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谴责、反思与告慰

发布日期:2016年05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高 原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5月28日,这个本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却因为一场人间惨剧而被蒙上了悲伤的色彩。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的吴硕艳女士在麦当劳就餐时,因拒绝向全能神成员张帆、张立东等人提供电话号码而惨遭其6人围殴致死。事件曝光后震惊世界,全能神邪教的残暴引起海内外民众的强烈愤慨。

   

  招远血案行凶者当庭受审

  到今年的5月28日,这一惨剧的发生的时间将足足两周年。中国人历来都有逢周年而祭的习惯,藉以缅怀逝者、追思过往,而对于“5.28血案”,我们所要做的恐怕远不是“缅怀”二字,更应包含着谴责、反思与告慰之情。

  ——谴责

   

  血案给吴女士家人来深重的伤害

  谴责谁?自然是惨案的元凶的,元凶是谁?正是那个所谓的“真神”的全能神邪教。只因为拒绝提供电话号码就殴人致死,这种残暴已经到了不可理喻、匪夷所思的程度。

  世间万物,唯有生命最宝贵,对生命的践踏无疑是世间最大的残暴。吴女士仅仅因为一个理所应当的拒绝而丧失生命,而她的死留给生者的悲痛更是挥之不去:吴硕艳的丈夫勉力支撑着家庭,至今仍追悔当日没有及时接妻子下班;吴硕艳的儿子佩佩只有开着灯才敢睡觉,因为“怕有坏人”;吴硕艳的母亲时常默默流泪,睁眼直到凌晨三四点……这正是人们对全能神恶行出离愤怒的缘由所在。

  惨死于全能神之手的无辜民众又何止吴女士一人?为报复退教者而被全能神杀害的河南小学生;被胁迫“过灵床”而自杀的张变芬;江苏沐阳县被全能神信徒万成彦因“驱魔”而砸死的8岁的儿子……他们对质疑者进行毒打,对拒绝入教者殴杀,对不愿“奉献”者进行胁迫。对于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邪教,不加以谴责和取缔,还能如何对待呢?

  ——反思

   

  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铭刻的诗句至今带给人深刻的思考

  “痛定”之后是要“思痛”的。经过两周年的洗礼,我们所应该反思的应该更加深入、更加全面。

  “5.28血案”案发现场目击者们的反应令人深省:现场有多名民众却无人出手制止;8月21日庭审当日,无一名目击者出庭作证,受害者家属虽四处寻找目击证人,但均遭拒绝;就连吴女士的邻居街坊都怕遭到邪教的报复而对其家人敬而远之……但受害者非但没有得到同情,反倒成了受冷落的对象,这实在有些逻辑颠倒。

  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的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留下的短诗:

  “起初,他们抓共产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后来,他们抓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是雅利安人;

  后来,他们抓天主教徒,我不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他们来抓我,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

  这首短诗带给人们思考是浅显易懂的,在恶势力的面前,谁都不是无关者,若始终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受害者,对待邪教亦然。

  ——告慰

   

  刑法修正案对邪教惩治力度的加大无疑是对逝者的一种告慰

  我们为“5.28”血案而祭,什么是最能够告慰死者的呢?

  首先是作恶者的伏法受戮,血案元凶之一张立冬在接受采访时一句“信神,不怕法律”的狂言引起了国人愤慨,主犯张帆在庭审中数次微笑更令人出离愤怒。全能神将违反法律、对抗法律作为彰显“神子”优越性的方式,视法律为儿戏。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4年10月,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帆、张立冬判处死刑,吕迎春判处无期徒刑,张航、张巧联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年、7年。2015年2月,张帆、张立冬被执行死刑,法律的正义最终还给受害者以公道。

  除了法庭的宣判和执行,近两年来政府部门对邪教查处力度的加大也可以对吴女士给以告慰。在2014年之后的这两年里,“华藏宗门”头子吴泽衡锒铛入狱,邪教中功、门徒会、“银河联邦”大学等邪教都被充分揭露,更多的民众加深了对邪教的认识,有效避免了悲剧的重演。

  更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8月通过《刑法修正案(九)》第300条,提高了对邪教法定最高刑,增加了罚金、没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等附加刑,增加了数罪并罚的规定,增加了对组织、利用邪教等蒙骗他人致人重伤的处罚规定,这一系列规定将对预防和惩治邪教形成极大地震慑。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逝者何所悼,托体同山阿”,但对于“5.28”血案,我们却不能轻易忘却,唯有警钟长鸣、团结一心、慨然亮剑,才能让邪教无机可乘,悲剧不再上演。

(责任编辑:湖一亭)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