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2015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修成文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众所周知,自1999年以来李洪志在美国逍遥度日的同时,通过发“经文”来指挥境内外弟子们搞各种反华、反共活动以欺世盗名的,并以此欺骗和控制弟子们在异想天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李洪志也以此迎合西方主子的新欢。

  李洪志2015年所发“经文”的数量基本与2014年持平。其内容分别为1、“经文”类,2015年5月24日所写的《论语》和2015年12月27日写的《救人还叫人反感》;2、歪诗类,2015年8月1日写的《天国乐园》;3、讲法类,2015年5月14日的《二零壹五年纽约法令讲法》和2015年5月16日的《二零壹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回视李洪志2015年所发两篇“经文”,一首歪诗、两篇“讲法”,有什么新招式、新邪说、新骗术?笔者也只能耗费纸墨地将其剖析一下了。

  一、一篇《论语》和一首歪诗再显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之本性

  世人皆知,《四书》《五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一部《论语》可以治天下也基本成为大众语言。由此可见,《论语》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论语》: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一部语录体散文集,主要记载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它较为集中地反映了孔子的思想,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纂而成。全书20篇,492章,是儒家思想的代表作。

  世人也知,李洪志是一个吹小号出身的文艺兵,连初中文凭都是通过函授拿到的,只能不在扫盲之列而已。然而,李洪志却对《论语》情有独钟。在其教义《转法轮》的开篇即为《论语》,1999年“4.25”以他随讲或随笔写的东西收集成《精进要旨》称作“论语”,2015年5月24日又修改“论语”,因此说,李洪志的“论语”非中国儒家文化之代表作《论语》也。

  李洪志的“论语”何也?李洪志的《转法轮》内容共9讲,60个小标题。为了掩饰自己文化浅薄和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李洪志在9讲60个小标题的前面偏偏3篇题目为“论语”的东西。以显示自己有文化、吹嘘其《转法轮》的内容具有什么样的科学性,或是超长之类的话语,其目的是为了欺世盗名。李洪志将1999年“4.25”以前的小书《精进要旨》妄称“论语”则不然,他是想以此神话自己,以便让弟子们对自己顶礼膜拜,其目的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

  李洪志的“论语”其内容及用意何在?就其内容来看,还是鼓吹法轮功如何大。第一,吹嘘“法轮功”之大。先说大法是创世主,其次是大智慧。其大言不惭的面目可见一斑。其二,吹嘘法轮大法的内涵和外延保罗万千、无所不在、难以形容。他称法轮大法“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天体层次有不同的展观。”到底天体有多大,是哪些物质构成的,李洪志是不会知道的,可他却吹的神乎其神,以便招摇过市。他说:天体最微观到出现最微观粒子,层层粒子无量无计,从小到大,再到表层人类知道的原子、分子、星体、星系以至更大,不同大小的粒子组成不同大小的生命与不同大小遍及宇宙天体的世界。”李洪志所用的三个“不同大小”无非是吹大法之大,同时也让世人了解到宇宙之小。第三,吹嘘“真善忍”之存在。李洪志吹嘘“大法”之大,内涵及外延之广的目的,是想说明“真善忍”的存在,让弟子信以为真,以便永远进行精神控制。因此,李洪志吹嘘“大法还造就了时间、空间、众多的生命种类及万事万物,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李洪志如此大而无边的吹嘘其目的还是自己暴露:“这是大法真善忍特征在不同层次中的具体体现。”绕来绕去还是“真善忍”,其用意还是借此控制弟子,让弟子吗认为永远也逃不出李洪志这位师父的手心。只有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走下去。

