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6

全能神使我失去理智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春娜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家住山东诸城市舜王街道九台村,性格内向,不太爱说话,内心敏感要强。1996年我没考上大学,这对我是个重大打击。消沉了半年多后,在家人帮助下,我到舜王街道九台社区诊所上班,当一名护士。我拼命学习,努力工作,热情对待每一位患者,赢得了社区群众的好评。2012年,社区诊所选拔一名护士到街道医院工作。我满以为领导会选择我,谁知关键时候一同事暗中使坏,让领导误以为是我造成了上半年发生的医疗事故,同事的暗算使我声誉全毁,我落选了。那段时间,同事的排斥、领导的误解让我非常痛苦。

  这期间,一位亲戚来社区诊所,把一本《话在肉身显现》的书留在桌上让我抽空看看。临走时他告诉我说,你上学工作等种种不幸是因为没有神的保佑。要想摆脱困境,就信奉全能神,“神”就会保佑我及全家,就不会再有挫折,日子就会越过越好。在不久之后“世界末日”就会降临,只要信奉“神灵”,常在“神”面前祷告,听从“神灵”的指示,不仅能得来“洪福”,还会免灾避病,躲过“世界末日”这一劫难。经她一番劝说,我满口答应,从此起誓加入到全能神,成为全能神组织的一员。

  自那以后,我按照全能神组织的要求,经常到附近村庄聚会,帮助信徒记录他们的心得和感受,我的行为得到了上级和姐妹们的肯定,内心感到了极大的满足,工作上的不受认可在此得到了补偿,我使出浑身招数“传福音”,费尽口舌地发展“新人”。丈夫在企业上班早出晚归,作为妻子本该体谅心疼,可为了“传福音”,操持家务等事再也不那么上心了,丈夫到家经常连饭都吃不上,开始对我抱怨,我却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是在为家庭做贡献,心里一点都不内疚。妈妈生大病我也不放在心上,任由姐姐们去张罗治病。一门心思地用“传福音”的方式来代替对家人的关心、弥补对家庭的欠缺和责任,暗中让神保佑全家平安。

  我的所作所为,终于惹恼了丈夫。往日的体贴、温馨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安宁被打破了,我和丈夫开始因各种琐事无休止的争吵。时间一长,丈夫心灰意冷,经常在外留宿,有家不愿回。对丈夫的行为抗争,我不但没有自责,反而感觉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天地,可以自由自在地“传福音”了。

  原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使工作更加顺利,家庭更加幸福。可事与愿违,我的工作越来越不顺利,与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关系越来越僵,终至辞职不干了。后来自己在学校边开了学生托管所,因为整日想着“传福音”没有时间管理,托管所生意不好,也关门了。丈夫报怨我不回家照顾家,我则报怨婆婆碍事,怀疑丈夫在外有人了,家庭整天处于冷战状态。

  三年多来,我执着于祈祷“全能神”的保平安、赐福运,忙碌于挨家挨户“传福音”,得福报。可是家庭关系越来越冷,丈夫对我彻底失望,对我又打又骂,提出离婚。儿子也站在丈夫一边,对我冷嘲热讽,以我为耻,不让我到学校开家长会。亲朋好友也纷纷像躲瘟神一样远离我,对我非常失望。

  直到2015年8月,我被社区工作人员送到市心理矫治中心。我观看了全能神的视频资料,知道了所谓的“女基督”真相,知道了全能神欺骗信徒的伎俩,了解了违犯的法律法规,明白了信全能神并不能带来“平安”福报的道理。经过系列心理矫治, 我恢复了自信心。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我们夫妻也重归于好。我下决心与全能神彻底决裂,再也不上邪教的当了。

  回想在全能神三年多的日子,仿佛一场恶梦,“全能神”让我差点走入家庭破裂、众叛亲离的深渊。我愧对丈夫、愧对儿子,更愧对因患癌去逝的老母亲。

(责任编辑:秀才)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