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一名“三赎基督”骨干的扭曲人生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琴(口述) 李良(整理)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王琴,1962年12月出生,中专文化,家住咸阳市玉泉西路中铁大厦。2012年经“三赎基督”邪教人员蛊惑参与了邪教组织,并走向了违法道路。

  因病而入

  多年来,我身体一直不太好,得过哮喘支气管炎、子宫肌瘤、胆结石等各种疾病,经常住院,2012年8月又因腿部骨折在陕中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某一天,一名同病房的朋友来看望病人时,给我同病房的几名病友说了信“三赎基督”(亦称“门徙会”)的好处,说只要你信了耶稣再次道成肉身的“三赎”,就能避灾躲难,保病人平安,自己的一切都能好起来。当时来传教的人要了我的手机号码,说以后会叫人联系我,教给我如何求“三赎基督”,如何祷告,并得到“三赎”的垂听。

  2012年12月,一名叫王爱仙的信徒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我住院期间给我传“三赎基督”的那个人对我很关心,并在电话中约见我。我当时不想将陌生人带到家里,就下楼在公交车站台与其见了面。王爱仙教我如何祷告,并要求一个星期安排学习一次“三赎基督”的“道理”。我因身体不好,退休后一人在家(老公在外地工作,女儿在外地当兵)也没有多少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就答应了。

  毒“病”而生

  刚开始信“三赎”的时候,王爱仙到我家讲圣经上的内容,后来就拿来一些手抄、复印和印刷的“道理”,如《闪光的灵程》、《九种圣灵果子》、《除嫉妒分争》等,还有什么《灵歌》和大量的《见证》。《闪光灵程》主要介绍了“三赎”一生经历及如何成神的过程,其它“道理”还讲了一些貌是善事等“神”事;《灵歌》由流行歌的曲了填词而成,《见证》则是各种神迹的生活例子。后来,王爱仙又让我在家中立起十字架,因我老公是党员并且是单位领导,我没有敢同意。

  到了2013年4月,他们让我担任了名义上有好几个人,实际上只有三个人的聚会点执事;2013年9月,他们说我文化水平高,悟性强,办事认真,让我担任了一个教会的执事,同时要求我在担任教会执事后必须在家中立十字架,不然信“三赎”和祷告就不起作用。尽管我很担心,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在家里立起了白纸红十字的十字架。

  一天,老公从外地回来,见我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神,还把十字架挂在了墙上,顿时火冒三丈,把十字架撕了个粉碎,把我臭骂了一顿,与我大闹了一场。

  在家里产生严重矛盾的情况下,我想到“道理”上讲如有“嫉妒分争”就等于分割了“三赎”的身体力,除没有信好还更亏欠了“三赎”,神会怪罪我的,因此我不太敢信了。他们说是我老公的问题,神不会怪罪我的,让我继续担起执事。他们还鼓励我说不管别人信不信,一定要多传福音,“三赎”知道了,会给你挣天堂的“工价”。他们还要求在传的过程中,够七个人就把他们编为一个教点,够七个教点,就编成一个教会。我的“奉差”(上级领导)说在传的过程中他们信了最好,如不信,可以通过祷告将其交托与神,叫神再差遣,由天堂“白衣人”来管理。就这样在老公不在家的情况下,我又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教中事务。

  再病而发

  在国家报道了“全能神”等邪教的案例后,“三赎基督”教会让大家也提高警惕,注意安全。我开始担忧并害怕了,并于2013年11月暂时退出了教会。

  2013年底我得了一场大病一直发高烧,最后浑身疼痛,连身都翻不过来。我在咸阳215医院住了七天,没有好转,后又转到陕西中医附属医院住了二十多天,还是高烧不退,查不出原因。最后我又转到西安的西京医院,最终检查出得的是结核性胸膜炎腹水。这时,我在心里怨神,心想,我不信你了,你就叫我得病。这时我真的害怕了,因为教中说过发高烧是高傲不认神造成的。我打电话给王爱仙让她为我祷告求神给我医治。在西京医院治好病后,我却认为是祷告后神给我消除了病,这样我从2014年初又开始投入到“三赎基督”当中,并在我的积极“工作”下,几乎给所有亲戚都宣传了“三赎基督”,并不断给其他人员传“福音”。

  2015年元月,我担任了“三赎基督”更高一级组织“分会点”的副执事,并在“奉差”的要求下,开展“村不落户、户不落人”的“整村推动工作”,要将“三赎基督”的名传遍每一个村落。具体工作要掌握每个村的村名、总人数,通过工作分析看能编多少个教点、教会、分会点。在整体推动工作中,够教会规模的,负责传的人就成为教会执事。做为执事,每天早上和晚上均要给这些村庄祷告;信心大(对发展成员有信心)的村,要不断下去转转,推动工作;信心不大(对发展成员没有信心)的村,要在家中祷告,求神差“白衣人”管理。

  心“病”而治

  2015年4月王爱仙被抓了,最后连我在内的四个人都被抓了。我因为态度较好,并主动交待了上下线和各种资料,被从轻处理。此事发生后,街坊邻居都知道了,我感觉没脸见人了,对我心理打击很大,从此再不出门,进入了精神抑郁状态。

  2015年12月在我爱人的积极联系下,我来到了咸阳市心理矫治中心。经过心理矫治和辅导,我心情逐步好转,同时也认真反思了自己,心里终于明白了过来。自信邪教“三赎基督”以来,学了很多“道理”,看了不真实的所谓神事的大量“见证”,精神被控制了,犹如一个大大的枷锁套在了我的头上。当初说天堂能降下来各种东西,包括粮食、衣物,甚至能给银行卡上降下大量人民币,这些事,谁亲眼见过?说什么“奉主名行异能”,有没有什么异能,自己当然清楚,哪有什么异能?说神能给人去病,我的病如没有医院,命可能都没有了,没有大夫的治疗能好吗?

  我信了“三赎基督”后,给家里造成了很大压力,原本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变成了让人指指点点的家庭。我丈夫还说我“你很了不起呀,你是邪教头头,比我官大,比我管的人多呀!”,听到这些,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只能苦笑而已。回顾几年走过的邪路,我真的后怕呀,再发展下去,我不是成了“三赎基督”的铁杆骨干分子了吗?还有回头路吗?想想这些,我悔恨我自己,悔我没有脑子,让邪教毁坏了我幸福的家庭生活;我痛恨我自己,痛我当初不该听信邪教的歪理邪说,严重影响了自己身心健康;我怨恨我自己,怨我丧失了应有的世界观,竟然给邪恶势力充当了炮灰,走出了一段扭曲的人生路。

  

作者与王琴交流

(责任编辑:秦风)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