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对邪教“华藏宗门”的心理学剖析及应对策略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2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晨 阳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5年10月30日,因构成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并构成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邪教组织“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被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715万元。2016年2月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华藏宗门”为邪教组织,并对上诉人吴泽衡、孟越上诉请求予以驳回,维持一审判决。这标志着“华藏宗门”邪教组织的彻底覆灭,然而它给深受其害的信徒们留下的心理创伤短时间内难以愈合。为此,本文拟从剖析“华藏宗门”信徒的入教心理特征入手,结合心理学态度转变的理论,提出矫正邪教信徒心理和构建社会支持系统的对策建议。

  一、“华藏宗门”信徒入教的心理动机分析

  需要是人的心理与行为的基本动力,邪教信徒也是由其需要所驱使的。邪教组织就是利用信徒的需要,大搞教主崇拜,兜售其歪理邪说,煽动信徒对社会的不满情绪,进而导致信徒逐步迈向了邪恶的深渊。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的需要从低到高分成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交往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华藏宗门”信徒加入邪教组织的动机虽各有不同,但其需要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安全需要的驱使。安全的需要既是人类的一种天性,也是一种自我意识。在现代社会,人们只有在身体健康、职业安定、劳动安全、未来生活有保障的前提条件下,才会有安全感。但是,在社会变迁与体制转换的进程中,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贫富差距的拉大,一些人原有的社会保障措施将不复存在,这在一部分人当中容易形成“不安全”的阴影,切盼安全的需要能够得到保障,这实际上是一种心理承受力失衡的焦急心态。不得不承认,吴泽衡的感官很敏锐,他能从纷繁复杂的世态中及时准确地把握住时代的心理,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人们渴望健康,于是吴泽衡就从健康项目下手。吴泽衡宣称的修炼“华藏心法”可以包治各种疑难杂症,刚好迎合了那些安全需求特别强烈的人群,诸如老弱病残甚至糖尿病、癌症患者等等。因此,不少人抱着试一式的态度拜了师、入了门,可不知的是“宗门”一入深似海,从此再也难回头。

  (二)交往需要的诱惑。当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达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之后,这种需要就成为人们活动的主要动力。实际上,交往需要也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生存需要。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中,人们总是要以这种或者那种方式参加到一定的社会组织中去。由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大,人们的交往减少了,交往的功利性增强了,一旦这种需要不能得到满足时,便会产生苦闷、抑郁、压抑等消极情绪,感到孤独失落,徒叹世态炎凉。吴泽衡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看到了有许多人沉溺于通过寻找一种有效的途径来解脱精神上的困惑不安。因此,他出版了诸如《论心》、《禅钟》、《华藏法露》、《华藏心法》等邪教理论来向那些信仰缺失者传递所谓的“正能量”,用欺骗的方式去填满他们精神上的空虚与寂寞,再加上骗子般的游说,周围人的附和,一些信徒的防线被这些“真实的谎言”彻底攻破,也就由不得不信了。

  (三)自我实现需要的驱动。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每个个体明确地意识到自我品格,即人格,因而有一种自尊的原始意识。要实现这种“被尊重”,就必须参加一定的社会实践,在实践中体现自身价值。人的这种心理一旦获得满足,就会转化成自信心,产生更大的力量,对个人、家庭和社会都有益处;反之,当这种需要因各种原因而不能得到满足,就会产生自卑情绪。这时如果引导不当,就会产生报复社会的消极心理。正是这种加强自身修养,追求自我完善的愿望,成了邪教欺骗和操纵信奉者的切入点。爱行慈善也是人们的一大心理,不少被蒙骗的弟子本来是一心向善、真心修行的。吴泽衡狡诈地利用了这一心理,2012年,随着公益组织的兴起,他为达到敛财和获取慈善名声的双重目的,操纵弟子搞所谓“两善”(自称日行一善,辟谷济善),公然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向社会募捐,最后将所得善款私吞,挥霍殆尽。

