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全能神邪教痴迷人员思想认知分析

发布日期:2016年05月2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邢波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自“5.28”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人员公然杀人案件发生后,全能神邪教逐渐浮出水面,为人所关注。众多新闻媒体从不同角度对全能神邪教进行了挖掘,使其彻底暴露在了阳光之下,让人们更清晰地看到其邪教本质。然而,作为反邪教志愿者,笔者感到,这些报道所涉及的内容往往是从宏观的角度对该邪教进行批判,而对于邪教痴迷者的思想状态、认知等缺乏深刻的分析。而实际上,对于反邪教工作,特别是教育转化工作而言,这才是更为重要和更为现实的需要。笔者在近年来通过与大量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直接接触,以及对全能神邪教歪理邪说的研究,感到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认知存在严重问题,导致思想认识、价值观念极度扭曲和错位。这些错误认知又支配着他们的日常行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正常人看来无法理解的可怕行为。笔者结合自身的经验,尝试对他们的思想认知进行剖析,希望对处理全能神邪教工作有所裨益。 

  一、以“神”为中心的不同正常人的思想认知模式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分析的对象是指加入全能神邪教时间较长的痴迷人员,而不是新被骗入其中的一般人员。后者往往对于全能神邪教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而多数仅仅是被其蒙蔽,误以为是基督教而进入其中的,其思想认知仍较为正常,本身并不具有太大的分析价值。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则形成了以“女基督是无所不能的神”为核心的思想认知体系。具体而言有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坚信女基督就是基督教所说的“上帝”,是创造一切的神。全能神邪教打着基督教的幌子进行传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号称女基督就是上帝,是上帝直接以肉身的形式出现在中国进行最后的拯救人类的工作。在全能神邪教的内部学习资料中这样说道:“今天的全能神是造物的主,是他创造了天地万物,创造了整个人类,主宰着宇宙万有,也是他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六千年,为了拯救人类作了三步不同的工作,他的确就是人类生命的源头,是带领人类的全能者,是智慧奇妙的神自己。” 全能神痴迷者对此深信不疑,他们认为自己信奉的就是在世的上帝、神、救世主,也不敢有任何的怀疑。 

  第二,认为世界已经进入末世,人生的最终目的就是全身心地顺服神最终得救。全能神邪教与其他邪教一样宣扬末世论,但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认为从所谓的“女基督降世”的时刻末世就已经开始,这个末世是一个阶段、一个时期,是由神所掌握和决定何时结束的,没有明确而具体的日期。因此2012年12月21日末日没有到来这一事实对于全能神邪教而言并不是致命的打击,虽然对于社会人而言似乎全能神的预言破产,其信徒就应该清醒,但实质上由于“阶段论”的存在,这对于他们并没有太大影响。对于痴迷者来说,只有全身心地信奉神、发自灵魂深处地相信神才是他们唯一需要做的,才可能在末日审判来临时获救,进入神的天国世界。这种顺服神,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信奉、按神的要求做,而是有着更严格的要求。在《如何侍奉才能合神心意》一篇中说道:“对神所作都百依百顺,没有任何怨言,也不论断,也不分析,更不研究,以至于你们都能对神顺服至死,像羊一样任神牵、任神杀……,在十字架上也能对神爱到至极,没有一点怨言。”也就是说,必须毫无保留、乃至生命都要奉献给神才能有得救的可能。全能神痴迷者在这样的要求下,不敢对神有丝毫的怀疑和否定,只能按照其要求行事。 

  第三,认为自己的人生都是神的安排,自己的一切都在神的控制之下。全能神邪教宣称六千年来的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特别是对这些信奉全能神的人更是如此。在《话在肉身显现》中如是说道:“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预定挑选了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们。你们的性情、素质、长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们的工作、婚姻,你们的一切,甚至你们的头发的颜色、你们的肤色,你们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们每天要干什么,要遇到什么样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对于痴迷者而言,这样的说法他们都深信不疑。例如痴迷者曹某就谈到,以前在工作中遇到过几次事故,自己都没有受伤,他就坚信这是神的守护和安排,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加入全能神。 