  李洪志本次“论语”用意何在?其一,反人类。他将“真善忍”说成宇宙万物之特性,将法轮大法说成“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都是宇宙大法开创的”,如果“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人类只有“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将人类顺其自然、按照自然规律办事说的一无是处,只要违反了法轮功的邪说就是坏人,这是对人类能力的污蔑和背叛。李洪志的行为只能使其弟子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其二,反社会。他说“如果人类能够以道德为基础提升人的品行、观念,那样人类社会的文明才能长久。”不言而喻,社会若不按“法轮功”的“真善忍”去办,社会进步与文明就不能存在,人类社会就会毁灭。这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对社会进步的歪曲与反对。其三。反科学。科学是邪教的天敌,李洪志为了反科学,他将人类科学探索说成“为了技术竞赛”,接口是改变生存条件,多数是以排神、放纵人类道德自我约束为基础的。“由此可见,李洪志反对科学探索、反对科学真理揭示邪教的罪恶行径。所以说,李洪志在其《转法轮》的开篇中打出“论语”的幌子招摇过市是味蕾掩饰自己,以法轮功具有超常科学来蒙骗弟子;将《精进要旨》自称为“论语”是为了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而2015年3月24日的“论语”则是对科学的污蔑和背叛。同时,也证明了李洪志言而无信、前后不一的人格所在。因为李洪志曾说过类似《转法轮》的每个人、每个符号、每个偏旁都是自己做=的化身,一个地方也不能改,可现在自己又大加删改,不是自己大自己的脸吗?

  《天国乐团》是李洪志2015年8月1日所做的一首歪诗,内容上只有四句28个字,但其诗中却释放出高调吹牛、夜郎自大、反人类、反社会的嗷叫声。头两句“法鼓法号显天威,去邪除恶唤回归”,他们乐团的鼓号之声能显天威,这真是高调吹牛,“去邪除恶”更显其反人类的本质特征。后两句“来世救人惊天地,法正乾坤放光辉”,宣扬末世论是一切邪教的特征,而“正乾坤”则是大言不惭。由此彰显了法轮功的反人类、反政府、反科学的政治本色。

  二、《纽约法会讲法》老调重弹以救度“神”来骗弟子

  近年来,李洪志在美国每年要搞两次“法会”,尽管“法会”没有什么新的花样和高招,但李洪志将其作为惯例,老调重弹的方式来盗骗弟子,以满足教徒们异想天开的精神需求,其目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教主地位。

  2015年5月24日李洪志的《纽约法会讲法》,虽无新内容,但他仍以救人、救神之类的话语来混淆视听、欺骗弟子。李洪志的“讲法”一般都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李洪志云山雾罩地讲,第二部分是学员递条子提问题,由李洪志胡吹海嚎地回答,本次“讲法”也是如此。

第一,大法弟子救度的“神”,以显示大法弟子使命重大,大法之高深唤起他们救度之热情。李洪志说:“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得这个法才来的。”李洪志以神要得法才来到世间行恶来显示他的“法”是多么的玄妙高深。并进一步以老掉牙的“人皮说”来神化要救度的人,“世上的人表面是神造的人皮,就像衣服一样,现在穿这个人皮的是神下来的,多数是天上的神”。还以神来得救度鼓舞弟子跟他走下去。

第二,大法弟子们为什么要救度神的原因。李洪志说:“神来到世间当人,大家想一想,作为神来讲,他不知道人类社会是个什么样状态吗?是险恶、是可怕的。”由此可见,李洪志对人类社会是多么仇视。在仇视社会的同时,他不对天上来的神要大肆标榜,才显出要将其救度的重要性。他说:“他敢于放下自己的神位、跳到人中来当人,就凭这一点大法弟子就应该救他。”以此重申救度神的重要性。

第三,对弟子们救度神的工作进行严格要求。李洪志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承担着这么重的使命、责任。”对于要救度的神来说,“他们心里想的是这个法一定能救了他们。”所以李洪志提出:“很多从高层次来的人是代表着无量的众生,代表着那么多生命的得救”,所以李洪志说:“那对你不严格能行吗?”李洪志对弟子的严格要求又是什么呢?不言而喻,那是让弟子们继续干好三件事——“学法、洪法、讲真相”,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干扰和破坏。第四,老调重弹新邪说。

一是死去的大法弟子“有些问题没修好”。关于很多大法弟子死去一事,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说:“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这些年修炼中不断的出问题……甚至于很多人离世。”看来李洪志也清楚有很多人因练习“法轮功”而死,但他却说:“是这样的。……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大法做,他按照常人的方式做,甚至当意识到一些自己的不足时,觉的这件事情不算什么事情,就敷衍过去了。”看来死去的这些人是应该的,与李洪志毫无关系,李洪志也毫不心痛。所以李洪志说:“他们没有为大法干事,再加上旧势力从中捣乱,所以有人会碰到那么多的磨难,那么多的麻烦,甚至于有人因此离世了都不知道怎么走的。”怎么样?还是李洪志说的对“有人因此离世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走的”,死的弟子们是多么的悲凉啊。那么,原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做过很大贡献者也死了的又是何种原因呢?李洪志也给了个答案。他说:“就说你以前做了很多大法弟子的事,有些问题没处理好,那离世走了。”李洪志也只能说“那事情也不会白做,那就是个层次问题了”。原因是你“有些事情没处理好”才死的,与李洪志何干?看来李洪志是将人骗死都让你无话可说,邪教主之毒也猛于虎啊!