  (四)缓解压力,逃避现实的需要。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竞争激烈,沉重的生活压力使人容易产生紧张、焦虑和恐惧等不良情绪,一些不合理现象又使人感到不满、沮丧和无奈,于是那些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人,就会努力寻找解脱压力、恢复心理平衡和逃避现实的途径。吴泽衡极尽所能的让其教义与正统宗教充满相似性,但又不像正统宗教那样充满高深的理论色彩,而是用简单易懂的语言去表述其教义理论及修炼方式,向世人描述了一个可以企及的极乐世界,正好迎合了那些信仰上带有功利心理和宗教信仰但是却无宗教常识的人,宣扬可为信徒提供脱离现实世界,逃避现实生活的途径和方法。由于邪教组织的各种手段迎合了信徒的需要,且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信徒一时难以分辨或经不起诱惑,进而一步步陷入邪教的泥潭不能自拔。

  二、“华藏宗门”实施精神控制的心理技术手法

  人性存在许多的弱点,这正是邪教产生和存在的基础。吴泽衡的正是抓住了社会大众心理的某些需求,甚至是人性的弱点,以实现其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具体来说,“华藏宗门”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的心理技术手法有以下几种。

  (一)偶像崇拜与服从。崇拜是一种特殊的心理学现象,它时常表现为情感失控、情绪狂热、缺乏正常的独立自主精神,片面强调个体的作用并加以神化。要想让一个人接受你的观点,服从你的指挥,首要的工作是要让他接受、直至崇拜你这个人。因此,用吹牛、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心理轰炸等办法去让人们接受教主、崇拜教主就显得十分重要了。而对于那些自卑感较强的人,他们需要一个偶像、一个神来做他们的精神支柱,以增强自己的力量感。在这方面,吴泽衡算是一个“大师”。他很好地利用了那些有偶像崇拜需要者的心理,把自己包装为神,宣称自己“释迦牟尼第八十八世、禅宗第六十一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化身,康熙、孙中山等人的转世,法力无边,弟子拜他为师可以成佛……”,“会武功,有‘宿命通’‘神足通’‘天眼通’,可以预测地震、水灾……”他就是要给别人一个印象:他出身非凡、功力非凡,乃人中之龙,世间之神。加上在拜神者口口相传下,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相信吴泽衡是“华藏始祖”、是法力无边“大日如来佛”的化身。为此,女信徒为崇拜者付出感情、付出肉体会觉得是一种荣耀的事情,或者说是她们依附邪教教主是在崇拜心理作用下心甘情愿而为的。而吴泽衡本人则在他的“华藏王国”的金字塔尖为所欲为。

  (二)反复强化与感觉剥夺。心理实验和日常经验都证明,在缺少信息的单调环境中,人的感觉敏锐性降低,思维功能衰退,这时某种信息的进入和接受就比较容易。与此同时,高强度、高频率的刺激会给人的感知、记忆、思维、情感都留下几乎无法抵御和抗拒的深刻痕迹。“谎话重复千遍就会成为真理。”而且,这种经反复强化形成的印象,想摆脱它都十分困难,它会强烈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影响和支配人们的行为。如一个人自小反复地被告知乌鸦会给人带来灾难,那么他就很难摆脱对乌鸦的厌恶与恐惧。“华藏宗门”利用的就是这一心理学原理和技术。吴泽衡将自己劣迹斑斑的身世美化为宗教名人以博取世人眼球;他编造“宿命通”、“天眼通”、“分身术”等特异功能来迷惑大众;他吹嘘用“华藏心法”治愈了领导人的癌症和疑难杂症让弟子顶礼膜拜;他编撰了《华藏宗门宗脉世系表》,以“封法号、排辈份”神化教首地位。正是这种毫无根据、重复刻板的吹嘘和长年累月的灌输,让一些人相信他就是“神”,很容易使信徒丧失理性和判断力,成为邪教的精神俘虏。

  (三)暗示与催眠。暗示是指采用含蓄的方式,通过语言、行为或其它刺激手段对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影响,使人无批判地接受某种观念或行为方式。暗示这种心理现象在日常生活中是十分常见的,不管人们是否意识到,它时时刻刻在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暗示的作用相当广泛,可以用来支配人的行为,使人产生幻觉,使人生病或用来给人治病,还可以用来塑造人的个性等。吴泽衡深谙此道,他把自己装扮成至高无上的神,他说的话便都是“经文”,这些话就会深刻地作用于其忠实信徒的意识与潜意识,使其无批判地全盘接受;他的“发功治病”也是利用了暗示原理,引起人的心理和生理反应。信徒们的练功过程,也是一种自我暗示的过程,当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进入一种类似于自我催眠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练习者会出现诸如颤动、麻木、飞升感、眩晕感,甚至各种幻觉和妄想等。而这不过是在自我催眠状态下必然出现的心理和生理反应而已。在“华藏宗门”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妇女,这就是因为在相同的环境下,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接受暗示。信徒都是在信神才能祛病保平安的自我暗示下,一步步陷入“华藏宗门”邪教的魔窟。

