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古今邪教大比拼(图)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文润玉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在中国,邪教是与“正教”相对应的一个概念,更多的是一个“政治与法律”用语。不同的时代、社会、宗教、政权对“邪教”的称谓不同,元、明时期称之为“左道乱正之术”,清代称之为“邪教”,民国年间国民党政府称之为“道会门”或“邪教”,新中国建立后统称为“会道门”,上世纪中叶,产生了现代意义上的邪教。但无论哪种称谓,今天的邪教往往是历史上邪教的延续和翻版。

  一、荒诞神秘的神灵及偶像崇拜

  信仰是一个人最宝贵的精神力量,是一个人长久的思想寄托和无限的精神慰藉。同时信仰也是行为的动力和先导,有什么样的信仰,就会有什么样的行动。古今中外的邪教组织无不高度重视精神信仰问题,创立邪教之初就臆造出信仰的神灵和偶像。

   

  无生老母是明清两代秘密教门信奉的最高神祇

  “无生老母”是明清时期秘密教门的共同信仰和崇拜对象,源于明代影响较大的罗教,其创始人罗梦鸿从民间神话和传说中制造了一个至高无上的神——无极圣祖,又名无生父母,从无极圣祖后来衍生出“无生老母”。无生老母被称为是世界至高无上的女神,她既是造物主,又是救世主;她是人类的祖先,创造了宇宙与人类,同时又拯救沉沦于苦海中的后代,派释迦佛或弥勒佛等下凡,或自己亲自下凡救度众生。以无生老母为最高崇拜,以真空家乡为理想境界,以龙华三会与未来佛即弥勒佛为信仰核心,成为明清两代的几百种民间秘密教门和结社直接或间接供奉的最高神。

  民国时期的会道门则汇集了社会上产生的各种宗教崇拜及民间民俗信仰,并自编了许多神灵,形成了以一神崇拜为核心的多神信仰大杂烩。如一贯道除了信仰“无生老母”,外,他们还崇拜弥勒祖师、观音菩萨、济公活佛等,道首张光璧还自称“济公下凡”。一心天龙华圣教会供奉的神祗有无极父母、天地老母等自创的,还有太白老君、太上老君、孔子、玉帝及观音等。更有甚者,悟善社在扶乩时同时请儒祖孔子、佛祖释迦、道祖老子、基督教祖耶稣、伊斯兰教祖穆罕默德等共同临坛,宣称“世界六圣宗教大同会”。

  当代邪教教主则是赤裸裸的称自己为“王”、“主”、“活着的基督”等等。其实各位教主皆凡人,但其通过神秘化自身和制造高深莫测的信息营造恐怖气氛,再以一系列的貌似真实的小故事暗示确实有一种神秘力量或是能力能够化解人们心里的恐惧,至此所谓的“转世之神”或“神道成肉身”以救世主的面目出场。李洪志篡改自己的生日,用他的话说“佛祖释迦牟尼佛是四月初八生的,我也是四月初八生的,我也是佛。”“呼喊派”教首吴杨明自称“神所立的基督”,是“神的儿子”。“全能神”奉一位有精神病的女子杨向彬为女基督,说什么“上帝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以男性的身份出现,即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就以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这名女子。”其神化自身的目的就是使教主拥有更加至高无上的权力。

  二、恐怖危险的“末世”理论

  明清时期秘密教门就宣扬现存世界即将毁灭,而由救世主——弥勒佛把入教者从劫难中拯救出来,然后教徒们幸福的生活在一个有弥勒佛创造的新世界——白阳世界。“白阳世界”是一个神权统治的王国,该教的教主将是这个王国的统治者,教徒们则是他的臣民。正是由于此种歪理邪说的蛊惑,导致了秘密教门不断进行造反活动。如清朝嘉庆初年川陕楚五省教门大起义,历时九载;嘉庆十八年(1813)京畿一代的天理教起义,曾一度攻入紫禁城,酿成一起被称为“汉唐宋明”从未有过的政治事件。

  会道门利用民众的迷信恐惧心理,无限夸大和宣扬鬼神灾劫祸福、轮回报应等说教,制造恐怖气氛,愚弄欺骗群众。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人类将遭受灭顶之灾,惟有入教或缴纳财物方可避免灾难云云。如九宫道教首普济和尚李向善自称是弥勒佛第九世化身,也称“九转弥勒”。宣称“末劫来临,死尸堆成山……人血染成河,城寨化灰烟,处处无人烟,日月齐捞地,山崩海水翻……,弥勒把入道的人都救走,躲避灾难。”九宫道在民国时期出现了大量的所谓“佛国”和“皇帝”,国民党政府垮台前夕,组织力量多次在各地进行暴动,夺取政权。

  当代邪教的“末世论”则更极端,把现实世界说得一团漆黑,竭力渲染灾劫的恐怖性,混淆视听,诱使人们逃离或摧毁现实世界,达到危害社会的目的。《转法轮》第三讲中,李洪志说:“我发现人类在史前时期每次不同周期毁灭时,都是人类处于道德极其败坏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和许多其他空间,都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了。”还胡说现存世界毁灭后,将由“极高极高的大觉者”,把宇宙重新“建立起来”。而这个“新宇宙”,也就是他说的“法轮世界”,而创造宇宙的“极高极高的大觉者”就是他李洪志本人了。可见,法轮功是妄图推翻现存政权,创造一个以他为首的、神权统治的“法轮世界”。

