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朝圣之路》热播 美国反邪专家哈桑接受访谈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Julie Miller 卓而成(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据《名利场》杂志网站(vanityfair.com)2016年3月30日报道,反邪教电视连续剧《朝圣之路》(the Path)热播之际,著名邪教问题专家斯蒂夫·哈桑接受了该杂志的采访。回答了有关邪教的九个问题。凯风网现编译如下:

  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史蒂夫·哈桑(Steven Hassan)

  为剖析《朝圣之路》对于邪教的把握精确度和虚构自由度,我们请教了原统一教信徒、“思想自由资源中心”创办人史蒂夫·哈桑(Steven Hassan)。哈桑还是《与邪教精神控制做斗争》(保护、救援和从破坏性邪教中康复指导书,名列畅销书第一位)一书的作者。

  尽管哈桑坦承他只看了预告片,对如何评论这部连续剧尚无定论,不过我们的这位剑桥学院校友还是透露说,看罢第一集,他对这部这部连续剧的精细度留下了印象,并有兴趣继续看下去。首先,他回答了几个我们急待解答的问题。

  《名利场》:邪教信徒真的会招募大灾难的幸存者吗,就像电视剧开头时迈耶教信徒那样招募龙卷风幸存者?

  哈桑:跟剧中这个邪教最相似类的邪教,当数“十二支派教”(the Twelve Tribes)。它是一个打着基督教旗号的社区邪教,常常从摇滚音乐会招募年轻人。他们会乘着公交车参加摇滚音乐会,把一面红十字旗挂在车外面,给那些情绪低落(吸毒)的人们提供帮助。他们就是这样招募信徒的,拿那些弱者当猎物,确实够阴险狡诈。

  从我的经验来看,邪教无处不在,而且人数众多。它们非常注意掩饰,不会去做那些令人们觉得他们在俘获大灾难幸存者的事情。不过,(《朝圣之路》的编剧们)或许知道“911”事件之后,科学教向人们提供的帮助,之后他们还去了海地(指2010年海地发生大地震之后——译注)。依我看,与招募信徒的目的相比,这更像是科学教的一种公关手段,为的是让那些富有的捐献者提供帮助。

  《名利场》:邪教经常会把刚刚走出精神创伤的人当作招募对象吗?

  哈桑:邪教的种类繁多。不同的邪教,其招募的对象也有所不同。不过,总的来说,邪教确实倾向于招募聪明、天资好、比较完美的人,这些人可能有经济实力、有技术、受过教育,因为一旦招募到这些人,会给该组织带来更高效率。他们不愿招募那些存在严重情感问题或依赖精神药物的人,因为这要花费他们许多时间,也分散了他们在其他活动上的精力。

  人们对于破坏性邪教所具有的手段、狡猾和精明,还存在严重匮乏的认识。特别应该指出的是,近年来我最为关注的邪教是伊斯兰国组织,你知道他们在互联网上有多么精明吗?他们会借好莱坞、电子游戏和电影等面目进行招募。

  《名利场》:像电视剧中“美亚教”这样的邪教具有什么样的破坏性?

  哈桑:剧中所刻画的这个邪教形象,让人觉得过于正面了。剧中没有展示邪教中的分水岭(在分水岭时间段,邪教为了对其信徒洗脑,会完全破坏他们的个性)。剧中也没有展示邪教是如何让其信徒转而对抗可信赖的组织,或不再与家人说话。亚伦·保尔(Aaron Paul)所扮演的那个角色,偷偷地溜进图书馆,偷偷地给不信该教的人打电话,这种举动表明了精神控制。但这不像是一个想要接管世界组织的行为,也不像是一个(被控)鸡奸赛特亚·赛巴巴(Sathya Sai Baba)这样的小男孩的邪教头目的行为。

  《名利场》:邪教信徒真的会有一种像死藤水(Ayahuasca,一种致幻植物,常见于南美洲——译注)催化下的离奇幻觉吗,就像一个死去的家人告诉他们,要他们对宗教持怀疑态度(比如亚伦·保尔所饰演的角色做的那样)?

  哈桑:我在工作中接触过一些人,他们有过同秘鲁死藤水邪教打交道的经历。至于说到他们是否有过突然之间的认识,确实有过。他们吸食死藤水,举行仪式,整个晚上脑子都晕晕乎乎。潜意识中,有没有可能他死去的兄弟告诉他“你得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是的,很有可能。对我来说,会有这种可能的,我的一些委托人正好就有过这种“精神体验”。

  《名利场》:亚伦·保尔所饰演的角色,不得不偷偷地利用电脑,通过谷歌去搜索他的信仰。有多少邪教并不鼓励信徒利用互联网?

  哈桑:许多邪教,例如像耶和华见证人,甚至像摩门教,已经存活了很长时间。它们在跟互联网时代出生的年轻人打交道中,确实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因这这些邪教在处理自己的历史这一问题上,一贯对信徒撒谎。现在的人们,通过查找所掌握的资料,很容易看出是非对错,也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的叛教情况,在我看来,这很有趣。

  《名利场》:对信徒来说,向神发誓是一个邪教的必要组成部分吗?

  哈桑:我以前所在的那个邪教(指韩国统一教——译注),信徒们星期天早上五点都得以头触地,背诵誓言,这是一种祈祷仪式,目的是把他们的身心、灵魂都献给上帝和组织,把他们的生命献给那个所谓韩国祖国。发誓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

  《名利场》:邪教是不是会常常按知识水平把信徒划分为不同等级?

