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四大恶人”的那些事儿(图)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2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淮乡子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6年4月,凯风网专访了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先生,何祚庥介绍了自己与邪教法轮功斗争的历史。他说,“我第一批被李洪志列入恶人榜。法轮功搞了一个‘四大恶人’榜,有郭正谊、于光远、何祚庥、司马南。咒骂司马南‘无恶不作’,于光远‘恶贯满盈’,何祚庥‘穷凶极恶’、郭正谊‘凶神恶煞’”。(《何祚庥:李洪志归天法轮功就完了》)李洪志为何把他们列入“恶人榜”,就不能不提“四大恶人”的那些事儿。

 

  先说说司马南“揭批特异功能”那些事儿。法轮功称司马南“无恶不作”,坏事干尽。司马南因何而得名?说来话长,且说1990年8月10日,司马南参加时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研究所所长的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科普作家郭正谊主持召开的“弘扬科学破除迷信”会议,当场表演了“用牙齿拖面包车,可以在众人面前吃玻璃杯,可以头顶开石,可以银枪刺喉,可以意念拨表,可以用身体的任何部位识字,可以手握220伏电线面不改色……”等魔术,由此打响了反对伪科学的第一枪。

 

  除了多地做报告、现场表演以外,司马南还出版了多部反对伪科学的书,参加了有关电视片的拍摄,在中央电视台《与你同行》、《十二演播室》等节目中多次现身说法,在《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等报刊发表了大量文章。《司马南接受<环球人物>记者专访》一文称,1995年,司马南参加中央电视台《飞向21世纪》科学晚会,与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邓楠联袂表演,揭穿一些所谓“特异功能”。1996年,他在北京五塔寺与公开宣传特异功能的作家柯云路遭遇,激辩特异功能真伪,引发社会巨大争议。1997年,他作为工人日报诉讼代理人,与行骗的“神功大师”沈昌打官司,艰难诉讼两年终获全胜,沈昌被判有期徒刑12年。1999年,他与美国科学调查委员会詹姆斯·兰迪联手悬赏1000万元人民币,寻找经得起科学验证的特异功能人。

  而对于李洪志吹嘘的“四大功能”,司马南则是不屑一顾指名道姓地揭李洪志的老底,称李洪志缺少最基本的科学文化知识,是个大骗子,是“装神弄鬼的大师里边最不要脸的”。曾高调悬赏1000万甚至追加到2000万元人民币邀请李洪志表演其“特异功能”,但李洪志一直不敢前去表演领赏。(《司马南:警惕“特异功能”又重来》)

  司马南的“所作所为”,让刚出道的李洪志遭受始料未及的痛击,法轮功媒体蔑称为“科学痞子”、“文痞”、“流氓无赖”、“在迫害中为邪恶势力涂脂抹粉或作蛊惑宣传的人渣败类”等。1995年,李洪志曾向信徒宣称:那个司马南骂了许多“大师”,就是不敢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遥距给他装了一个“法轮”,只不过这个“法轮”是逆转的。今年他会双目失明,明年会被汽车轧去双腿。有一次我做报告他来捣乱,我给他加个意念,他立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近年来,法轮功对司马南的仇视一刻也没停止过,隔三差五制造关于司马南各种各样的谣言,如,司马南的妻子和孩子已经移民美国、司马南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以及称其为“地狱门前的恶犬”、遭报应等等。不过,司马南如今健康自由幸福的生活状,让法轮功的谣言不攻自破。

  再说说于光远“捍斗伪科学”那些事儿。

法轮功称“恶贯满盈”的于光远,罪不可赦已经到该受惩罚的时候了。作为中国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两方面的百科全书式学者的于光远,为何被冠之“罪大恶极”之名?不妨先看看司马南对于光远的评价,称“中国反伪科学的斗争,如果说在江湖上是我们这些人和那些装神弄鬼的人直截了当做斗争,那么在理论建树方面呢,于光远先生则是我们的前辈,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想武器。他最早关于特异功能那些问题质疑的文章,发表在《自然辩证法》杂志上,那些文章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有重要启示作用的。”(《司马南: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

 

  据《四大“恶人”风雨捍斗伪科学》一文披露,1988年5月,支持与反对张宝胜(注:上一世纪八十年代末虚假特异功能大师。当“耳朵识字”兴起之时,张宝胜即宣称自己有“非眼视觉”功能,功能最强的“第一超人”,并能进行“送物取货”等特异功能表演,后因欺诈被批判驳斥)的两派权威人士观看了张的不开瓶盖取药的气功表演,于光远与中科院何祚庥是反方的两个特约嘉宾。张宝胜现场表演失败,此后引起科学界和民众对伪气功的广泛质疑。

  在法轮功组织编写的《李洪志先生简介》中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到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还在《转法轮》一书中宣称他有非常强大的化功,能把人的整个元神揪出来等等。