  三、荒唐离奇的仪式活动

  邪教组织利用信徒的迷信心理,经常举行各种荒唐的愚弄信徒的活动,用神或仙的名义来降伏徒众,达到信徒们驯服,自觉接受教首控制的目的。

  “借窍”就是其中的一种。所谓“借窍”即神仙附体来骗人在清代秘密教门中已经十分盛行,嘉庆十九年,安徽巢县收圆教教首方荣生为了骗娶已故教徒朱上志的女儿朱世枝为妻,便假称“出神”,诡称孙悟空及无生老母及已故朱世枝的父母附体,称朱世枝乃是九女星下凡,应与他“配合乾坤”,结为夫妻,并说此乃“天配”。

  

  扶乩

  扶乩也是一种行骗的方法。据一贯道一名扶乩手揭露说:“乩语都是点传师、坛主和我事先调查好了的事情,我把它背下来写的。我从来也不知道神会让我写什麽,一贯道头子全凭这一套骗人呢!他们利用一般人信神信鬼的迷信思想,就让我装神装鬼,结仙佛下坛训示来欺骗人,骗功德费。”借此手法统一道徒思想,迷惑视听。

  当代邪教组织的各种仪式活动更加荒唐离奇,不可思议。呼喊派把《圣经》中“求告主名”改为“呼喊”,让信徒在聚会时集体大声“祷读”,大声呼喊,重复“呼喊”。灵灵教就要求信徒唱灵歌,跳灵舞,以此产生“灵感”,还进行所谓的“说方言”,其实是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增加神秘性。全范围教会聚会中需嚎啕大哭,以表示对所犯罪孽的忏悔。全能神的行“神迹”,事先安排几名追随者,“扮演”成“被鬼附了的人”,口吐白沫,胡言乱语,等“大有能力的人”一出现,“被鬼附了的人”就立即安静,恢复正常。

  上述所有仪式活动,其目的都是为了增强邪教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培养坚定忠诚的信徒。

  四、残酷血腥的戒律门规

  邪教组织为了约束、规范信众的行为,有效控制成员,确保实现教主利益最大化,都制定了严苛的戒律门规。明代闻香教不但设立了严厉的教规,还成立了专门的“护法”武装,对内侦查,镇压叛教者和异己分子,教主王森对教内所有人员有生杀予夺大权,他对教内金钱之事尤其严格,发现有不轨者,从训诫到处死,无情的动用教内私刑。

 

  5.28招远血案疑犯系全能神成员

  当代邪教组织为了处罚脱离组织者,也制定了残酷的惩罚制度,甚至是暴力管控。“三班仆人教”规定:凡是想家、怀疑仆人、打瞌睡等,都要打40下;若擅自回家,打断一条胳膊;若回家说教主坏话、毁谤仆人,则是死罪。还专门开设了杀手培训班,组织了职业杀手,从事绑架、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直至杀害等暴力犯罪活动。“二仆人”李毛兴曾挑选一些年富力强的男性成员,召开杀人动员会,要求他们“为神献身”,用掐死、勒死、活埋、肢解、焚尸等方式杀掉有关人员,手段极其残忍。

  “全能神”对那些“不服权柄”、怀疑、抵制、背叛他们的人,都施以暴力,手段非常残忍,殴打、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等,令人感到恐怖。

  五、教主荒淫糜烂的日子

  “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无论是教首、会首、还是教主,把从广大信徒手里疯狂聚敛的财富用以个人挥霍,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真正实现了享受人间天堂的日子。

  明代闻香教教主王森,原以皮匠营生,生存都艰难,他捏造救仙狐得信香的鬼话惑众,建立起庞大的教团,香金收入长流不断,田地房产遍布好几个府县,居住深宅如城堡,婢仆成群,富垺公卿。龙华会教主姚文宇,给人当长工养鸭,年过而立,仍孑然一身,后创立龙华会,各方徒众很多,财源滚滚,从一个穷光棍变成“土豪”。清代“悄悄会”会首石慈

  “以传丹为名,奸淫妇女,石慈上炕翻滚,名为滚丹;与妇女行奸,名为传丹;既奸之后,名为得丹”,令世人瞠目结舌。

  民国期间,一贯道道首张光璧在北京、天津、南京、上海等十余处均有行宫,仅山东济宁一处,就挖出银元30余箱及大批黄金首饰、古玩等。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道首马冠英则纳妾八位,并在坛堂中设立女会贤堂,以供其玩弄女性,与衣冠禽兽无异。

  李洪志大师不但在国内拥有豪宅别墅,就是流亡到美国后也照样生活极端奢华,他在美国大肆购置多达11处房产,房产遍及美国纽约,洛杉矶等地,自己名下就有3处,其豪宅的设备和装修全是一流的,此外他还购置了多辆豪车供自己出行使用,其富奢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从古至今,邪教绵延不绝,暴乱作恶,危害社会,祸乱中华。尤其是当代邪教,是集宗教性、组织性、贪婪性为一体的反社会犯罪集团,是藏污纳垢之渊薮。邪教酿成的人间惨剧不断的在我们身边发生,希望此文对于唤醒至今仍执迷不悟的人们能有所启发吧。

(责任编辑:松舟)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