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恩爱夫妻因“消业”阴阳两隔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0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雨涵;昊思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作为语文教师的王洪博无数次地为亡妻张明媚诵读元缜的《离思》,来悼念亡妻,因为妻子张明媚曾与他相约同生共死,而如今妻子因练法轮功而不幸身亡,致使王洪博不时想起陆游的那句“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幸福生活,误入歧途

  王洪博,男,1960年10月25日出生;张明媚,女,1960年10月25日出生;他们住赤峰市红山区。他们是大学时的同学,上学时两人相恋,毕业后结婚,1985年他们的儿子出生,2004年儿子考上南开大学,夫妻二人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相拥生活,始终相约同生共死。这样的幸福生活不知曾令多少人心生羡慕,然而,这样美好的生活却因妻子修炼法轮功而烟消云散。

    时光倒回到1997年6月,王洪博张明媚夫妻二人因学校组织去医院体检,妻子张明媚检查出宫颈糜烂、胆囊炎和高血压,这使张明媚很失落,自己刚刚三十几岁,正值人生的黄金时期,却无瑞生出这么多病来,因而很抑郁。王洪博赶紧为妻子买来许多药,劝妻子开心,只要吃了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虽然妻子很郁闷,但还是听老公的话每天吃药。可是突然有一天,张明媚从学校下班回来,特别高兴,进屋就神秘地说:“洪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病不用吃药就能治好了!”“不吃药就能治好病?那是天方夜谭!我们都是教师,是知识分子,要相信科学!”王洪博温柔地把妻子拥入怀里劝说道。“我们学校有好几个老师在练习一种神奇的功法,人家说这种功能治病。听他们说曾经得过癌症因为修炼法轮功都好了!还有一位老师的表姐也因练法轮功尿毒症都减轻了!”看到妻子兴奋的样子,王洪博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只是很冷静地告诉他,既然如此,你就试试看吧。

    邪说洗脑,逐步痴迷

  自从1997年8月17日以后,张明媚就正式步入了练习法轮功的行列。每天早上5点起床,就开始练功,晚上6点准时和几个功友到指定地点“练功”,交流“练功”心得。后来几位功友告诉她:“明媚,你老练动作不行,还要看书‘学法’,通过‘学法’不仅能祛病健体,而且还能上‘层次’,早日得‘圆满’。”于是张明媚不加思索地买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及李洪志的一套讲“法”录音、录像带。白天在学校反复地看书、抄书、背书;晚上看录像、听录音,经常到深更半夜也不肯休息,时间久了,她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洗了脑,逐步痴迷了他的邪说,将他所宣扬的“上层次”、“圆满”“开天目”、“白日飞升”做为日常的生活指南。

  经过一段时间有规律的锻炼,加上心理暗示作用,张明媚觉得自身的病情有了一定缓解,开始对法轮功“消业”“治病”的说法深信不疑。于是,对丈夫王洪博说:“我的病好了,‘师父’的‘法身’在帮我驱除‘病魔’,我的‘功力’在不断加深。我不用吃药了。练法轮功好,我要更加苦练,用实际行动给你看看。”从此张明媚不再吃一片药,许多次细心的王洪博发现他拿给妻子的药在妻子床头边的垃圾桶里。见此情景,王洪博不由得心急起来,赶紧和妻子谈心,劝其吃药。然而,不管王洪博怎么哄怎么劝,妻子就是不吃。还说:“‘师父’说了,人有病只能‘消业’,打针吃药动手术不但无用,反而会加重‘业力’。”还说王洪博是影响她精进的“魔障”。

    深陷泥潭,无法自拨

  这样练功坚持了近两年,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很多原来跟着妻子一起练功的人都不练了,但是妻子张明媚不但不理解,更不能接受。不仅没有停止练功,反而变本加厉,不仅自己在家偷偷练习,还暗自联络其他同修秘密集会。丈夫每次看到妻子在练功都耐心地劝解,但妻子却坚持法轮功可以包治百病,不仅如此,修炼好还可以上“层次”,“能性命双修”,能“一人修炼,全家受益”。王洪博苦口婆心地劝说,不但没让妻子改变练功的初衷,有时反而又惹妻子生起气来,一直对妻子宠爱有加的王洪博面对倔强的妻子只好再次默许。

  这样的时间又坚持了一年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明媚的血压在逐渐升高,宫颈糜烂和胆囊炎也在恶化,疼痛时她就向‘师父’祈祷,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着师父的“画像”顶礼膜拜。每次病痛难忍时她都认为是‘师父’在考验她,只要她坚持,“师父”一定会帮她“消业”。可是时间在流逝,疾病也在飞速地发展。由于长期练功不吃药,也不去看医生,导致张明媚的血压升高,宫颈糜烂已转变成宫颈癌,经常出现胸闷、失眠、四肢麻木、下体流血等症状。她却认为自己距离“白日升天,肉身不死”已经不远了。

    为了圆满,命丧黄泉

  2001年5月28日,当张明媚到另一功友家偷偷地练功时,她突然头部剧烈疼痛,脸色苍白,呕吐不止,嘴角抽搐,下体流血,一头栽倒在地。见此情景,张的功友不但没拨打120,而是急忙求“师父”保佑,为她发功“消业”,但是发功很久张明媚也没有醒来,只好给王洪博打电话,后经医院抢救,张明媚的命是保住了,但医生却明确地告诉王洪博,张明媚已是重度脑血栓、子宫癌晚期。已经濒临死亡的张明媚仍一心念着“师父”的“法轮功”。医院给她开了药,她坚决不吃,医生给她打针,她坚决不打。她对王洪博说:“我这是在‘消业’,‘师父’说了,不能吃药,吃了药就是积攒了‘业力’,也上不了‘层次’。”总之,张明媚为了练功,整天“发正念”、虔诚求“精进”,默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保佑我,疾病早去除”;为了“祛情”,她不顾王洪博和儿子的反对,依然忘我在练功;为了“圆满”她惜不耗费家里的钱财,不但没有上“层次”反而越练越冷漠。岂不知在她练法轮功之时,死神已经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

  2002年3月10日,张明媚永远地离开了,享年43岁。那一刻,站在妻子遗像前的王洪博突然间没了曾经山盟海誓的妻子,突然间意识到法轮功才是杀死妻子的真正凶手,是法轮功毁了他的家,毁了他的幸福。

  如今,噩梦逝去已近十三年,但每每忆起曾经朝夕相处的妻子,王洪博仍懊悔不已,他后悔当初不该听信妻子的话,任其去练什么骗人的法轮功!

(责任编辑:袁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