  正是在这样的思想认知之下,全能神痴迷者形成了完全与正常人不同的观念和价值体系,进而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模式。 

  二、人格极度渺小与自我极端膨胀的矛盾的认知结构 

  全能神邪教人员的自我认知结构存在极端的矛盾,一方面他们认为自己在神的面前极端渺小卑微,另一方面,他们又认为自己是接近神的人,认为高人一等,自己所从事的事是神的意旨、无上光荣伟大,因此自我极端膨胀。其原因分析起来有两个方面: 

  首先,全能神邪教极力贬低人类是造成痴迷者人格渺小的根本原因。全能神邪教宣称:“人仅仅是神手中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肉体凡胎,在神的眼中就如灰尘、微生物一样,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特别是到现在,“末世的人类经过撒但六千年的败坏,灵早已被撒但践踏了,心早已让撒但蒙蔽了,身上也早已满了撒但的毒素,所流露的全是撒但的败坏性情:自私自利、唯利是图,追求享受、喜爱奢华,道德沦丧、良心泯灭,满口谎言、心地恶毒,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淫乱成性、黑白颠倒,活在罪中不能自约等等。”因此,人类对于神来说简直是污秽不堪到了极点,特别是中国人,更是罪加一等:“因为在全宇之下唯有中国人最败坏、最落后,抵挡神最严重,中国人信神的时间最短,就会磕头烧香、烧纸、拜偶像;中国人没有人权、出生低贱、人格低下、邪恶淫乱、麻木痴呆、庸俗腐朽,撒但的性情沾满了全身,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中国人的思想守旧,生活习惯、社会环境都是最落后的;在中国拜偶像行邪术的最多,庙宇最多,简直就是污鬼群居之地。”“中国的人……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最全面。”在这种思想的灌输之下,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人格上往往产生了扭曲,形成了严重的自卑心理,人格上日益卑微渺小,只能依附于神而存在。 

  其次,全能神邪教又鼓吹,只要全身心的信神就能得到拯救,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福分的人。在《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中称:“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来说,作为一个追求爱神的人来说,进入国度做子民就是你们的真实前途,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谁也比不上你们的福气。”“今天能够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击打、熬炼,更能接受神的托付,这是神万世以前预定好的。……你们得着到东西比历代以来任何一个人都多,所以说这是你们最大的福气。”再加上全能神邪教不断鼓吹这次末世来到是神最后一次拯救人类,信徒们所做的工作也是帮助神完成这个伟大的事业,是无上荣耀的使命。这又使全能神信徒从自己极度卑微和渺小的人格中又发现了自我无比崇高的价值。 

  这样,在全能神邪教一边极力贬低打击人、抑制和限制人的独立人格,使信徒只能依附于神,另一面又以所谓神的“伟大事业”为致幻剂给信徒一个虚幻的“荣耀”激发他们的自我存在感——当然是依附于神的存在感,使之获得了一个虚幻的崇高感,从而导致了全能神痴迷者的矛盾的认知结构,形成了人格极度渺小与自我极度膨胀的矛盾状态。 

  三、将全社会都视为敌人的扭曲的社会认知 

  首先,全能神邪教编造的邪说的基本构架就是一个“神魔相争”、你死我活的场景。在全能神邪教的邪说中,当前是末世阶段,是神六千年前就安排好的与撒旦最终决战的阶段。全能神宣称,“他(指神)所有的作工,无论是刑罚或审判都是针对撒但而作的,就是为了拯救全人类而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败撒但,就是一个目标:与撒但争战到底!”而人类由于六千年来都被撒旦所控制,“因着撒但的引诱败坏,整个人类都落在了撒但的手中,人的本性都变成了撒但的本性,人也成了撒但的化身,所作所为都彰显撒但、表演魔鬼。撒但既从神手中夺走了原本属神的人类,借着各种毒素来牢笼人、占有人,使人都成了撒但的化身、鬼的后代,那神一定要与撒但争战,要打败撒但、毁灭撒但,把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从撒但手中都夺回来,重新归回到自己的面前。” 

