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梦魇中醒来的“花姐”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太阳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6年3月16日15时许,冒着炎炎烈日,我和村委会的工作人员一行再次来到了我的扶贫对象花姐的儿子家。

  现年64岁的花姐名叫花瑛,家住云南大理宾川彩凤大平地村,曾因一度痴迷于“门徒会”而有田不种,有家不归,家里原来的住房,也因年久失修而破败倒塌。2015年1月,作为贫困村扶贫对象的花姐,成为了我的重点扶贫帮助对象之一。然而,花姐的活动,却显得十分神秘,我曾多次相约也未见其人。

  在花姐的儿子兵华家,我们终于见到了她,一阵寒暄之后,花姐陪同我们聊起了家常。花姐抱歉地解释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跑了很多次。前几天,我儿子兵华找到我,把我接回家里,同他们一起吃住,再也不准我参加‘三赎基督’的任何活动,现在我已同‘三赎基督’的人脱离了关系。”花姐告诉我们,回家后,儿女们给她讲解了当前国家的法律、政策,之前她对国家政策、法律不理解,害怕被处理,思想一时没转过弯来,成天的东躲西藏。最近,通过亲人们的劝解,并从电视上看到了许多邪教案例的相关报道,她终于明白了,她参加活动的“三赎基督”不是正宗的基督教,而是冒用基督教名义邪教组织。边说着,“花姐”边从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塑料袋里拿出几本《七步灵程》等小册子和光盘,主动的交给了我们,她说这些东西都是前些年,有个“执事”送她的,她认识的字不多,一直装着,也没有时间看,今天,她把这些东西交出来,保证今后不再相信邪教那些骗人的鬼话。花姐坦言信“三赎基督”这么多年,跟着他们东家出,西家进。最终,到老了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谈到脱离邪教控制后的生活,花姐话题一转说:“现在,我年满60岁,每天下午,同其他老年人在村老年活动中心唱唱跳跳,吃穿住行都不用愁了。你看我现在人精神,气色好,身体棒,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

  在交谈中,花姐向我们讲述了她被“门徒会”裹挟的具体经过:“花姐”原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丈夫、儿子、姑娘四个人生活。1997年,邻村信“三赎基督”的李小仙找到“花姐”说,最近有两个外地人要来他们村“传福音”,他们村没有合适的传教聚会地点,花姐家比较合适,没有人管,地点也宽敞。李小仙蛊惑道,“三赎基督”进村传“福音”是做好事,做善事,只要“花姐”相信“三赎基督”,多行善事,祈求神灵保佑,就能驻进“神家”,进到“天国”。在李小仙的花言巧语煽动下,花姐动心了,从此,慢慢的卷入了“门徒会”的邪教活动。

  在讲述的过程中,这位自小生长在农村,很少出远门,甚至从未到过县城的花姐气愤地说,刚开始,她对“一天只吃二两粮”信以为真,全身心投入“祷告”,并背着家人交纳“慈惠钱”、“慈惠粮”,秘密相约邪教信徒到她家活动,经常贴上自己电费、水费等财物。前些年,教内大力恐吓信徒“地球要爆炸”和“世界末日”,只有加入“三赎基督”的人才能渡过劫难,威胁信徒“信教的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狱”。在邪教的胁迫下,为了避过“劫难”,花姐将老伴、儿女们辛辛苦苦积攒的1万多元钱,捐出做了“慈惠钱”。老伴为此气得一病不起,儿女们与她分家单独生活。

  家庭矛盾加剧,花姐并未因此醒悟,痴迷邪教的花姐成天跟着邪教人员走东家进西家参与邪教活动,一混就是好些年,甚至到2014年老伴去世,花姐都没有回家。往事不堪回首,交谈中,花姐对参与邪教活动,造成家破人亡的事情深感后悔,她下定决心彻底脱离邪教,回归家庭,重新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

  走出花姐家时,已是夕阳西下,回想多日来我的扶贫之行,内心充满了感慨,作为一名反邪教的志愿者,我想奉劝那些仍痴迷于“门徒会”的信徒们:你们早日像花姐一样迷途知返,走出梦魇般的过去,奔向新生吧!

(责任编辑:章梓垣)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