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王凤春:法轮功害我家破人亡

发布日期:2014年12月3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凤春(口述) 杨晓梅(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村里的富裕户 

  我叫王凤春,今年56岁,高中毕业,家住辽宁省北票市常河营乡马家营村。1982年初,我与同村的袁焕军恋爱结婚,丈夫和我同岁,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婚后第二年我们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让我们这个家庭充满了温馨和幸福。

  那时候,农村除了菜区,个人扣大棚种菜的很少。我们夫妻俩都是高中毕业,有文化,脑瓜活,信息灵通,首先引进了扣棚种菜技术。我们建了150延长米的大棚,外加又种了十几亩大田地,起早贪黑,心劲十足,有时虽觉得累了点,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当时年年的收入都很可观,盖了新房还有存款,在村里称得上富裕户了。

  “卖菜”带来的噩运 

  1995年深秋的一天,我和丈夫同往常一样,开着自家的三轮车去集市上卖菜。我的噩运也就从此开始了。一个远方的亲戚塞给我一本《转法轮》书,她跟我讲:“习练法轮功可有好处了,有病可以祛病,没病可以防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出于好奇,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就动了心思,心想:看看这套“功法”到底“好”在什么地方。为此,我一有空就细读《转法轮》,久而久之,没读过什么书的我被《转法轮》里关于“真善忍”、“消业”、“上层次”、“圆满”、“成仙成佛”等离奇的内容深深吸引住了,李洪志的话让我死心塌地确信:习练法轮功可以度人上天,还会修成佛、道、神。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满脑子装的全是“消业”、“圆满”、“上层次”,整天魂不守舍,性格也变得孤僻异常,精神恍恍惚惚,全部心思都用在练功上了,后来干脆也不去大棚了,整天除了精读《转法轮》,就是打坐练功。丈夫和女儿都很不满,天天说我,可是他们的话我哪里听得进去,认为他们就是阻碍我修炼的“魔”,有时我还跟几个“功友”聚在一起,讨论如何提高“层次”,如何战胜“心魔”的考验,生怕不够“精进”,达不到“圆满”,上不了“层次”。

  “书读再多也不过是个常人!”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转眼到了1998年,女儿袁月该升初二了。记得那天是8月25日,女儿开学了,向我要二百元钱,说是交学费、书费、买本子等学习用品。孩子刚说出口,我就气愤愤地顶回去了:“要什么钱呀,没钱给你,别念了,书读再多也不过是个常人。”女儿委屈地哭了,冲我喊道:“你还是我亲妈吗?自从你练上法轮功,我和我爸就开始倒霉了,吃不到你做的饭菜,见不到你下地干活,家里的钱都让你“积功德”了,气得我爸大半年没回家了,好日子让你给折腾穷了……” 女儿伤心得泪流满面,可我却无动于衷,还说:出去“弘法”会提高我的“层次”,我很快会“精进”的,咱家的好日子在后头哪。”

  我的所作所为伤透了丈夫的心。2001年3月,丈夫再次离家外出打工,读高一的女儿也不回家了,吃住在姥姥家。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我给毁了,70多岁的老母亲骂我是败家子,这是在作孽呀,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放着好好的生活不珍惜,练这害人的法轮功,练得倾家荡产,夫离子散。一气之下,老母亲脑梗塞复发,于同年5月离开了人世。

  怎么换不来李洪志的厚爱呢? 

  母亲去世后,我痛不欲生,常常以泪洗面,生活在煎熬和自责中。家里人都劝我不要练了,我自己也开始扪心自问:不是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吗?这些年我一直坚信“师父”的话,平时“消业”,目的是“上层次”,得“圆满”,并且还执着修炼,把家里的积蓄全部投进去了,也够虔诚的了,怎么还换不来李洪志的厚爱呢?反而丈夫出走,家里一贫如洗,好端端的家让我练成了这般地步!

  2001年6月,丈夫又找来了乡里的反邪教志愿者,苦口婆心地劝慰我,给我讲法轮功的危害、讲邪教给人们带来的恶果,列举了一些因练法轮功导致家破人亡的案例。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也开始反思,终于认清了李洪志“消业”、“圆满”的骗人鬼话,认清了法轮功是害人的邪教,我彻底摆脱了法轮功邪教的控制,又重新建起了200延长米蔬菜大棚。这几年,丈夫在外开货车挣钱,我在家精心侍弄蔬菜大棚,孩子也成家立业了,家庭年收入已经达到10万元,我重新盖起了四间北京平房,如今我又成了十里八村响当当的“女能人”!

(责任编辑:清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