  而这场“神魔之战”的方式又不是在所谓的“灵界”进行的,反而是在人间进行的:“是在人中间借着拯救人类、审判人类来与撒但争战,借着审判人类的工作来揭露撒但的真实面目与丑恶嘴脸,揭穿撒但败坏人、吞噬人的阴谋诡计,……使人对撒但的邪恶与卑鄙有真实的认识,对自己的败坏本质也有真实的认识,对神更有真实的、实际的、进深的认识,从而开始从心里恨恶撒但、恨恶败坏肉体,背叛出于撒但的一切邪恶丑陋的东西,摆脱撒但毒素对人的捆绑与控制,凭着神所供应给人的真理而活着,从撒但权下彻底走出来,达到完全归向神,这样神就借着审判人类的工作审判了撒但、夺回了人类,打败了撒但也拯救了人类。”而这场“神魔之战”为什么要在中国开展呢,因为“中国人就是整个败坏人类中的典型代表,神在中国作工最能衬托出神的全能智慧、公义圣洁,最能使撒但彻底蒙羞、失败。 

  这样,全能神邪教就给信徒们描绘了的这样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故事。其所有的活动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按照他们的逻辑,人类完全被魔鬼撒旦所控制,而要想战胜魔鬼,就必须用战争的法则——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受这种思想控制的全能神痴迷者,自然就产生了与世为敌的思想和认知。 

  其次,全能神邪教极力将社会描绘成无比丑恶、黑暗、混乱的图景,使信徒内心充满消极、仇恨和绝望。以“神魔大战”为背景,全能神邪教极力将人类社会描述成一个可怕的、无比黑暗丑恶的社会,特别是中国更被其胡说是“最败坏”的地方。“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甚至连历史上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也被他们攻击:“在清朝末期就有成千上万的西方传教士在中国殉道,又有无数的传教士在中国受尽各样的屈辱、痛苦,被驱赶出境,他们的教堂被查封、被拆毁、被焚烧。……中国是世界上最黑暗、最败坏,也是抵挡神最严重的国家。”在全能神邪教的各种学习资料中,也可以看到,他们极力夸大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将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都说成是神对中国的惩罚。他们认为,无论中国还是世界各国的局势都越来越糟糕,都在崩溃,这一切都在全能神的掌控之中。《话在肉身显现》中如是描述:“世界各国形势越来越紧张,一天比一天崩溃,一天比一天混乱,各国的首脑都想着争夺最后的权势。”“从今天开始,国际形势会更加紧张,各国从内部开始瓦解,也就是国内从此之后,再没有好日子过,就是说,工人起来罢工,学生罢学,商人罢市,工厂全部倒闭不得存活。”在这种反复灌输矛盾、仇恨、黑暗和绝望的过程中,全能神邪教痴迷者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对社会、对教会以外的人群的仇视和敌对心态,似乎只有在教会内部才能得到和平和安全,得到希望和救赎。这也是全能神痴迷者极力抗拒社会生活,与社会格格不入的重要思想基础。 

  再次,全能神邪教赤裸裸地宣扬灭绝、杀戮和死亡,使信徒内心充斥暴力思想。囊括全能神邪教主要歪理邪说的书籍《话在肉身显现》被全能神痴迷者奉为“宝典”,但实质上并不是所有的信徒都能够读到这本书,而是只有经过多年洗脑的痴迷者和一定层级的人员才能够阅读此书。其他的信徒只能学习从这一书籍中摘录出来的某些段落章节。这也是因为这本书的内容对于痴迷程度不够的人而言,很难接受。全能神邪教在这一书中借所谓的神的说话,大肆宣扬暴力、杀戮观念。例如,在第43篇说话中叫嚣:“对教会建造无益处的,别说亲爹亲妈不信神的,就是教会中光景不好,不能按我话行的,一定得除去,我不要那些东西,必须的铲除,一个不留。”在第88篇说话中也叫嚣:“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第95篇中更赤裸裸地宣扬对中国的仇恨:“中国毕竟是被我咒诅过的国家,几个子民也无非是为以后的工作效力的对象,也可以说,除了长子之外,没有别人,都是灭亡的对象。”第121篇中更清晰的表达了这一思想:“我对整个人类简直没有一点怜悯,我已恨恶到一个地步了,简直不能宽容一点。对我来说,必须的马上把整个宇宙世界都灭了,才是我的大功告成,这才是我的经营计划竣工了,方才解我心头之恨。”这些超乎人想象的杀戮和人类灭绝思想,正是全能神邪教要灌输给痴迷者的。它一方面将痴迷者与社会、人类对立起来,另一方面煽动痴迷者的仇恨和暴力情绪,这样在痴迷者的思想中就形成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极端暴力思想,他们简单的认为,信服神的是自家人,不信服神的都是敌人、魔鬼,是神要击杀灭绝的对象。这就使他们失去了对法律的敬畏,对人性的尊重,对道德底线的遵守,成为全能神邪教手中的暴力工具。由此也就可以理解,何以他们能够肆无忌惮地在公开场所制造了招远血案。 