二是为骗弟子重提法身说。李洪志在创建“法轮功”之处就曾经说过,《转法轮》中每个字、每个符号、每个偏旁都是他的法身,因而导致了弟子们每天都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其原因就是怕李洪志的法身看到自己不精進,因而便不知疲倦地每天学法、练功。然而,时过二十几年师父的法身是否还在,师父连“论语”都修改了,其法身有何变化没有?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又重提法身问题。他说:“师父现在做事情的是这个表面,师父有无数的真体分身,无数的法身。”看来李洪志的法身还有两种,一种是真体分身,可以与孙悟空相比;另一种是法身到处都有,可与空气分子相比。真是牛气冲天,不知道天高地厚,其目的何在?就是对弟子们进行全面地精神控制。他说:“无计其数的高层生命,对你像看电影一样,你说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骗自己。”这就是弟子们干的任何事情李洪志都知道,所以谁也骗不了他,职能全心全意地对待他。他还进一步地说:“我刚才讲了,你做什么,各个空间的生命,不光师父知道,所有的生命都知道。”既然李洪志什么都知道,那么弟子们也只有俯首帖耳了啦。他还恐吓弟子们,“面对你们所做的不该做的这件事情,你也不是作为一个修炼人那样补过,主动声明说知道自己错了……在大法弟子中甚至于起不好的作用,我看你怎么办”。这样一来,弟子们信以为真而不敢越雷池一步。看来李洪志欺骗和控制弟子的手段还真是高明而毒辣的。

三是为了夸大自己再造旧势力说。旧势力说,是多年来李洪志在黔驴技穷时就抛出的扰乱者,其实也是李洪志的救命稻草,这次李洪志更是说的神乎其神。他说:“迫害之初,旧势力为了不让我给你们破迷,甚至于不让我有应该的状态,他们想叫我去北极。”这吹牛不脸红,睁着眼睛说瞎说的事情,李洪志干起来是得心应手。为什么要他去北极呢?李洪志说,旧势力安排“上北极没人的地方,你上那儿去吧,你别干扰我们。”为什么呢?“他们知道我这一说一讲,或者一表现出什么来,他们的安排,给大法弟子安排的所谓考验,这个磨难,不就给破了吗?”看来李洪志吹牛吹的也有破绽,这不说明李洪志与旧势力是一伙的吗?这不是李洪志与旧势力合伙来迫害大法弟子们吗?真是搬起石头砸着自己的脚,李洪志吹牛也有吹破的时候!

  在本次讲法后期“解法”中,李洪志面对弟子们提出的众多问题有些他是避而不答,有些则夸夸其谈,其主要表现为两点。第一,对弟子练“法轮功”致残致死的问题,他嫁祸于人。当弟子提到:“身边已有三位同修出现不同程度的智力倒退、反应迟钝,医生讲是小脑萎缩。其中一位已去世”时,李洪志的回答是“如果是在大陆就是迫害造成的”。如果在国外呢?他说:“如果是国外,有经验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没有任何事情会偶然的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这两层意思很明白,在大陆是迫害所致,在国外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自己修炼不诚造成的,没有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的任何关系。所以李洪志说:“我说真的是应该认认真真地在修炼上看看自己。”怎么样啊,练习“法轮功”有病了,死人了,还是自己的事情。并且李洪志不埋怨死者,面对世界七十亿人要救度时,“需要人的时候,却走了”。为“法轮功”而死去的弟子们是何等可怜。

  三、李洪志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既有新谬也曝“法轮功”组织及弟子之惨状

  李洪志自知将弟子们发动起来,在中国搞诬告滥诉是没有好下场的,但是如此让弟子们狂热下去是难以收场的。因此李洪志在2015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改变了策略,以便长期对弟子们进行控制。

