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被抑郁!科学教心理测试究竟是个什么“鬼”?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清风(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传说中的科学教传教心理测试究竟是个什么“鬼”?9月3日,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了记者Emma Reynolds实地亲身历验科学教的传教心理测试的过程,而测试的结果竟让人目瞪口呆。报道全文如下:

  我坐在一张木桌前用铅笔做选择题,偶尔我会修改自己的选择,并用不同颜色的笔花圈做标识。

  一排排闪闪发光的书籍、触摸式的影音视听、也许会让你以为这是一场贵族私立学校的入学考试。

  “你为会你的生命而不断的抗争吗?”

  “你是否曾有突然毫无征兆的肌肉抽搐现象?”

  “你讲话是平平淡淡还是抑扬顿挫?”

  200道问题按照个人方面到其他稀奇古怪的问题依次排列,涵盖个人对子女、对权力者态度、狩猎以及监禁等的看法。

  我填写的是一份20世纪50年代名为“牛津能力分析” 卷子,这是科学教派著名的个性测试,该个性测试卷饱受诟病,心理学家抨击其缺乏必要的科学依据。

  就在前几天,有人递给我科学教的广告单,上面有“免费”的心理测试,我抱着好奇的心理去悉尼科学教教会看看我的测试结果如何,然而结果出来后,却让我目瞪口呆。

  我在抑郁、不负责任、孤僻方面得分较高,100分的得分已经超过了“不稳定”的标准。我的焦躁胆小、犹豫不确定性和判断力同样也是“不可接受”。而我的好动性和进取心的下降范围还处于正常状态或者说是“合理”状态。

  一个名叫“彼得”的戴眼镜男子带我浏览了我的测试成绩,然后他就试探打听问我是否童年不快乐或者感情不顺。就如他对其他人一样,他对我说鉴于我的诸多精神方面的问题,我必须要努力改善。

  他称我似乎有抑郁症的迹象,并向我推荐一门课程,该门课程用书是由科学教创立人L ? 罗恩? 哈伯德所著,这是一套身体与精神自我恢复方法,也称戴尼提。

  这门课程学费是55美金,书费25美金以及数张配套教学DVD。

  正如许多人从来没有患上抑郁症,但是我们也知道有些人身患抑郁症。我也不清楚彼得对我所提建议的真实用心。教会里另一名工作人员“蒂姆”向我解释称:“科学教教义不相信那些‘精神药品’,例如抗抑郁药物。”

  科学教长期以来一直饱受争议,它的信徒包括许多好莱坞重量级明星如约翰.特拉沃尔塔、汤姆.克鲁斯、朱丽叶.刘易斯、伊丽莎白.莫斯。科学教主张反毒品、女性临产不得尖叫要保持安静(科学教教义认为如果生孩子时大声尖叫,会对孩子的今后成长产生不利影响)等。

科学教悉尼分会

  “蒂姆”花了很长时间给我解释有关体内“有毒残留物”的话题,他说因为毒品、酒精、垃圾食品,人体内积累了许多“有毒残留物”。科学教的“净化”课程通过对话交流、跑步以及服用大剂量的维他命,特别是维他命B3和烟酸,帮助信徒们“冲洗掉身上囤积毒素的脂肪。”

  澳大利亚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理事会(NHMRC)发布的《澳大利亚膳食健康指南》不赞同科学教的方法,认为只有当人的身体确实缺乏某种维他命时,才可以适度进行人为补充。

科学教工作人员擦拭货架

  现场至少有5到6名身穿黑白色马甲的工作人员在空荡的房间内懒懒散散,漫不经心地擦拭着货架。但这些工作人员坚称每天从上午9时到晚上6时,大概会有80名左右的来访者,而教会会开门直至晚上10时,以为了那些参加课程以及私教服务的客人。

  但有点奇怪的是,与我聊天的工作人员几乎都在这里工作一整天,而他们都是志愿者,“彼得”的本职是厨师,他表示他并不感到辛苦,因为科学教教会了他本领,他愿意向教会奉献自己的一切,不过“彼得”表示他并没有向教会捐助大量的钱款。

  “蒂姆”是一个全职志愿者的负责人,他猜测我一定把他看成是一个“修道士”,他与其他同龄人住在一个宿舍里,教会每月会发给他们基本生活费,这些生活费当然是买不起汽车之类的奢侈品的。此外还有一些福利。