  四、彻底抛弃伦理情感的扭曲人性 

  全能神邪教痴迷者都表现出对家庭、亲情的无视和冷漠,这种状态的根源也在于全能神邪教扭曲了他们的伦理价值认知。 

  首先,形成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毫无道德底线的价值观念。如前所说,全能神邪教编造的邪说将世界描绘成神与撒旦决战的末世,而人类由于几千年来受撒旦的控制已经变成了魔鬼。神为了获得胜利,就需要通过各种手段将这些受魔鬼控制的人拉拢过来,即他们所谓的“羞辱撒旦”。由于人性已经变坏,因此为了达到目的,不管采用什么方式都是正确的。这种唯目的论的逻辑控制了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思想,也使他们丧失了基本的道德底线。他们为了美化这种行径,宣称“为遵行神旨意的便是智慧,不叫说谎”。他们还声称这是神救人的方法,没有个人私欲在其中。有的人认为:“传福音是抢救灵魂的大事,谁还会在这人命关天的事上顾虑那么多呢?还有什么能比救人的性命更重要呢?”不择手段也是为了“救人心切”。这种种粉饰包装,也使痴迷者的价值观念彻底扭曲,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正确、伟大的事情。这样,全能神痴迷者在信神这个大前提下,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执行神的旨意,哪怕是说谎、色诱、暴力威胁、欺骗等等邪恶手段,对于他们而言都毫无心理障碍。 

  其次,抛弃了一切人类的情感。在全能神痴迷者看来,世间最重要的事就是顺服神、遵行神的旨意,进入神的国度是最大的人生价值和追求,人间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特别是人类的感情更是要不得的。在《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中说:“当你常常有神感动的时候,你就不受肉体辖制了,什么丈夫、妻子、儿女、钱财都不能辖制你了,你只愿追求真理,活在神面前,这时你就是活在一个自由境界之中的人了。”这段话可以理解为全能神痴迷者最终追求的目标。其中包含的意思非常明确,生命之中只有神重要,其他的亲情和人间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如果说这种说法还比较隐晦和模糊,那么在这些篇章中则表现的更为直截了当:“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自己肉体的前途,对自己家庭的事应当机立断,应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十条行政)“心思意念不对头马上审判临到,包括贪恋世俗、钱财、家庭、丈夫、妻子、儿女、父母、吃喝、穿衣等等一切灵界以外的事。”(第66篇讲话)“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第99篇讲话)所以,全能神邪教鼓吹的是:为了神必须放弃个人的一切,包括亲情友情爱情,包括个人的事业发展家庭——就是要人彻底放弃一切人性的东西,成为邪教的附庸。在这种邪恶思想的灌输之下,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往往就是抛家舍业、抛妻弃子为邪教奉献一切,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和家庭社会责任,最终的结果就是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彻底丧失自我,成为邪教控制的工具。 

  通过全能神邪教的洗脑和灌输,痴迷者在思想认知中形成了以神的要求为唯一标准的道德价值观念,人类的道德观念与神的道德观念是完全相反的,人类认为道德的事情神认为是错误的,人类认为错误的,神可能认为是正确的。这样就使他们的道德观念彻底与人类的道德价值观对立起来,从而形成了他们扭曲的思想道德认知体系。 