第一,他重复法身说恐吓弟子。他首先提出要做三件事,他说:“其实作为修炼人,心放的平静一点,就是做好你该做的,就什么都有了。”应该做的是什么呢?还是“学法、洪法、发正念”,至于你做没做到,还得用重复法身说才能对你进行控制。他说:“无论你在天涯海角,神都在关注着你,师父的法身也在关注着你。”与其说是神和师父在关注,不如说师父在控制。其后果是什么?李洪志告诫弟子们:“任何一个心,任何一种执着,都会造成你进步、提高的困难,同时也会被那些旧势力、邪恶的因素利用。”即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弟子们就被他吓得惟命是从了。

第二,重新拿起杀人有理之剑,杀人也占理。李洪志在2001年7月30日曾发过《大法是圆融的》“经文”,讲的就是杀人有理之谬,将练习“法轮功”的弟子杀人后,用修炼的结果福报你被杀者,“那么,被杀者所得到的是与常人所无法相比的”。并且“这就善解了恶缘”。李洪志这种杀人有理的邪说在本次“讲法”中得到了重演。他说,旧势力“甚至于不管我们有的学员有没有执着,它排选一个人,觉得对这一地区的人有考验,对别人的心性提高、信念有考验,他会把这个修炼人弄死,让这个大法弟子早走,动摇着其他人的心。”李洪志对旧势力如此无理的行为不去争斗,反而为旧势力辩护,他说:“旧势力那样做看起来是不对的,但整体上它是占理的。”为什么占理呢?李洪志的新谬则是“因为这么大的一批修炼人,不考验,不用根本的考验能行吗?”李洪志将旧势力杀人说成是对弟子考验的必经之路,因而得出的旧势力杀人的行为有功,“所以是占理的”。由此可见,“法轮功”邪教也是杀人功!

第三,李洪志列举弟子诸多的不良行为,以便在对其进行精神控制的过程中弟子们不敢反对。为什么李洪志的法身要时刻关注着弟子们,旧势力为什么会把“这个修炼人弄死”呢,李洪志对其说是有原因的。所以他列举了弟子的种种恶劣行径,以便使其罪有应得。弟子们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呢?李洪志说,a.“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这样的弟子应该在“杀”之列;b.“魔对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得都是小事”。这样的弟子也应该在“杀”之列;c.“还有些人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断地骗取钱财,以各种名目集资,以各种名目骗大法弟子的钱”。所以这些行为都是不应该,所以,旧势力杀你们是占理的、应该的。这是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提到的三个新谬。

  在本次“法会”的“解法”中,李洪志又说了些什么呢?在本次“法会”“解法”过程中,李洪志回答的问题很少,难以击中弟子们的灵魂。其实李洪志在“解法”中只是讲了弟子的不良行为。第一,财务混乱。李洪志对集资乱象的问题指出:“我们有些学员哪,以给大陆项目集资的名义收学员的钱、向学员要钱,也没有财务管理,使用很随便。”这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学员爱财如命,没有舍去常人的习气。并且在钱财问题上,“有的人在诈骗,有的人呢,开始的心态很好,看到钱多了,就自己藏起来了”。由此看来,李洪志的弟子们还没有修去常人心。

  第二,有些“法轮功”弟子乱法。当有的学员提出“大陆一些地区长期存在演讲乱法行为,如何制止”时,李洪志的回答是:“不允许这样做,所有这样做的人都是人心,执着,显示心在起作用。”并且说:“如果大面积这样,这么干,我想那就是干着魔干的事。”看来李洪志已难以控制局势,弟子互不服气,另立门户、各行其是的现象到处可见,李洪志的教主地位也岌岌可危了。第三,协调人与学员之间有矛盾,地区负责人能力较差。在境外由于语言不通,参与活动时间的长短不同,有很多学员与协调人之间产生矛盾。对此,李洪志只能说“你们遵照法修炼”,具体如何,李洪志也没有什么新招。这说明“法轮功”邪教组织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境外,都出了各行其是,互不相让,不听指挥的现象,“法轮功”组织覆灭的时期也将到来,其消亡也要遵循自然规律。

  四、一篇《救人还叫人烦感》再现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给国际社会造成的危害

  “法轮功”邪教组织给国内、国际社会带来的危害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已经成为人类的祸患、社会的毒瘤。“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成为社会危害的真实写照。何以见得?李洪志于2015年12月27日发了一篇题为《救人还叫人烦感》,且不说其题目中“烦感”二字标新立异,但说其反道出的弟子们在国际社会中的种种劣行,就能洞见其危害的普遍性、灾难性。

