会?对此我没有承认,又保证一定会好好教书的。就这样把这些事敷衍了过去。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岳母把女儿亲自送了回来,我也向妻子表示要好好照顾家庭。我家庭的危机算是暂时结束,但我和妻子以前的那种亲密关系却没有再回来。

  2012年9月,我们在聚会的时候,教会里的带领对大家说:“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你们要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走出去传福音,让更多的人加入全能神好拯救人类。真心的信众们要向神交上奉献款,这是神对选民们最大的考验!你们只有这样才能躲过灾难,得到神的拯救。”回家后我极度恐慌,也不跟妻子说什么,马上将家里3万元的积蓄取出来,上交给了“全能神”组织。

  待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

  2012年10月12日的晚上,我为了执行“传福音”的指示,完全迷失心智的我来到了学校,将“全能神”宣传“世界末日”的传单发给了正在上晚自习的学生手中。接着我走上讲台,拿出我的修炼笔记,开始向学生们讲“全能神”的教义,我告诉这些孩子们“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这让学生们产生了一片恐慌。家长们都找到学校提出严厉抗议,学校也被教育系统通报批评。后来学校经过研究决定,对我给予了除名处分。因为我在学校公开传播邪教而被开除这件事,立即轰动了一时,妻子的书店也因此最终停业关门。我的孩子在学校受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再也抬不起头来,最后只好转学了。

  在反邪教志愿者耐心细致地帮助和心理辅导下,也经过自己的深刻反思,我终于明白了“全能神”是一个邪教。自己作为一个教师竟然走上了邪路,这让我流下了羞愧的泪水。而2012年很正常地在人们迎接又一个新春的欢乐中过去了,所谓的“世纪末日”根本没有这回事。万恶的“全能神”邪教不仅欺骗了我,而且害得我丢了自己喜爱的工作,使我对不起自己的学生,不得不离开十几年的讲台。现在,我原本的幸福家庭和美好的生活,都被邪教与自己荒唐的行为给毁掉了,我真是悔恨万分!

  

(责任编辑:若水 慕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