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杨金凤:“全能神”坑人,沾不得 (图)

发布日期:2014年12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杨金凤(口述)前哨(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杨金凤,今年45岁,曾经是佳木斯郊区望江镇一名民办教师。丈夫是个体司机,以拉货干零活儿赚钱。

  记得那是2008年改制后我回到家里,没有了固定的收入,日子有些吃紧。由于我家离学校很近,又当过老师,就在家里办起了看护班,学生家长为了方便都把孩子放到我家,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帮助孩子们补习功课,有的孩子还在我家吃住。

  2013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我正在打扫院子,外面来了两名50岁左右的妇女,对我说:“妹子,我们是外地来的,看你这么面善,我们也是有缘人,是给你‘传福音’来的。”进了屋,她们就给我讲:“‘世界末日’ 即将来临,只要信奉“全能神”神会保佑你,不仅能解脱你的痛苦还能使你的家庭和孩子免灾避难”。我说:“我只知道基督,没听说过‘全能神’”。她们说:“基督已经过时,全能神才是当今最大的神。”然后还帮着我干活,我觉得他们很亲切。紧接着她们又给我送来《跟着羔羊唱新歌》、《话在肉身显现》的书。看了之后,感到很新奇,通过“聚会交通”、“吃喝神话”、祷告,我被很快洗脑。为了“通往天堂的户口本”,为了“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我写了保证书,发了毒誓,加入了全能神。从此,作为“全能神”教徒的我,参加 “聚会交通”的次数不断增加,时间越来越长,对“全能神”越来越崇拜越来越痴迷。对学生开始不那么上心了,对丈夫和儿子慢慢的冷落了,和“全能神”组织的成员接触越来越多了,走街串巷的传播教义,“传福音”。听信“奉献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我把家里好几年赚的钱,一共近万元,全都拿出来献给了“神”。自认为我的境界在升华,感觉自己很了不起。

  丈夫知道我信奉“全能神”后,劝说了我多次,我根本听不进去,无奈之下他打了我。结婚20几年了,我丈夫没有打过我,我当时认为这是“赎罪”,是“神”对我的考验,我便更加痴迷的信奉着“全能神”,认为“神”会使我摆脱一切苦难。学生家长们看我这个样子纷纷让孩子离开了我的看护班。很快我没有了生活来源,经济没有了着落。为了给“神”奉献,我开始四处借钱,哥哥、姐姐、妹妹、妈妈、邻居、朋友都让我借了个遍,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当身边的亲属、朋友知道了我的情况,开始劝阻我、开导我,我听不见去啊,怕受到“神”的惩罚。为此,妈妈搬到我的家中居住,没日没夜的看着我、规劝我。妈妈的眼睛本来就有白内障,这段时间为了我,不知哭了多少数回,几乎没有了视力。儿子哭着跪在了我的面前,“妈啊,你醒一醒吧,你看看咱们家,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反邪教志愿者也来到家里,给我看了很多关于“全能神”的报道,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因女儿出生导致无法外出传教被组织降职,女子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2012年12月16日河南光山县砍伤学生案,疑犯闵拥军就是受同村一名60多岁“全能神”女信徒的影响,才导致了案件发生。2014年5月28日山东省招远市一“麦当劳”快餐店内张立冬等6人为了宣传“全能神”向一名女子要电话号,遭到拒绝后,该6人将人活活打死。看的我浑身冒冷汗,一件件历历在目的血案,一件件令人发指的事件。我猛然醒悟,难道这就是“全能神”的“护佑”,信“全能神”的结局吗?

  我终于回归了理智,回想自己误入岐途的经历,真的很后悔、很后怕。“全能神”差点儿毁了我的家,我真心告诉所有善良的人们:“全能神”在内的邪教都害人、都坑人,信不得、沾不得。

 

杨金凤近照 

(责任编辑:关心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