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消业”害得哈斯英年早逝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肖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哈斯,1964年生人,曾是赤峰市富龙热力公司的一名职工。他习练法轮功,相信“消业”能治好病,有病不医,结果最后不但没有治好他的病,反而害得他英年早逝。

  从1997年6月起,哈斯经常晚上失眠、多梦,经多方检查,确诊为左右侧脑血管狭窄。医生说他这种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做支架,但费用高,有风险;也可用药物调整,按时服药,慢慢调理会恢复的,但治疗时间比较慢长,也可能是终生服药。他选择了后者,遵医嘱,他通过坚持服用降低血脂,软化血管,清理血管垃圾,促进血液循环等药,并注重休息后,病情得到了有效缓解,而且能够进行正常的工作生活。

  1998年初开始,离他家较近的公园里就有一伙人练法轮功,当时他认为法轮功不过就是一般的气功,也没有放在心上和产生要去习练的兴致。但随着练功的队伍由少变多,逐渐扩大。到了8月份,受众心理的指使,他上前询问情况,有人告诉他,这是一种“神奇”的功法,叫法轮功,练习这种“神功”后,可以不打针、不吃药就能把病治好,既为家里省钱,又能减少自己的痛苦。在辅导员的劝说下,为了治病,他便抱着侥幸的心理接触了法轮功。但就是这一错误的决定给他带来本不该有灾难。

  接触法轮功后,哈斯逐渐被书中那些表面的假象所迷惑和侵蚀,如对《转法轮》书中说的“真善忍”、“做好人”,特别是“消业”论——人的病是“业力”造成的,只有消除“业力”才能彻底治病,才能“上层次”直至“圆满成佛”等都十分认同。加之通过几个月有规律的起居锻炼及心理暗示,他觉得人也精神了,身体也比以前健康了。他把自己的身体变化当作是法轮功起的作用,认为是“师父”给他“消业”,“调整”了身体的功效,是“师父”无处不在的“法身”保佑他的结果。从此他对法轮功由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并且全盘接受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把“学法”练功当成了自己生活的全部,几乎达到痴迷的程度。

  由于哈斯成天只看《转法轮》书籍,一心一意盘腿练功,因此很快就成了当地法轮功站点的辅导员。也是从那时候起,在单位,他对工作开始漫不经心,人也变得神经兮兮的,张口闭口都是法轮功的东西,同事也开始逐渐疏远了他;在家里,他对父母妻儿不闻不问,家务事懒得做,孩子也不管了,原来一直坚持锻炼的习惯也废了,甚至连身体感觉不适也不看医生,认为生病是“业力”太重造成的,修炼法轮功是“消业”的唯一途径,也是治病唯一有效的方式,而吃了药就会将“业力”压回去。所以他不但停止了服药,而且有病也不再看医生了。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组织后,好多他昔日的功友通过听广播、看电视明白法轮功的真相后,都纷纷脱离了法轮功,可他却仍不醒悟,顽固地认为“国家对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不了解,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决定,法轮功将来一定会被平反的”,所以他仍在家中偷偷坚持练功。2000年9月,在看到李洪志“师父”说的“这是最后一次圆满的机会”的“经文”时,为了把握住“圆满”的机会,他毅然踏上了进京“正法”道路。因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他受到了相应处罚。但他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及时醒悟,反而依然我行我素。单位领导、同事多次找他谈心,他不但不听,还认为是“师父”对他的考验;家人的劝阻他不但不理不睬,反而认为这是在过“情关”、过“心性关”。

  然而虔诚练功的他,病情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慢慢加重,支撑不住是常有的事。但他就是不顾医生曾经的叮嘱和他妻子的苦苦相劝,头晕头疼就忍着,从不去医院检查,更不吃药调理,坚信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虔诚修炼,就能消掉自己身体中的“业力”,病自然就会好了。而且,他从不怀疑“师父”的“法力”,还认为自己的病之所以没好是自己“学法”练功还不够深,不够精,“功力”不够,导致“业力”未能消除,如果能更加用心的“学法”练功,加上“师父”出手保护,“业力”一定能消除。期盼着某一天“师父”的“法身”能帮助他“清理”身体,把病清理掉。

  由于哈斯长期沉迷练功,生活没有规律,又拒医拒药,2004年9月19日晚上20时许,无情的病魔再次向他袭来。他正在练功时,突然感到头晕,并很快失去了知觉,倒在了经常练功的屋里。当家人把他送进医院时,他还是昏迷不醒。当时他的左右脑血管都已严重梗塞,经医生抢救无效死亡,死时才40岁。

(责任编辑:袁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