  五、在高度恐惧心理下的变异人格 

  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对于神和教会存在极大的恐惧心理。这是因为尽管该邪教宣称只要全身心的顺服神就能得到神的赐福,但实际上我们知道,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完全失去个人独立的意识和精神,总会存在哪怕是极其微弱的怀疑心理和个人情感。而全能神邪教显然也对此十分了解,因此他们采取了高压恐吓的方式对信徒进行控制,使他们生活于恐惧之中,不敢背叛。 

  一是以神的惩罚进行恐吓。全能神邪教宣称,只要是不信神、不顺服神的,在末世来到时都将受到神的审判,都将被彻底毁灭。“不与我积极主动第配合便会落入阴间——死亡的深渊(永远沉沦的对象)。”(第66篇说话)“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性命,归于阴间,归于无底深坑。”(第100篇说话)为了增加这种恐吓的效果,全能神邪教还描绘了这种可怕的场景:“国度的前景在望,而整个世界也逐渐倒毙,从无底深坑里,从硫磺火湖里发出阵阵哀号声,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使人心惊胆战、无地自容。”这种正常人看来是笑话的恐吓之词,对于深信神存在的全能神邪教痴迷者而言却具有极大的威胁和杀伤力,他们认为这些是真实的存在。在实践中,许多人就是对此极度恐惧而不敢从中摆脱出来。 

  二是以毒誓威胁人。全能神邪教的毒誓是众所周知,而这个誓言也是所谓的神要求信徒发下的。在《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中,所谓的神诱导信徒发誓:“你如果爱神的心恳切,那你就向神起誓,你说:‘在天地万物中的神哪!我向你起誓,你的灵时时鉴察我的 ,你的灵时时看顾我,保守我,让我的所作所为都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的心若不爱你或背叛你,你就重重刑罚我,咒诅我,今世、来世不得赦免!’你敢这样起誓吗?你如果不敢这样起誓,说明你胆量小,还是爱自己。”在这样的半强迫半诱导下,全能神邪教痴迷者发下种种毒誓,在内心里形成了约束。他们害怕背叛神会给他们带来严重惩罚,即使对教会有所怀疑也不敢背叛,特别是全能神邪教在现实中有种种暴力手段惩罚所谓的背叛者,更让他们心存恐惧,在思想深处形成了沉重的压力。 

  三是害怕来自于现实的打击处理。全能神邪教深知自己教义的不容于社会和国家,更深知自己行为的非法性,因此他们采取了种种间谍化的手段进行秘密活动,逃避打击处理。但是对于痴迷者个体而言,他们同样害怕被公安机关抓获,害怕受到打击处理。每天生活在这种焦虑和恐惧之中,对于他们的内心也是极大的压力。 

  在长期的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恐惧和压力下,不少全能神痴迷者的心态发生了异变。他们既然无法摆脱全能神邪教的控制,只能以更加疯狂的活动来显示自己的忠诚;但非法活动越多他们就在邪教中越陷越深。这种状态之下,全能神邪教痴迷者较之法轮功等邪教人员表现的更加善于用谎言来掩饰自己。他们在思想上更倾向于认为外界的一切都是谎言和欺骗,是对教会的“迫害”,并以此来消解因内心怀疑和恐惧感之间的矛盾,自我封闭显得更为严重,从而导致了人格的变异。 

  总之,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思想认知与正常人相比的确出现了十分严重的变异和扭曲,在人格结构、社会认知、伦理道德等方面的邪教化特征明显,因此也形成了具有全能神邪教特点的行为模式,例如长期离家出走,亲情淡漠,活动诡秘等。以上仅是对全能神邪教痴迷者思想认知的粗浅分析,很可能存在错误和遗漏之处。这就需要更多的反邪教工作者、以更多的样本、采用更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这样才可能使我们更好地了解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状况,更好地服务于反全能神邪教工作。 

(责任编辑:辛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