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司马南: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图)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厉洁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司马南

  【凯风网2016年4月26日消息,记者厉洁】近日,凯风网专访了反邪教斗士司马南先生。司马南说,法轮功在国内臭一大街,已经变成了诋毁中国的一股恶势力。以下是司马南谈话内容摘要: 

  于光远先生早就跟我们说法轮功要闹事了   

  于光远中国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两方面的大学者,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中国反伪科学的斗争,如果说在江湖上是我们这些人和那些装神弄鬼的人直截了当做斗争,那么在理论建树方面呢,于光远先生则是我们的前辈,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想武器。他最早关于特异功能那些问题质疑的文章,发表在自然辩证法杂志上,那些文章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有重要启示作用的 

  

  仅仅因为何祚庥发表了《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法轮功不仅围攻北京电视台,围攻天津师范大学。当发展到围攻天津市委市政府时,于光远先生和何祚庥先生都意识到,这件事情要升级了。 

  

  1999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前,法轮功围攻媒体的活动逐步升级,于光远早就跟我们说法轮功要闹事了要闹大事了。 

  那个时间全国无论哪家媒体只要是发表了任何对法轮功,他们认为不敬的文字,他们都采取围攻的办法。 

  法轮功不但是围攻报社,而且对发文章的记者、编辑连同总编辑家里边都采取今天的词儿叫人肉战术,线下人肉这个办法应该说是很拙劣,但是常常有效,因为我们一般人是不愿意,因为那一种观念的争论,因为一个职业行为而去惹的家人添麻烦,但是幸好有一批人就不怕这个,如中科院的何祚庥院士 

  我再举这样一个例子更滑稽,那便是法轮功发现美国有个通讯社叫美联社,美联社也有文章在写到中国带有迷信色彩的这样民间组织,在中国兴风作浪的时候,大概这个记者啊也没有预见性,不知道17年之后中美关系大背景下法轮功处在什么位置上,所以那个记者对法轮功当时的作为也表示不敬,所以法轮功居然也去围了一些外国通讯社,连同美国的美联社这件事情虽然很小,波澜不惊,当时是一个小事件,淹没在一大片的事件当中 

  李洪志诅咒我双目失明轧断双腿。 

  李洪志刚出来的时候还没名,有人就跟我写信,说司马南老师您知道吗我们东北有一个功力最高的大师叫李洪志,他是法轮功,说他那个法轮带着大家往高层次上,功能最强。 

  李洪志说北京有个记者叫司马南,他揭露了很多大事,他就不敢说我。 

  李洪志说你们注意啊,那个记者司马南他今年就得双目失明,明年汽车剪断他的双腿,这个人他说了很多人,他就是不敢说我 

  不是我不敢说他,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他是谁。所以跟李洪志接火接的很早但是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什么错误?就是严重的低估了李洪志这么一个,当年在东北一个小剧团里面吹小号的这么一个邪教鼓吹者的能量,我怎么也没想多道,他能鼓动这么多人,在中国酿成这么大一个事件。 

  邪教之可怕,在于它控制了你的大脑,让你陷入一种非正常的思维。 

  当时法轮功所裹挟的2百万人,多数人还是从强身健体的角度出发,强身健体,我练练自己感觉也还好的在这个时候应该说它的危害性逐渐表现为对一些人的精神控制,一些习练者开始出现问题,如有人挖开肚子找法轮有人的老婆不练法轮功,他就对自己的老婆动手有的人甚至说这个人是我练法轮功修炼过程中的恶魔,把人杀了居然还能把尸体放到锅里去煮。发生这类极端事件,那些人首先被洗脑了。然后按照法轮功这套歪理邪说去侵犯公民权利,所以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事犯罪,而是在邪教组织的蛊惑之下去残害别人 

  法轮功歪理邪说控制你的思维,捣乱了你的界限,它把艺术的东西当成真实了。比方说他要去自焚的人,自焚的人不是说我现在要自焚,他脑子里没有自焚的概念,他说我用这种方式,我才能够真正得道,真正瞬间上升到最高境界。比较给力的方式是顿得,突然间获得,那把汽油浇到身上一点,一下,这时候灵魂飞升了,“元神”出窍了,于是一个崭新的自己就出现了。因此那些自杀的人,自残的人,他都不认为,这个时候我要牺牲,我要自残如一朵花似年轻姑娘跳舞的陈果,如果她能想到自焚了以后,我烧不死,我就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我相信这就是正常思维了 

  

  邪教之可怕,就在于它控制了你的脑子,让你陷入一种非正常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所指导的行动,所蛊惑的行动是反社会、反人类,是漠视人类权利。所谓邪教之邪,就邪在这个地方。 

  邪教思维是非常搞怪的,想起来既可恨又好笑  

  你给邪教痴迷人员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脑子乱了,这就是邪教思维你跟着一旦中了邪的人去谈啊,你会发现没办法。他如果与你辩论,还是好的,说明还跟你接触,能互相有交流。 

  可怕的是信了邪教后,你和他说话,他看到你还不跟你说话,你说什么他都不进 

  比这个更可怕的是,他不但不说话,看着你笑,他觉得你的层次太低了,司马南你跟我这一废话,你让我又涨了一    

  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就是提高了我的知名度 

  李洪志自称比佛祖高万倍,是所有大神之上的大神他没出名的时候,就一直设法让司马南双目失明,两条腿断掉,还说远距离给司马南装了一个法轮是逆转的,能控制我 

  李洪志控制我这么多年了,你看有什么效果? 

  现在法轮功把我列为恶人,而且还隔三差五制造关于司马南各种各样的谣言,通过李洪志所控制的法轮功系列媒体的造谣。 

  法轮功在这方面帮了我一个大忙就是提高了我的知名度,天天造我的谣,这个谣言造的特别离谱。 

  

  法轮功在国内臭一大街。

  我就觉得在国内啊,在大陆法轮功是臭一大街,人都懒的提法轮功了在网上您知道怎么说法轮功吗?轮子,轮子 

  在北方的语言当中有这种调侃的话叫玩轮子”。“玩轮子就是来回一圈一圈转,没有正事儿。有人在网上说话大家一看不怀好意,就是说你少来轮子这一套,所以法轮功是臭一大街的 

  法轮功演变成了诋毁中国的一股恶势力 

  法轮功在海外伪装成一个信仰的团体,说我们有信仰伪装成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者,我们使练中国的功夫,还有的人把他们伪装成一种艺术性的团体,我们唱歌、我们跳舞,我们做游戏 

  比较令我吃紧的是,近年来法轮功有一个发展的倾向,就是它把疆独、藏独,民运的势力,还有各种恶势力,甚至包括现在刚出现的所谓港独,都网罗到它这里面来,它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有人问说司马南你过去跟神功大师做斗争,揭穿他们的骗局,你后来怎么在意识形态领域当中说话啊 

  

    纽约华人抵制法轮功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过去跟那帮神功大师做斗争,我以为他们只是诈骗钱财,后来跟着跟着,跟20几年之后我发现他们变了,他们变成诋毁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一股恶势力,所以他们的转型我也跟着转型了 

(责任编辑:辛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