  作为同类,张宝胜自然没有李洪志“哪能演,你们让我演就是要出我的洋相,耍猴呢”现场认怂的高明。问题来了,面对于光远这厮既懂理论又善实践的高人,若遭遇种种追问或现场表演什么的,那还不是提着灯笼拾粪——找死(屎)。当然,李洪志也不希望自己成为失败的张宝胜。不过,李洪志清醒的是,张宝胜的完败完全是于光远等人把他“当猴耍”的结果,自己若不成为那被耍的猴,就要抗争,于是,逆我者必扰的本性就暴露无遗。自然,于光远就成了李洪志及法轮功眼中钉,肉中刺。时至今日,法轮功媒体还这样蔑称于光远:从四九年以后以于光远为首的中共“知识精英”就专门负责新闻宣传、审查,打棍子,造谣、编谎。可以说绝大多数在意识形态领域中打棍子的文章都出自这个群体。(《十四年见证的法轮功奇迹》)

  后说说何祚庥“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那些事儿。

在法轮功的眼里,何祚庥可谓“穷凶极恶”,残暴凶恶也。何老何得其名?还得从1999年何祚庥在天津师范大学《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的一篇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说起。文中称,法轮功说有一位工程师(注:景占义)练了以后“元神”出窍,就钻到了炼钢炉里面去,他亲眼看到炼钢炉里面的成分,然后做出重大发明。文章指出,孙悟空钻到了太上老君的炉子里,没有炼坏炼出火眼金睛。太上老君的炉是碳炉800度,炼钢炉是1400度。我说这个比孙悟空还厉害啊。文章强调,十几年来,已先后有两起由于练功导致精神病而中断学习的事例。最近的一起事例,是所有一位同学因练“法轮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说话”,最后只好将他送精神病院抢救。这位同学病愈出院后,又练“法轮功”,导致病情复发,再度送到精神病院。何祚庥直言,自从反对伪气功以来,先后接到9起各种形式的报告,说他们的亲友因练气功而跳楼自杀,结果是8死1伤。

 

  文章发表后,李洪志的面子挂不住了,在他的授意下,法轮功不但围攻报社,而且对发文章的记者、编辑连同总编辑家里都采取“人肉战术”,线下人肉,由此引发了上万名法轮功练习者在首都静坐示威。法轮功官网曾以《科痞开道颠倒是非》为题,称何祚庥号称是“两栖院士”,实为政治投机分子。他善于在科学家面前冒充哲学家,在政治家面前冒充科学家,尤其善于从意识形态领域批判真正的科学。法轮功官网还隔三差五地组织弟子以“何祚庥以捏造事实的卑劣手段,指名恶毒攻击、陷害、诬蔑法轮功”、“何祚庥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像、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等为由攻击谩骂何祚庥。因为何祚庥无所畏惧,法轮功阴谋始终没有得逞。

  最后说说郭正谊“科普反伪”的那些事儿。

当年法轮功媒体称闹腾最凶的当属一个名叫郭正谊的所谓科普专家,乃是“凶神恶煞”,还有人要给郭正谊颁发“螳臂挡车奖”。2010年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的《反伪斗士:郭正谊》一书介绍:郭正谊从童年时代起就与科普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从科普书籍中得到启蒙,走上了科学道路,同时,出于反哺的朴素想法,他将科普视为自己的第二职业,成了业余的科普积极分子。后来,又因工作需要,走上专职科普道路,并献身中国的科普事业……

  1989年是封建迷信沉渣泛起最严重的一年。郭正谊回忆说当年在北京书摊上公安部门收缴的各种看相算命等非法出版物达200多种,周易算命和气功开始流行。此后,各种修庙拜佛、朝山进香、看相算命在城市中大行其道。

  在这样的情势下,他们决定反击,从新的迷信中争夺大众。郭正谊说:自己既然是专业搞科普者,就得求真反伪,这是一种社会责任。而1990年张香玉的被捕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张香玉,原是青海一位普通话剧演员。一夜之间“脱胎换骨”,成了“自然中心功”创始人。她自称是王母娘娘女儿,会700种宇宙语,只有尽快地传播她的自然中心功,才能拯救人类。然而,这位王母娘娘的女儿,竟因诈骗罪被关进了监狱。1990 年9月,中国科协召开了“弘扬科学气功,破除气功迷信”座谈会。郭正谊说,这标志着中国反伪斗争打响了第一枪。(《四大“恶人”风雨捍斗伪科学》)

 

  此后,郭正谊不畏各种势力的威逼恐吓,站在反伪科学反迷信的第一线,向形形色色的迷信、伪科学、骗局“宣战”。发表了《旗帜鲜明地反对伪科学活动》、《科学真伪辩》、《今天的“水变油”骗局》、《80年前的“水变油”骗局》、《氧元素能轻易转化成碳元素吗》等一系列揭批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影响。

  从张香玉开始,到张小平、张宝胜 、张宏宝、沈昌、陈林峰等,郭正谊用科学的精神直击这些伪科学的要害,也痛击了李洪志编造的各种歪理邪说。“恶人”的名号来自痛恨他们的伪科学的奉行者们。由此不难理解郭正谊获此“凶神恶煞”的名号。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何祚庥、司马南、于光远、郭正谊等四人面对法轮功的谣言诽谤、威胁恐吓,他们选择了用科学回答愚昧,用大度回答诅咒,用不在意回答骚扰。而李洪志及法轮功选择的却是一边诅咒恶骂,一边干着恶人的勾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谁是恶人?答案不揭自晓。

(责任编辑:松舟)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