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邪教快速发展的秘籍及其心理机制(二)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1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湖北大学反邪教课题组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邪教快速发展的秘籍及其心理机制(一)
    通过对识别邪教新途径的研究,使我们得以窥见到,邪教让信徒染上“传教癖”,把他(她)们变成播邪教的“传教狂”乃是邪教能够快速发展的一个秘而不宣的关键性的秘籍,因此,识破和破译这一秘籍,弄清楚它形成心理机制,无疑会对遏制邪教的发展,防范邪教的传播,乃至最终消除邪教都会有有极大地裨益。 

  十多年来,通过对境内外一些有代表性邪教组织成长发展历程的研究,我们发现,举凡邪教似乎都能借助一套心理设计和心理伎俩,使信徒在传播邪教上处于一种成瘾状态,让他(她)们不管在什么场合,也不管是面对什么对象,都会自动地、狂热地、着魔似地布道(布邪道;宣传邪教的歪理邪说),禅精竭力地帮助自己所痴迷的邪教去物色和捕获信徒,从而使邪教组织得以飞快地发展和成几何级数的扩大。曾在大陆闹腾得很凶的邪教组织“呼喊派”,就是靠了这一秘籍,在短短的几年内,迅速发展蔓延至河南、浙江、福建、广东、河北、内蒙等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360多个县、市、区,一度蒙骗20多万无辜群众加入其邪教。由陕西省耀县农民季三保创立的邪教组织“门徒会”,其发展速度之快也让人瞠目。它在几年之间就在陕西安康地区发展信徒3万多人,在湖北郧阳地区发展1万多人。在四川省发展10余万人,设立各级非法组织机构1万7千多个,在其危害最烈时,在15个省120个地(市)的681个县(市),发展信徒35万人之多。 

  一个由黑龙江省赵维山创立的邪教组织“东方闪电”(又称全能神、实际神、女基督派、七灵派、二次救主派、新能力主派、真光派、真道派,是邪教组织呼喊派最大的孽生组织),早在2001年11月,美国纽约的《时代杂志》就宣称,它在国内已有信徒30多万人。此外,日本、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及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亦有不少信徒,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跨国邪教组织。发展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邪教这种极快发展的速度让我们不得不相信,邪教和邪教教主们确实掌握了一种让信徒对传播邪教成瘾的秘籍,正是借助这种秘籍,邪教才得以在扩大邪教规模,发展邪教组织上具有了足以令正统宗教望尘莫及和自愧莫如的独特本领。诚然,正统宗教也要传教,也要布道,但都是由神职人员、宗教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如神甫、牧师、伊玛目、阿訇、方丈、法师等这样一些宗教专职人员来进行的,并且也都是在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绝不会不择场合逢人就布,有机会就讲。正统宗教的一般信徒都只是自己潜心修炼,找机会参加各种宗教活动。倘若你不问他,不是看到他经常去教堂、寺庙,去作祷告、去烧香拜佛,你还很难知道他是一个宗教徒。邪教信徒们的行径恰恰相反,他们由于受到邪教的洗脑和精神控制,个个都染上了宣传邪教的癖好,成了名副其实的“传教癖”患者,对传播邪教呈现出了超常的狂热,都变成了典型的“传教狂”。为了传播邪教,他(她)们无不都是自己掏钱,印制或购买邪教宣传品来四处散发,甚至冒着触犯大陆刑法的危险,制作大幅横幅标语,在公众场合鼓吹和传播邪教。“传教癖”患者们不仅逢人就大讲他信奉的邪教如何好,而且还四处出击,竭力去寻找可以被他们说服的对象,一旦找到,就会如获珍至宝,使尽一切交往手段,给你传播邪教的歪理邪说,死缠硬拉地要你信邪教,在行动上都表现出了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劲,在内心则有若不逢人就传,见机会就讲,就会有一种如鲠在喉的心理感受。 

