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项啟菊缘何惨死家中(图)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福建   作者:言直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项啟菊丈夫巫兆容照片
  “妻子是在2016年10月4日国庆节期间死的。妻子崇拜的‘神’,非但没能保护她,保佑儿子娶上媳妇,反而让她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我一个孤苦伶丁的老头子!”家住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72岁的巫兆容至今陷在妻子项啟菊去世的悲痛中。
  项啟菊,女,1955年3月17日生,从小被抱养到连城县宣和乡洋贝村一巫姓养父母家,养父母没有生育,家境不怎么好。由于农村重男轻女思想,项啟菊没有上过学,从小过惯苦日子的她炼就了一副好身板。她身材高大壮硕,生产队时搛工分最多,20多岁时嫁给同村大她10岁的巫兆容。丈夫巫兆容很少干农活,小学毕业后长期在连城县姑田镇跟人学徒做竹制品,30多岁才回宣和乡集镇开了一间自行车、板车修理店,后来搞起了电焊生意,生意不怎么好,一个月搛二、三百元,家里几乎没有多少积蓄。自从巫兆容娶了个精明能干的媳妇项啟菊,很让他满意省心,家中大小事、钱财全部交给妻子管理。项啟菊把家里农田一个人全包下来,扛化肥、收稻子、挑稻子,干农活不输男人,男人的力气活犁耙辘轴样样都会,不但把家务、农活料理得井井有条,还经常揽活帮邻居耕地插秧收割搛工钱。而且凭着一身力气,在家养猪种烟种芋子,除去成本开支,每年都有上千元的收入,是村里一致公认的最勤劳又节俭持家的好媳妇。
   项啟菊共生育2儿2女,二儿子在出生时过继给了养父母家。日子一天天过去,四个儿女长大成人,2个女儿外嫁,二儿子买了一部小型货车,做起了运货生意,很快娶了媳妇。唯有大儿子一直娶不上媳妇,大儿子初中毕业后长期在泉州一带打工,一点也不顾家,搛多少用多少,吃光用光,而且没有上进心,期间谈过几个对象,最后都分手了。2016年四、五月间,已经是40多岁的大儿子因信用卡诈骗被判刑,被关押在漳州监狱。长期以来,大儿子的烦心事一直压在项啟菊的心头。
   2010年3月的一天,有一个比项啟菊大两三岁的妇女,对她说“我是来做好事的,代表老天爷来送财送福,老阿姨,你信不信天老爷”,项啟菊说:“信,我种田的人怎么不信天老爷”,这名妇女说“我们所说的‘老天’,就是我们资料里说的‘全能神’,‘全能神’掌握全人类的命运,能拯救我们人类灾难,信了它就能得到它的保佑,躲避灾难、癌症等疾病。如果你不去信这个神的话,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说:“你不要问我名字,我们都是姊妹,你把手机号码给我,以后会有人跟你联系。”并送给项啟菊一本“全能神”书籍――《神三步作工》。项啟菊是文盲,不认得字,一本白皮的“全能神”资料书,第5页“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和第11页“神是人生命的源头”,都是一个不懂得名字的姐妹读给她听,之后认的几个字也都是信“全能神”时学会的。项啟菊一心希望有了这个“神”保佑,儿子的婚事说不定就有了保障,就当作是请求神保佑,于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全能神”。
   从此,项啟菊把家事丢在一旁,整日在外宣传动员村民信“教”,甚至离家出走。巫兆容晚上开店回来还得自己做饭、洗衣服。不仅如此,项啟菊还花光家里的积蓄,奉献给“全能神”,用好酒好肉招待信教的姊妹。
   有一次,过继给养父母家的二儿子开小型货车给深山一家养猪场送饲料,上陡坡时发生车祸,四个轮子翻转过来,车子顶棚也损坏了,二儿子身体只擦破了点皮。这件事让项啟菊更加信服“全能神”,逢人便说二儿子大难不死是“全能神”保佑的,还不厌其烦地讲她从“全能神”人员中听来的所谓见证:“有一个泥水师傅在给人外墙装修时发生意外,从六楼掉下来,这时他心中默念‘全能神救我’,神奇发生了,只见他从地上爬起,一点没事。” 
   之后,不少妇女在项啟菊的动员下,信了“全能神”。项啟菊家在洋贝村烂寨路,地处偏僻,独门独户,儿子外出打工,丈夫巫兆容在集镇开电焊店,家中大小事务都由项啟菊一个人说了算,“全能神”组织很快相中了项啟菊家作为聚会点。巫兆容晚上回家,看到家里经常有陌生妇女在自己家里吃饭聚会,以为是妻子叫来帮家里干活的,也没多问,而且自己也老了,管不了那么多。巫兆容发现,刚开始这个聚会点的人总是神神秘秘,到了2012年10月份以后,活动开始公开化了。项啟菊跟她们一起到其他村子拉人入“教”,到处向人“传福音”,散发“全能神”的“神国降临双喜临门”、“避难通知单”、“生命册”宣传单,逢人便说“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叫大家来老天爷面前躲灾。
    2013年上半年开始,项啟菊感觉自己的小肚子隐隐作痛,开始她没有在意,以为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接下来下体开始不间断地流血。巫兆容晚上回家知道后,劝妻子及时做个检查,2个女儿得知消息后,连忙从婆家赶来,看着身形消瘦、病情严重的母亲,她们强行把母亲送至龙岩市第二医院,一番检查之后,确诊为宫颈癌。医生劝项啟菊立即住院治疗,如果拖延下去会危及生命。项啟菊死活不肯,坚信疾病是“神”对其的考验,嘴里说着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话:“我这个身体疾病有什么好治的,现今是国度时代,女基督来了,我有女基督会医,不要这些医师,肉体是无益的,医不医没关系!”项啟菊坚决不住院,并以自杀相威胁,2个女儿无奈,只好作罢。回家后,项啟菊坚信只要相信“神”,做祷告、“传福音”,就能得到“神”的保佑。但其病情却在不断发展,最后发展到尿频、尿急、便秘、下肢浮肿等症状。2016年10月4日,正当人们还沉浸在国庆欢乐的气氛中,项啟菊却因病情延误治疗在家中悲惨死去,享年62岁。
   项啟菊死后,丈夫巫兆容等人翻箱倒柜,发现项啟菊只留给俩个女儿一人500元的“手尾钱”(当地风俗,老人去世前,往往要召唤子孙交待后事,分配遗物,俗谓“分手尾”或“分手尾钱”),这些年项啟菊几乎把所有财产都奉献给了“全能神”,这让巫兆容更觉得辛酸。
   面对孤零零冰冷的家,巫兆容更加思念亡妻,夜里睡觉,经常梦到亡妻。2016年10月14日,是妻子死后“头七”的日子,巫兆容按照当地风俗祭奠完后,当晚睡觉再次梦到了妻子,巫兆容感叹:“我妻子是冤死的,是被‘全能神’害死的!”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