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消业”差点要了我的命(图)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王大才 整理:高原雄鹰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王大才近照 

  我叫王大才,生于1950615日,小学文化,家住雅安市名山区永兴镇马头村49号。自从1998年接触法轮功后,原本安乐的家庭渐渐陷入困境,一个普通的前列增生同时伴有腺炎,最终转化成双肾积水,几乎要了我的命。现在虽然做了前列腺手术,病情有所好转,但因为特殊的医药费用较高,让我家生活过得拮据清贫,成为村里的扶贫对象。回想起在未练法轮功之前的日子,生活虽然不算富有,但也过得有滋有味,还算幸福。而今的我不仅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还让家庭陷入了困境。这一切都是因“法轮功”惹得祸,就算把李洪志千刀万剐,也难以弥补我现在心中的疼。 

  1996年冬季,经过多年的省吃俭用,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把家建成了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房。由于我为人老实忠厚,乐于帮助乡里乡亲,还有一定的种植养殖业经验,19973月份,我被老乡们选为生产队长。我一直有饮酒的习惯,一高兴就容易喝醉。当上生产队长第二年,我常常感觉到下体潮湿,并且隐隐作疼,有一次在村主任家喝酒回来,排尿特疼,并且带有血红色,当时把我吓坏了。第二天一早我就赶车去了县城,正准备去县医院检查的时候,生产队的人给我带口信说队里出了点事,让我赶紧回去帮助协调处理。我也没多想,就在附近药店简单咨询了一下,买了两盒若氟沙星胶囊就往家赶。我一坐上乡村客运车,就看见我“挑担儿”(大姨子的丈夫)也在车上。相互招呼了后,我们坐在了一起。他问我来县城干什么,我就简单把我的情况给他讲了一下。因为车上人多,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临下车的时候,他递了一本书给我,说回家没事先看看。我顺手将书塞进了我的手提袋。回家协调处理完事情后,我把书拿出来,是一本叫《转法轮》的书。我顺便翻了几页,看不明白,也顺手就把书丢在了写字台上。 

  过了两天,“挑担儿”和大姨子来我家耍,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给我介绍起了“法轮功”,让我也去练练,说练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在他的极力劝导下,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跟着他加入到了练法轮功的队伍。起初我是偶尔跟他去一次,来回的路上,他就经常给我讲练“法轮功”能带来诸多好处,尤其是能祛病强身。因为我很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所以在他的多次唆使下,我也就很快成了一名忠实的“法轮功”习练者。我不仅经常跟他一起到县城的练功点练功,回家后还认真阅读《转法轮》,但对书里讲的大多数东西一知半解。 

  我们的练功点主要在县城的广场坝,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功友”,有的甚至是退休干部,跟他们交流,让我逐渐坚定了练功的信念。师父在很多公开场所和书里一再强调:练好了“法轮功”,有病不用吃药打针,消除了“业力”,病就自然好了,还能保全家平安。从此后,我就不再看病吃药了。而后每次练功打坐后,我都有不适的感觉,有时下体胀痛难忍。为了师父所说的“精进”才能“上层次”等等,我坚持着。时不时还以为是自己心不够诚,师父还在考验自己。 

  眼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我,妻子和儿子在无法说服我去医院检查的情况下,叫回了远嫁广东的女儿帮助劝说。我当时答应了,但是我迟迟未去。我怕去医院检查是对师父的不敬,最终我也没有去医院检查。 

  在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我“挑担儿”和其他几个功友仍经常来我家看我,劝导我一定要坚持练功。为此,我主动辞去了生产队长的工作,经常和他们一起悄悄继续练功。为了消除我的“顾虑”,功友们还给我妻子“做工作”,说是我练功还没有到一定的层次,所以体内的“业力”太重,“业力”是生病的根源,只有消除了“业力”,病就能自然好。他们还对我妻子说:练功好了,不断精进,就能不断上层次,人最终还能走向圆满。妻子没有念过书,在功友们的不断劝导下,还信以为真,也不再成天唠叨我去医院检查了。之后几年,我是成天揣着师父的《转法轮》一书,痛苦地劳动和生活。天天念叨着师父,可我的病情却一点也不见好转。 

  2010年春节,女儿女婿回来过年,看到我病痛难受,强行把我送到县医院检查。那时我害怕这是对师父的不敬,吵闹不配合检查。后来实在是拗不过他们,才勉强配合医生开始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双肾积水,左肾已经开始萎缩,右肾积水肿胀,双肾大小相差接近1cm,前列腺增生明显,前列腺炎严重。医生要求住院,先进行前列腺手术,让排尿系统先畅通,减轻双肾压力。但我始终坚持拒绝做手术,大家都拿我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在医院里输液吃药,做进一步的观察。一周后,女儿女婿回广东去了。“挑担儿”和其他几个经常在一起练功的功友悄悄来医院看我,我经不住他们的恐吓,趁妻子回家拿换洗衣服的时候,悄悄溜出医院,跑到我们以前偷偷练功的一个地方躲了起来。妻子回医院后发现我不在了,就到她姐夫家要人,我“挑担儿”没法,只好把我交了出来。但是我没去医院,只是跟着妻子回了家。由于终止了治疗,我的病情不断加重。身体开始有点浮肿,腰痛和腹部疼痛明显加剧。排尿越来越困难,时不时还出现头晕呕吐症状。 

  2011年元月的一天,我在家突然晕倒,幸好被妻子及时发现,儿子很快将我送到县医院抢救。病情很快得到控制,女儿也不远千里再次回来看我,哭诉着让我再也别信“法轮功”了。亲朋好友和乡里乡亲们也来医院看望我、安慰我、劝导我。针对我的病情,不久医院就给我做了前列腺手术。医生说:如果不是延误了治疗,很难引起双肾积水,今后只能慢慢修养调理了。 

  如今,我是彻底看透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嘴脸,打着美丽的幌子,尽干骗人的事。我就是相信他的有病不吃药打针,才导致从一个简单的前列腺增生和前列腺炎患者,变成了一个双肾积水的重度病患者。我要告诫大家,是可恶的“法轮功”要了我半条命,法轮功不能信!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