  在让信徒染上“传教癖”,把信徒变成“传教狂”这点上,境内境外的邪教并无二致。日本奥姆真理教的教徒就是这样,他们在教主麻原彰晃被逮捕监禁,主要头目被判绞刑和无期徒刑,在全球对这一邪教组织的一片声讨中和在日本政府取消了它的宗教法人资格之后,仍然在疯狂地宣传奥姆真理教。日本公安研究厅的报告指出,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们又开始身着白衣白袍在东京街头转悠起来,他们正透过言行和互联网络,尝试联络旧成员、积极地广招新成员,企图东山再起。它的一些铁杆成员居然已经在东京等地又设置了15处办公场所,开设了16个培训中心,其中还有秘密印刷厂。不宁唯是,它的信徒们还在互联网络上用日语、英语、俄语设立奥姆真理教网页,在全世界各地传播教义,通过他们们的宣传,日本已有成千上万的青少年奥姆真理教的聚会,尽管参加这种聚会必须交10250英镑,但仍阻挡不住由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们的传教所引发的青少年对奥姆真理教的狂热。 

  中国土产的邪教组织“法轮功”其信徒更是这样,它在使用将信徒变成“传教狂”来为自己扩大邪教组织,从正统宗教那里争夺地盘这一秘籍上,较之奥姆真理教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是在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之前,笔者也尚不知法轮功为何物的时候,一次,笔者到一家牙科诊所看牙,遇上一个法轮功女信徒,她在那里如获至宝而又眉飞色舞地大谈法轮功怎么好、怎么神奇,整整谈了将近两个小时,如果不是轮到她补牙,让她不能动嘴巴,她恐怕要不知疲倦地一直说下去,其狂热的程度确实令人刮目,以至笔者当时觉得此女不是一个罕见的贫嘴婆就是精神有毛病。还有一次,笔者在公园木椅上小憩,过来两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老远就朝我笑着走来,十分主动地找我搭讪:“你慈眉善目,看样子一定是个好人,你知不知道有一种蛮好的功法叫法轮功。你要是修炼法轮功,一定……”我虽然非常气愤,但她们那种厚着脸皮找素不相识的人搭讪,昭然若揭地为邪教张目,拉人入邪教和完全义务地为邪教扩展组织的超强动机和积极性,却又引起笔者久久地思考:邪教教主们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让信徒们不知疲倦地为他传播邪教呢?能够等闲地看待这种现象吗?难道不是靠了通过无数个我所面临的这种现象,靠了这些染上了“传教癖”,变成了“传教狂”的信徒,法轮功以及其它的邪教组织才得以以令人惊讶速度扩展成员,发展组织的吗?这只要看看还是在大陆开始对法轮功予以打击之前,它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已经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39个辅导总站,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发展控制了220余万信徒的事实就够了。 

  “门徒会”的教主季三保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在驱使信徒成为邪教传教狂上却与李洪志难分伯仲。由于门徒会多在山区贫困农村发展,它的信徒的传教狂性更多的是表现在传教活动的吃苦耐劳上。“门徒会”总会“三肢体”之一的刘治平是这样讲述他当年是在怎样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仍不减传教狂热的:“夏天出去传教,天气非常,比我们老家的天气得多,一时难以适应,为了传教,再难受都得忍受着,因为在信的人都知道,出来传教的人不是图吃图喝图享受,都知道是为了传教而出来的,根本不讲吃什么,喝什么的事。今天在这一家,明天到那一家,今天在这个村,明天又到那个村,每天都住在众人家里,早上不能睡懒觉,不论在谁家里,早上主人家起床你得起床。收割庄稼季节,你得帮人家收种庄稼干活。”尽管传教如此艰苦,他的传教热情也仍然半点不减,仍然从这村传到那村,从湖北传到陕西。 

  仔细分析境内外的各种邪教和它们的教主,就能看到他们都是激发信徒传教狂热的能手,个个都精于此道,这说明,各类邪教和它们的教主都无一例外的掌握了怎样激发信徒传教动机这一秘籍。因此,要有效地防范邪教的传播和组织的扩散,必须研究邪教把信徒变成传教狂这一惯用秘籍,研究这一秘籍所包含的心理机制。 

(责任编辑:紫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