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三赎”啊,需要时你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6年05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何忠 整理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人物简介】雷生会,南川太平人,初中文化,卒于2015年12月,享年61岁。2008年因病住院治疗,出院后开始信奉“三赎基督”,2013年8月,被确诊罹患直肠癌,2014年发生转移,逐渐瘫痪。生病期间,在反邪教志愿者帮扶教育下,认清了“三赎基督”危害健康、破坏家庭、非法敛财的邪教本质,在轮椅上写下了《我的神啦,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的声讨檄文(在清理遗物时,被其丈夫发现)。

  岁月匆匆而逝,转眼我投入你“爱的怀抱”已经7、8年了,可今天,我却瘫卧床上无法动弹,不能像其他同事一样打打小麻将、跳跳坝坝舞,失去了许多老年生活的乐趣。每当夜深人静或一人静居时,我总会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当我把7、8年的主要精力都奉献给了你之后,我的生命却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丝游气。神啦,难道是你在考验我的“真诚”么?可如今的我又能再拿什么献给你呢,我剩下的有且只有最后一丝游气了。

  想7、8年前,当我身患重病从人民医院病愈回家的时候,你教导我,只要虔诚地奉“三赎”的名祷告,就可以“赶鬼治病”,甚至能让“瞎子复明、瘸子走路、死人复活”;你教导我,有病的不吃药就可治好病,没病的则会更健壮。难道是我对你没有“信心”?不,我对你是毕恭毕敬,每次祷告都差不多五体投地了。难道是我还不够虔诚?不,我祷告的次数比一日三餐还要频繁,对祷告词的熟悉甚至比我对老伴的名字都还熟悉。难道是我没有潜心的“挖罪根”吗?不,我把我从小到大所有犯过的罪,甚至与初恋的秘密邂逅都向你作了详细的坦白。可我……今天依旧瘫痪在了床上,也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你说你无所不能,可此时你在哪里?

  或许是我自求神的“赐福”,显得自私,所以得到的“福报”不多,可从2010开始,在“兄弟姊妹”的热情帮助下,我毅然放下了家庭的责任,不顾老伴的劝说,放下需要照顾的孙子,义无反顾的走出去“开新工”,将你的指示、你的福音弘扬了出去。我昼伏夜出,不分寒冬酷暑,翻山越岭去传经布道,以自己“各自的见证”,将自己在医院的救治过程也移花接木为“神的救赎”,劝说我的亲戚,撺掇我的熟人,鼓动所听说的患病社员;我热心地帮助兄弟姊妹送见证资料,播放光碟,帮助他们去除一切有鼻子有眼的“偶像”,定制悬挂“十字得胜旗”,即使四处碰壁我也在所不惜,认为“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我的“果子”数量也曾有好几个了,可我……却得了不能治愈的癌症。你说你无处不在,可此时你在哪里?

  又或许是我没有真正的放下凡恋,没有将自己的钱财交与你来保管?不,我甚至将我一日的口粮限定在了“二两粮”的定位上,追求“灵命”与“蒙福”,我坚信“交的钱物越多,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用节约的生活费向你“献爱心”,瞒着老伴将女儿女婿孝敬的零用钱当为“祭物”交给了你,甚至将自己的“棺材本”也作为“慈惠钱”交与你来管理。可我……本来壮实的身体因吃得少、吃的不好迅速消减,直到今天已没有丝毫的能力去创造作为“奉献款”的任何钱与物。你说你神主万能,可此时你在哪里?

  在疾病突发的日子里,我听见的是高科技医疗设备滴答作响,看见的是医生检查分析、推针注药忙碌的身影,是他们再一次把我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我听见的是家人亲人嘘寒问暖的不离不弃,看见的是老伴佝偻的身躯接尿刷洗,是他们以无尽的热情在融化我“痴迷的坚冰”;我听见的是女儿女婿筹钱缴费的商量安排,看见的是女儿女婿以及侄女端水送饭的忙进忙出,是他们以无尽的孝道诠释着爱与被爱的温暖。而你,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没有出现。

  确诊直肠癌的这几年,特别是逐渐瘫卧床上的这两年,我不停地问,我不停地找,不停地想……我的神啦,这么多年来,我献给你的是我全部的身心,可你回馈给我的是什么?当我们这些忠实的追随者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总是说那是对我们的考验?当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当新的一天又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再睁开眼睛瞧瞧我重新开始“贪恋”的人世间的美好,也可能我真的要去见实上帝了,那也只是因为听了你的“鬼话”而不是“神话”。

(责任编辑:悠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