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警惕,死而不僵的邪教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丁 子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2016年5月20日报道,韩国邪教“摄理教”(又名“耶稣晨星教会”)首领郑明锡因在亚洲几个国家强奸和性侵5名妇女被判10年监禁,在狱中服刑期间,郑明锡竟然在狱中还引诱澳大利亚年轻女大学生成为了他的“精神新娘”。

  一个早已定性,世人共知的邪教组织,一些年轻的大学生竟然还能被他引诱;一个臭名昭著,身陷囹圄的邪教教主,竟然在狱中还能兴风作浪,继续发展组织。这种有些怪异的现象,再一次给世人敲响了警钟,为何邪教总能死而不僵?

  ——从社会根源层面看,邪教具有长期性的特点。

  邪教的产生一般都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社会问题会集中暴露出来,直接影响到社会成员的利益和心态,形成某些群体甚至是整个社会的消极心理状态,这种对生存现状不满的消极心态,往往容易被别有用心者利用。这一点,中外邪教组织的产生莫不如是。20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种族主义盛行,白人并不接受黑人,由此引发各种社会矛盾集中爆发。1956年,年轻的白人牧师吉姆·琼斯利用社会中存在的不满现状,在黑人社区的中心地带设立了一所教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吉姆·琼斯的“人民圣殿教”迅速扩大,建立了更多的教堂,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听他的教义。国邪教组织如此,国内的邪教组织也如此,如法轮功邪教组织,它的产生正是中国经济和政治变革较快的时期,这个时期,人们原来熟悉的社会关系发生巨变,使人们在精神和心理层面受到巨大冲击,产生了新的需求,法轮功邪教组织“抓住了机会”,洞察了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其教义在迎合、利用社会转型期社会心态方面做足了文章,大肆抨击社会的负面现象,无限放大社会转型期出现的各种矛盾和问题,鼓吹“世界末日”与“淘汰”邪说,并勾画出一幅完美的“极乐世界”,这对一些身处迷惘,危机的人们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由此得以发展壮大。而社会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具有长期性的特点,邪教组织滋生的土壤在一定时期会长期存在,因此,不论是在宗教精神弥漫的中世纪,还是科学发达、法律不断完善的现代社会,邪教组织始终能通过其特殊的机能和渠道,影响到部分人群的精神和行为,进而挑战和破坏既有的社会伦理和秩序。

  ——从心理根源层面看,邪教具有顽固性的特点。

  “说人之难,在于所说之心”,在现实生活中,个体的绝大多数行为特征实质上都表现为心理需求特征。邪教组织之所以能够蛊惑人心,吸引信众,是因为它通过其邪说,能满足信众的心理需求。换句话说,信众急切的需要什么,邪教组织便能用虚假的邪说和许诺去迎合什么。人们对疾病感到恐惧,邪教组织便会极力吹嘘,只要加入了他们,信众个人甚至是他的家人能做到有病治病,无病强身,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如法轮功组织,通过推销他们的“消业袪病”邪说,宣称修炼者可以通过修炼功法去消除身体的“业力”,改变身体结构,使人“青春永驻、永保健康”,不用去医院治疗就能实现治病救人,很是迎合了部分中低收入人群企望少花钱或不花钱去治好疾病的心理需求;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处于弱势,急需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邪教组织便会利用人们的边缘化心态进行推销。一方面邪教教主们邪教教主们提出的虚幻的修炼前景迎合信众的“理想渴求”。如三班仆人派教主徐文库则以“耶稣基督真理教会”的名义,到处散布“世界末日至,耶稣提携信主的人上天堂,不信主的人下地狱”等言论。门徒会教主季三保则宣称,有病只要整天祷告就能好,不要吃药打针,“信教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不用种庄稼”,“往后干活没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另一方面,邪教往往为信众虚构出高贵的身份来满足他们的改变弱势地位的心理渴求。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宣称弟子是“另外空间”的“王候将相”,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声称,大卫教的信徒是人类“最优秀分子”;当人们迷信神秘主义的、非理性和超自然的东西,邪教便会推出“功能神通”来迎合他们。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宣称修炼“圆满”后“就是光焰无际的神、佛、道,具有一切佛法神通的神的伟大形象”,天堂之门教教主阿普尔怀特和他的天堂之门教宣称,人的躯体不过是一个可以抛弃的容器或载体,任何追随他们的信徒必须摆脱尘世的羁绊,必要时甚至抛弃自己的躯壳,登上外星人前来迎接他们的外星人太空船,飞离地球,迈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正所为,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某些人潜意识中存在的这些心理弱点,便为擅长于迎合的邪教组织提供了存在的条件和市场,这也正是邪教组织为何能始终顽固的存在于人类社会的重要原因。

  ——从宗教根源层面看,邪教具有复杂性的特点。

  几千年来,宗教一直在世界历史舞台和人类社会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成为一种精神信仰和文化传承。传统宗教为维持宗教教旨的本意,体现宗教最初的道德准则是,对宗教伦理通过一整套复杂的教规、教法予以固定化,程式化,有时候难免过于琐细繁杂。相当于宗教的繁琐而言,邪教的邪说体系、修炼方式、信仰体系等都非常简洁明了。它可以用自己简单的逻辑,解释和回答一切问题。但是前提是必须在它自身的理论、信仰体系内部,不能质疑它的几个基本的核心逻辑。它们会借用、改造大众认知的宗教的概念、符号,构建自身的体系。因此,邪教组织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一方面极力排斥正统宗教,宣扬自已才是唯一的“正教”,但一方面这些邪教组织又大肆以偷梁换柱的手段盗用宗教的概念和宗教术语,有意识混淆自己与正统宗教的区别,一方面利用正统宗教社会接受程度高的特点,吸引有宗教情结或认同某些宗教理念的信众误入其中。另一方面,利用自身简洁明了的修炼方式吸引普通民众。法轮功的“业力说”就盗用于佛教,由此或明言或暗示法轮功练习者,生病是还债,是消业,是过关,鼓励他们不要去治疗,这与各个宗教的思想和精神完全背离的。 “华藏宗门”,它鼓吹建立“联邦制”取代社会主义制度,其核心文献《论心》等,也多模仿佛教等教义。其教主本人也构建了一套自身神话的说辞,把自己跟佛教联系在一起。但是实际上,这一邪教只是借用了佛教一些片段的符号、概念,其基本理念却是违反佛教教义的。又如招远案中的“全能神”,也是借用基督教的概念和符号,“基督”、“撒旦”等常见概念之外,张立冬还被称为“亚当”,张巧联被叫做“夏娃”。正因为邪教往往与宗教在某些方面重合叠加,使邪教问题变得十分复杂。同时由于邪教教义极具蛊惑性,不明真相的民众很容易因为难以辨别而深陷邪教难以自拔。

  因此,对于邪教组织死而不僵的问题,我们不能简单的用“愚昧”两字去解释,这样的解释也无益于解决问题。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很多邪教成员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的甚至还具有很高的学历,他们依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正如复旦大学教授孙英刚所说,铲除邪教一定要伴随健全心智的国民性格、清明的政治、健康的社会流动体质,让每个阶层的人都看到希望。如果在现实世界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邪教的噩梦也就会减少了!

(责任编辑:一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