  (四)依赖与恐惧。依赖心理指的是个体出于自己无法选择的关系之中,被迫做违心的事,虽然他也讨厌被迫行事的方式。信徒受邪教教主的蛊惑,特别是在其精神控制之下,往往丧失思维能力、辨别能力、思考能力,听任邪教教主的安排,如“华藏宗门”女信徒在其头目吴泽衡“双修有利修炼”的蛊惑下,把自己依附给了教主。恐惧是因为周围有不可预料不可确定的因素而导致的无所适从的心理或生理的一种强烈反应。在邪教教主吓唬下,邪教成员往往会产生恐惧心理,在此心理之下,就会接受别人的意愿。吴泽衡利用这一心理控制弟子的自由,用誓愿、恫吓等手段控制弟子,拜师仪式上,吴泽衡要求弟子发毒誓:“不得向任何人泄露这个密印,否则你就轻慢了诸天护法,断己短人慧命。”他还制定各种严厉的“教规”“训诫”。大弟子才某因被怀疑在吴泽衡服刑期间意图夺权,被处以闭门思过半年的严惩。“他还多次说,如果违背师命,就会得癌症、绝症,家人将不得好死,会下十八层地狱。”恐惧像一根绳索,死死地绑着弟子们的身心。在吴泽衡的恐吓下,弟子们敢怒不敢言,任其宰割,精神麻木,意志消沉,丧失自我,从而对其形成一种病态的执着依赖和疯狂。

  由此,可以看出吴泽衡的心理控制手法很超前,他抓住了社会大众心理的某些需求,不断变换新的手法,以新的面目出现。社会推崇公益慈善,他们就可能以慈善的面孔出现;人们关注健康,他们又可能在健康上打主意,编出种种花样翻新的骗术。加之我们目前正处于社会巨大的变革中,各种社会问题以及各种思潮、各种观念、不同的生存生活方式等等不断涌现,这就为许多不法分子以及邪教提供了兴风作浪的机会。

  三、“华藏宗门”的心理机制应对策略

  从对“华藏宗门”的心理学分析中,我们得到的警示是明显的,教训是深刻的。为了铲除邪教产生的社会心理基础,引导广大人民群众不再上吴泽衡之类骗子的当,自觉地抵制邪教的侵蚀与诱惑。具体来说应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重视心理健康教育,提高全民心理素质。人们生活水平高低的重要衡量指标之一是健康水平的高低,而心理健康是人的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提出“要注重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当前社会各界对心理健康的关注有所提升,但对全体社会成员心理健康的教育引导仍然任重道远。通过对“华藏宗门”的心理学分析,很容易发现心理不健康、自身心理能量不足者易于受到邪教的诱惑和控制。对此,要积极关注社会成员的心理需求,注重对社会成员的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尊重人的个性差异和情感体验,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关注心态情绪、关切心理诉求、关怀身心健康,引导个体更好地进行自我个性修养和心理调适,维护好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咨询不仅可以帮助人们恢复心理平衡,维护心理健康,还可以帮助人们取得成功。要加快建立矫正痴迷者异常心理模式的咨询系统,各级医疗机构、社区应尽快建立合法、有序、健康的心理咨询部门,帮助那些存在某些心理障碍的人群摆脱烦恼,减缓压力,做好积极的心理疏导工作。要向各行各业以及各年龄阶段的人员全面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引导社会成员既要全民健身,又要全民健心,掌握自我预防、发现心理问题以及自我调适心态的基本方法,提高人际交往、应付变化、承受挫折、调适情绪、控制行为等社会适应能力,切实增强自觉抵御邪教侵蚀的心理能量。