  哈桑:存在不同等级知识这一观念非常重要。因为,按照我的理解,正常的组织会在要求你做出承诺之前,会事先告诉你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的信仰是什么,想要你为他们做些什么。而不正常的邪教会诱骗你,会告诉你说你准备好了(承诺),他们才再给你讲一点。在他们同你分享秘密之前,他们会让你打无数的转儿。

  《名利场》:像休·丹西(Hugh Dancy)所饰演的那个角色,在现实中这样的邪教头目会不会断然拒绝同新信徒发生性关系?

  哈桑:我不清楚这个角色在剧中是个二把手还是实际头目。不过,如果这一角色是个二把手,是个真正的信仰者,而且这个邪教的教义也不允许婚前发生性关系的话,那么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他会坐怀不乱。不过,这种情况也不大可能发生。有人问我邪教领导人物的驱动力是什么时,我回答说是权力、金钱和性。金钱往往是次要的,而权力往往占据第一位。

  《名利场》:你提到了破坏性邪教,那么,有没有非破坏性邪教一说?

  哈桑:从事物的关联性上来说,拿两支箭射分别射向左右来比喻的话,如果射向左边的那支箭是无害的,合乎道义,那么射向右边的那支箭则具有破坏性影响。所谓无害影响,就是尊重人们的个性和创造力,尊重他们的道德观和自由意志。人们去留自便,脱离也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威胁,例如参加童子军和基瓦尼斯俱乐部(北美工商业职业人员组成的团体,为维护商业道德而组建,是一个社会慈善组织)的人们就是这样。

  问题在于,你能随便离开吗?你能顺便加入吗?你能随便读到你想读的东西吗?你能跟原信徒随便交谈吗。如果一个组织说,“可以,你想跟谁交谈就跟谁交谈”,那么这样的组织多数属于良性组织,也许它们属于膜拜团体,但他们不属于那种精神控制类的邪教,或破坏性邪教。按照我的划分,这是一个威权性质的金字塔结构组织,或者说只是一种(存在)这样的关系(的组织)。

  原文链接:http://www.vanityfair.com/hollywood/2016/03/the-path-cults

  背景知识:斯蒂夫·哈桑(Steven Hassan)简介

  斯蒂夫·哈桑(生于1954年)是一名美国持证心理健康咨询师,写有三本邪教问题著作。哈桑原是一名统一教会(Unification Church,韩国邪教)教徒。1979年,他创办“前文派教徒公司”(Ex-Moon Inc)后,协助“邪教警示网络”开展非自愿戒除工作。邪教意识网络创办于1999年,对这一时间的工作,哈桑称之为用他独创的非强制方法来帮助邪教成员脱离邪教组织。

  上世纪70年代,19岁的哈桑在奎恩大学上学时加入了统一教会。在他的第一本书《与邪教精神控制作斗争》(Combatting Cult Mind Control,1998年出版)中,他描写道,由于教会信徒不道德地利用强大的心理影响技巧,所以他被招募到教会中。他花了两年多时间招募和教化新的信徒,并进行募捐和宣传活动,后来成为统一教会全国总部的副总监。

  1979年,琼斯镇惨案发生后,哈桑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前文派教徒公司”,由统一教会的400多名原信徒组成。1980年前后,哈桑开始研究劝诱术、精神控制术和灌输思想法。他先是研究了罗伯特·利夫顿的思想改造理论,得以“清楚地了解了统一教使用了所有八种方法”,即利夫顿所阐述的所有8种思想改造的方法。

  后来他参加了理查德·班德勒(Richard Bandler)的催眠术研讨会,这基于他和转换语法专家约翰·格莱因德(John Grinder)在发展神经语言项目方面取得的成果。哈桑觉得这次研讨会让他掌握了精神控制以及如何对抗精神控制的技巧。他花了“近两年时间研究神经语言项目”。在此期间,哈桑为了向格莱因德拜师学艺,把家搬到了加利福尼亚的圣克鲁斯。他非常关注神经语言项目这个“力量增强剂”的推广,放弃了与格莱茵德的合作,并且“开始研究米尔顿?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博士、维琴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格列高里·贝特森(Gregory Bateson)的著作,神经语言项目就是基于这些著作。”这些研究为他精神控制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哈桑继续研究催眠术并且成为美国临床催眠学会和国际催眠学会的会员。1999年,哈桑创办精神自由资源中心(the Freedom of Mind Resource Center)。该中心作为国内一家盈利公司在马萨诸塞州注册,哈桑担任中心的董事长和财务总监。

  在他第的三本书《精神自由:帮助亲人离开控制人物、邪教和信仰》(Freedom of Mind: Helping Loved Ones Leave Controlling People, Cults, and Beliefs ,2012年)中,哈桑称他的方法在最近13年不断发展,并在书中罗列出涉猎更为广泛的参考书目。此外,哈桑还提出了利夫顿和辛格(即玛格丽特·辛格)的模式对接他自己的BITE模式(即邪教控制手法中的行为控制、信息控制、思想控制和情感控制)。该书获得了杰罗姆·西格尔(Jerome Siegel)博士的赞评,他说:“它的弱点是重复性、平淡无趣,以及有些推理可能不对专业读者的胃口。无论如何,我还是大力向感兴趣的读者推荐这本书。”

  从1980年起,哈桑就公开反对对邪教徒实非自愿性戒除工作。他在《对抗邪教精神控制》一书中指出:“非强制性手段并非在任何案例中都不会发挥作用,实践,大多数家庭倾向于选择这种措施。如果其他尝试都无用,强制性干预才可以作为最后的补救办法。”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2013年4月15日)发生后,斯蒂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阐明了他如何看待炸弹袭击者的精神状态,以及精神控制如何起到作用。(根据维基百科编译)

(责任编辑:半未柳)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