  然而,他也曾被教会派遣到16个国家与其他援助组织一起开展人道主义工作,包括福岛核电站事故现场、太平洋以及非洲贫困社区。

  科学教赞助支持一些有着良好声誉的社团组织,包括公民人权委员会、无毒世界基金会。工作人员递给我海洛因、摇头丸、迷幻药、大麻、酒精、可卡因、冰毒、利他林(中枢兴奋药)滥用等相关的宣传小册子。

科学教商品区

  我并没有接受邀请坐下来观看科学教的宣传视频,而是离开了教会。一方面我已经心不在焉,另一方面这些志愿者似乎对于我的提问显得有些焦躁。

  临走前我被告知要删掉在前台所拍摄文件的照片,包括入会信徒誓言书、周末教会活动的广告宣传单。相反他们塞给我一堆DVD和广告宣传单。

  也许是我发散性的谈话方式,这次科学教会走访并没有说服我自己认识到科学教的价值,科学教似乎不应该故作玄乎,因此它也一直被各种流言所困扰。教会领导人大卫.密斯凯维吉被他的父亲罗恩形容为一个“权力欲极强”的男人,大卫与他的密友汤姆.克鲁斯生活很奢侈,而教会的信徒却“活的像一个契约劳工。”

雷米妮所著《麻烦制造者:在好莱坞和科学教中幸存》

  心怀不满的前科学教成员纷纷抨击该教会就是一个“残忍和充满报复心”的组织。好莱坞影星利亚.雷米妮就是其中一个最引人瞩目的反科学教斗士,她曾说离开教会后不得不进行一系列的“创伤修复”。

  科学教否认相关批评,强烈抨击雷米妮以“关注者”身份利用科学教达到提高自身曝光度的目的,指责大卫父亲罗恩满口谎言,他出书只是想借助儿子大卫的知名度来敛财。

  尽管我对科学教持怀疑态度,但我仍然急于想知道我的测试结果是否具有代表性,是否我是一个特殊的焦虑不安的拜访者。不过从其他人的测试结果看,基本上测试分数都比较差,除非你已经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科学教信徒。

  据报道即使是那些测试结果很好的人,也会被科学教志愿者劝诱加入科学教会,这样他们能够从科学教受益,并让自己生活地更好。

  马特,一个最近拜访悉尼科学教会的本地上班族告诉记者,他也被诊断为抑郁症,此外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在实现自己的目标进程中也缺乏主动进取心。

  马特称他看了五分钟的戴尼提(心灵净化课程)的宣传视频。工作人员向马特介绍称戴尼提课程能够让他变得快乐,会让你从过去的悲伤和痛苦中摆脱出来。

  马特表示,科学教志愿者一直不停地对他“钓鱼劝诱”,直到最后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患上了抑郁症。马特称:“我感到非常不适,我不敢正眼去看他们,只是想尽早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他们一直在不停地试探和了解我的过去。”

  马特在他们的鼓动下购买了哈伯德的戴尼提的书籍,报名参加了一个名为“如何激发动力”的课程。在此之前, 一个女工作人员给了他一本课程宣传小册子,告诉马特看一下书的背面。

  女工作人员称:“书籍连配套课程的费用是110美金,你是想现金还是信用卡?”

  当马特犹豫不定时,女工作人员又劝说马特称:“费用不高,只是买一本书,如果你认为钱的问题,那你要明白学些这个课程后会帮你赚更多的钱。”

  马特表示:“我想很多人都像我一样迫于这种压力到最后购买了科学教的书籍,甚至当时我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就是把书买下来,省的她们在我耳边不停的唠叨。”

  科学教的志愿者称,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来拜访科学教,年轻的、年长的,学生、工人,本地的、外地的。科学教对所有宗教信仰者都敞开大门,一名中年的日籍志愿者部长告诉我,他是一个佛教徒。近期,他们还招收了很多当地新颂教会的志愿者。

  看上去似乎没有人希望得到帮助,但是为什么我却认为要对科学教高度警惕呢?

  作者背景:

  Emma Reynolds是澳大利亚新闻网多媒体编辑,在此之前曾是路透社、BBC的自由撰稿人,担任过每日邮报记者。

(责任编辑:锡帅)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