  李洪志本次所发“经文”的缘由,来自于“大法学会”2015年12月27日所发《关于挂广告的补充通知》,其通知是根据“神韵办公室”发出了《关于挂广告需要注意事项的通知》所发的后续的补充通知。本补充通知列举了“法轮功”学员在散发广告过程中的“一些极端思想和行为方式的表现”。可将其归纳为三个方面。

  第一,不良行为及方式有6点。

  1、不讲文明,随地大小便。“有的学员要求挂门把手的学员‘为了抓紧时间救人’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认为这样才算精進。有的学员没有办法,上厕所就在树丛中,甚至居民的后院解决。”

  2、跳墙钻栅栏不分昼夜。“有地区鼓励学员:如果小区或住宅有栅栏/大门,上了锁就跳墙过去或从底下钻过去。有的小区白天不好发,就天黑了,甚至半夜三更去发。”

  3、乱喝水,像小偷一样出入别人的办公场所。“不用喝水,渴了就打开住户院子里的水龙头喝”,“到高档办公楼/公司/医院去发材料,管理机构不允许,就对保安耍心眼,混進去发”。

  4、将所发材料到处乱扔乱放。“有的学员为了省力,把材料包放在大楼电梯里面,一层一层的送材料。同修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没事,丢不了。恐怖分子制造‘911’和波士顿马拉松等袭击事件后,任何没有人看管的包裹都被视为危险可疑物对待,这样做的学员,会给别人造成什么后果,为什么完全不考虑呢!”

  5、不讲规矩,偷偷进家入院。“美国社会讲文明,大门和栅栏也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没有那么高。许多家庭主妇不上班的,她们能看见你们在人家院子里、在她们社区的这些不正常表现……这些野蛮的、与西方主流社会文明规范格格不入的举动已经严重影响神韵形象,即便暂时卖出一点票,但却给大批民众造成了长期负面影响,得不偿失,更不是神韵所需要的。”

  6、夺门破窗进入高档场所。“在美国,许多大楼的门是电子控制的,靠磁力把门吸住,要有证件才能進入。为了紧急情况下人员的安全,这样的门使劲一推就能推开。有的学员发现这一点后,到了办公楼,每个门都从外面拉一下,还真有能拉开的,他们就進去放神韵材料,甚至到了政府的关键部门和医院手术的超净房间。这是极其不合适的行为!学员回来后还津津乐道把这当成先進经验来交流。”

  第二,“这些行为带来多损失和麻烦……仅举两个例子:

  1、在某大城市,一个办公楼的门是传统式的。发材料的学员使劲一拉,把门框的木头拉掉一大块,门锁坏了。在损坏人家物品的情况下,这个学员居然还把神韵材料放在门里。该公司是律师事务所,他们很生气,反映到剧场,并要采取法律手段。佛学会经过多方努力才把事情解决。”

  2、“还有一个城市,有学员把神韵小册子挂到一个住家,全然不顾这家人已经用超大的字体写明不能挂任何广告、表明自家对挂广告这种方式深恶痛绝。结果这家主人通过传单上的信息,想把晚会主办方告上法庭。”

  第三,对其不良行为及劣迹亮点评价。

  1、不听劝阻、照做不误。“有这种极端思想的学员固守自己的观念,不肯改变,直到造成了损失,仍用一些奇怪的理论来辩解,比如说‘出问题的都是当地的正念不强。某某地区这样做就没事啊’,所以照做不误。”

  2、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们是用理智在救人,救人的过程中提高自己。遵守当地法律、规矩才能被主流社会接受。在国外这种正常的社会,不能把国内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心态和做法带到海外来,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加以推广。”

  李洪志看罢通知有感而发,因而写下了《救人还叫人烦感》的“经文”,对其弟子们的种种劣行发出了真诚的感慨:“全世界都不会接受你们那种行为。”他不仅自问“修炼人做事不是首先想别人吗?为什么强行干呢?”这种自问能使自己清醒吗?作茧自缚吗?因而自己在题目中“叫人烦感”这是对“法轮功”邪教组织及个人的最好评价,也是世界范围内有良知、正义感的人们的共识。李洪志怎一个“烦感”了得呢。

(责任编辑:秀才)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