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与原法轮功习练者的对白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凌健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5年9月,大学毕业后,我积极响应学校号召,主动放弃到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来到江西省泰和县万合镇竹山村实习锻炼。在村里住下的第一夜,蚊虫比较多,第二天起来被咬的全身是包,当地老乡介绍我到罗医生诊所买一点药膏,治疗蚊虫叮咬非常有效。 

  竹山村不大,不一会儿功夫我就找到了罗医生家。我是村中的生面孔,进屋后他反应很平淡,在谈及症状时,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拉起了家常。得知我是主动到村里锻炼的大学生后,他还很热情的给我发了一支烟。这是第一次与罗兹龙接触。 

  后来通过走村入户与村民交流才知道罗兹龙曾经是一名法轮功练习者。法轮功对于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我来说并不陌生,但又无法理解为什么会令人如此痴迷,法轮功的诱惑到底是什么?于是,我抱着好奇的心理多次与他交流。起初,他每次都说已经从法轮功的精神枷锁中解脱出来,不想再去揭开这层伤疤了。在知道我善意的目的后,他最终给了我一个沟通的机会,与我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谈。让我们共同来倾听罗兹龙是怎样误入法轮功组织不能自拔,又是怎样在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帮助下走出阴影的。 

  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法轮功的,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了歧路? 

  罗:准确来说,我是2000年接触到的法轮功,当时我只有23岁。之前在电视、报纸上经常看到法轮功的报道,我很好奇,这练法轮功的人怎么都不要命,敢去天安门面前自焚,敢去围攻中南海,我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见识见识,他们胆子太大了。2000年初,我和家人到南昌走亲戚,有一天逛夜市在地摊上发现了一本《转法轮》的书,让我立马想到了法轮功,于是就买了它。回到家后,我心里无数遍告诉自己法轮功是邪教,这本书我就看看。通过阅读后,我感到内容并不切合实际,虽心有疑惑,但被“高层次佛家功法”所吸引,被“不吃药能治病” 的邪说所迷惑,使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时隔不久,我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来又通过贴在墙上的法轮功非法广告,找到了所谓的组织。从那以后,我几乎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法轮功练习活动中去,开始与家庭、社会疏远,走上了一条非正常人的生活道路。 

  我:在整个这个过程中,你父母知道吗? 

  罗:我父母一开始是不清楚我在干嘛的。 

  我:那他们后来知道吗? 

  罗:我后来和他们宣扬,他们没有接受。他们说信法轮功不如多拜几下菩萨,初一十五多点几支香。 

  我:当时你是怎么看待你父母的? 

  罗:当时就觉得这个谁说不准就不是我的父母,生生世世里没准他就是我的什么敌人,或者是我的孩子。 

  我:那就是说你学了法轮功以后,和父母之间相处就变得很陌生? 

  罗:对。尤其因为他们反对我练功,我就更觉得是跟他们没法交流。等于说凡练法轮功的人,他眼睛就是戴上了一个有色眼镜,他看一切事物都是扭曲的。比如最有意思的,如果说筷子掉了,那练法轮功的人就会说,这得悟一悟,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了?如果我吃饭噎着了,我就想是不是我得修口?我说错什么话了? 

  我:你当时已经信到这种程度,那么后来是什么原因使你发生了转变? 

  罗:我之所以能转变,要感谢父母的帮助和志愿者的引导。2001年,我继续坚持学法、练功,9月份我生了一场重病。父母劝我要及时医治,我坚信只要练了功,什么病都不用怕,后来我从普通的感冒拖到了严重的肺炎,躺在床上随时可能一命呜呼。记得在我拖到了大概15天左右时,父母叫上了亲戚强行把我送到医院抢救,要不是医生给我输液、打针和灌流食,我早就死了。这件事让我受到很大的启发,特别是对法轮功所说的“生病不用吃药”产生了强烈质疑。随后的日子里,我爸妈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和我聊天为我解闷,爸爸那时居然在我面前流泪了。我顿时有点懵了,之后我经常想我们家是怎么了。另外,县里的志愿者主动找上门,陪我学习积极向上的内容,隔三差五的给我带一些法轮功迷惑百姓的影像资料。我发现那些资料里的很多家庭都和我是一样的,是“法轮功”让我变成了这样。在后来的一年里,我积极接受志愿者的开导,并发誓要重新做人。 

  我:在你摆脱“法轮功”后有什么感受? 

  罗:感觉到自己一身无比地轻松,有这么一种感觉。 

  我:你把思想转化过来,可以说是将法轮功这种精神的枷锁摆脱了,那你的思想会不会出现反复呢? 

  罗:这个嘛!幸好我接触“法轮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思想还没到根深蒂固的阶段。但说实话刚出来那会,我对自己很盲目,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嘛,以后怎么生活。感谢我的父亲,他恰逢退休,开了一间诊所,有空教我些医理医学,让我有生活的方向。2003年,有了一定经济基础的我结婚了。2004年,我有了孩子。我感觉身上的担子重了,我要对整个家庭负起责任。你说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哪里有闲功夫去学什么法轮功,对吧?本来我不想回想这些东西,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三年时间。但我觉得你说要让更多人的真人真事来打动那些仍然深陷泥潭的人,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才决定和你聊一次。 

  我:非常谢谢你对我的支持,也祝你阖家幸福。 

  人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人人都希望有病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然而,法轮功邪教在科学和文明如此昌盛的今天,却兜售什么“天象说”,宣扬“宿命论”、“业力说”。李洪志胡说“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暗示、欺骗练习者“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只有过了这一关,你就是一个超常人。”在李洪志的欺骗、蛊惑下,一些法轮功练习者或走火入魔,或精神失常,或恐惧缠身,直至拒医拒药,致残致死。法轮功邪教是地地道道的人类健康和生命的祸害。我们奉劝至今还痴迷邪教法轮功的练习者,千万不要再迷信李洪志的鬼话了。人生病是一种自然现象。讲究科学,有了疾病就要及时治疗。有病不治,损害的是自己的健康,断送的是最宝贵的生命。为了不让无辜的公民再遭受邪教“法轮功”的祸害,为了不让文明、稳定的社会再遭到邪教的骚扰,我觉得很有必要将这段对话分享给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帮助大家认识邪教,保护自己。 

(责任编辑:陆原)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