  (二)大力弘扬科学精神,增强个体心理能量。所谓科学精神,是指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就是要用科学的观点来看待分析一切事物。只有切实掌握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才能自觉抵制一切反科学、伪科学的歪理邪说,不论邪教如何变换花样,都会被掌握了科学精神的人们立即识破。一是加强科普知识教育。对身体健康因素误入邪教的人员,引导他们理智分析邪教反科学谬论和伪科学狂言,正确面对生老病死这一客观规律,积极参加健康科学的健身活动。加强科学知识的普及工作,提高他们认识自然现象和规律的能力,帮助他们树立科学观念,掌握科学方法,用科学的阳光照亮其走出邪教的迷宫。二是加强无神论教育。对仍然迷信“鬼神”的群众,需加强无神论教育,培养其无神论观点。引导他们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了解世界的本源,正确认识世界,正确看待社会。通过系统性、多角度地对邪教歪理邪说进行分析批判,促其进一步认清邪教教主大吹大擂的实质是为了神化自己。三是普及心理学知识。从对邪教“华藏宗门”愚弄信徒的心理技术手法中我们可以看到,只要我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学常识,就很容易识破该邪教使用的卑劣手法,那不过是在了解人们心理弱点的基础上,利用一些心理技术,对人们的一种心理控制罢了。因此,在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中都应该重视对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工作,让人们从科学的角度正确认识和理解一些似乎让人感到十分迷惑的心理现象,不再被一些心理假象所欺骗,不再做别有用心者的精神俘虏。

  (三)倡导人文社会关怀,筑牢心理支持系统。普遍建立社会心理支持系统这是指在一定社会范围内形成的,对需要帮助的成员能够及时给以关心、鼓励、帮助及提供必要的心理辅导、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等心理服务的社会系统。其工作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保证社会成员的心理健康,发现心理危机及时介入解决,从根本上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一是关注群众生活,体现人文关怀。随着改革的深入,社会转型时期所产生的一些利益重组、观念冲突、矛盾加剧等问题必然会触及到一些群众的切身利益,加剧了人们的内心矛盾,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心理失衡。对此,我们应当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关心群众的生活,关注人们的基本生存需要。这样才能从源头上预防那些有心理问题的人群走上被邪教组织诱惑的道路。二是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支持系统可以建立在家庭、学校、各种社会组织和社区之中,包括建立健全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医疗保险制度、社会救助制度等等,建设的良好社会心理气氛,形成的和谐人际关系和有效的危机干预机制,从而帮助少数弱势群体排忧解难,真正使群众体会到社会主义制度的温暖,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爱。三是发展亲社会行为,更好融入社会。邪教之所以能够在社会上存在,是因为它以某种方式满足了人们的心理安慰和缓解紧张的需求。在痴迷者回归正常社会的过程中,各级组织给予人本关怀,建立其对社会生活的正确态度,并使其需求通过社会正确途径得到满足,以形成亲社会行为,减少邪教的诱惑与影响。

  (四)弘扬社会正能量,优化社会心理环境。管理心理学告诉我们,要重视集体心理环境的建设,增强心理凝聚力,用正确的思想和舆论武装和引导群众,使人们产生被尊重感、归属感和主人翁意识。这样,在一个团结和睦的集体中,人们的心理就不易失衡。一是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深入研究和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断增强其感召力、亲和力、影响力。通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进一步巩固全体社会成员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激励人们满怀信心地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引导人们把个人价值追求和国家发展需要有机结合起来,在全社会形成一种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的良好社会氛围。二是树立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但同时,社会道德风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社会上出现了许多假丑恶的东西,出现了事不关己则不闻不问的自私冷漠心态,社会成员之间的真诚交往越来越少。这也是部分“华藏宗门”信徒因看不惯这些社会现象,认为“华藏宗门”成员能互相帮助,亲如一家,从而陷入邪教泥潭越陷越深的一个主要原因。对此,要抓好政治品德、社会公德和家庭美德教育,引导人们树立坚定的社会主义信念,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自觉抵制一切腐朽没落、愚昧陈腐的观念。三是加强生动活泼、健康有益的群众性文化建设。社区(村)是人民群众生活的基层组织,也是宣传先进文化的重要阵地。各级党政部门要在基层文化建设上多动脑子、多想办法,开展丰富多彩、形式多样、健康向上的群众文化活动,如各种文艺演出、歌咏比赛、体育竞赛、道德讲坛、文化课堂等等,以满足不同层次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增加他们对社会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营造科学文明、健康向上的文化娱乐氛围,彻底铲除邪教赖以生存和蔓延的土壤。

(责任编辑:洞庭)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