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日本人民的跨世纪之殇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0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崔彬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如果这些年你去过日本,坐过东京地铁的话,可能会发现,在车站内很难找到垃圾桶。而让垃圾桶消失在东京地铁站的始作俑者,正是奥姆真理教。

  ??1995年3月20日的早晨,几名男子在东京几条地铁里同时施放沙林毒气,造成6300多人受伤,其中13人死亡,14人终身残疾。事后证实,这几名男子都是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的信徒。瞬间,邪教恐怖的幽灵笼罩在日本上空。事发后,由于担心犯罪分子在垃圾桶里放入毒瓦斯或炸弹,站内所有垃圾桶都被撤掉了。10年后,虽然车站工作人员视野所及的剪票口附近重新安放了垃圾桶,但每个车站顶多只有一两个。 

  

  直到现在,一提起奥姆真理教,很多日本人仍心有余悸。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曾专门为此事著书。经过长期的跟踪采访,完成《地下》和《在约定的场所》两部纪实作品。他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与同年发生的阪神大地震相提并论,认为这起邪教事件从肉体到精神上都极大伤害了日本人。

  

  那么,这个上个世纪末如恶魔一般出现的邪教,是怎样残害信徒、荼毒无辜乃至犯下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呢? 

  从诱骗入教到疯狂敛财
 

  奥姆真理教是80年代日本新兴宗教热中出现的“最激进”的邪教组织,由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于1984年2月建立,以佛教和瑜伽的名义,蒙蔽、欺骗、诱惑了一大批人。

  麻原彰晃) 

  教首麻原彰晃自称在喜马拉雅山得道,有特异功能,能上天浮游。一次参观埃及金字塔时,他甚至对信徒说:“这个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设计的。我凭追溯往昔的特异功能,知道我自己的前生曾是埃及首相。”他还在教团杂志上自诩:“我在经历着特殊的轮回,前生已达到了完全解脱,达到了悟道的境界。”

  他自称是神的化身,并自订教义,要求教徒遵守其教规,割断同现实世界的联系,把自己的身心和财产交给麻原“尊师”。他向弟子们传授自己编造的“秘仪”和“瞑想法”,用手拍信徒的头,称这是为信徒注入智能。 

  他还宣称教徒喝他的血液和洗浴后的水后,可以得到智慧。甚至制造了一种叫做“脑波同步仪” 的帽子,声称戴在头上可以接收麻原的脑电波。 

  (麻原生活很荒淫) 

  与诸多邪教头目一样,麻原也大力宣扬世界末日已经逼近,大难就要临头,鼓吹只有入教方可得救。在《日出之国,灾难降临》一书中,麻原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迟早要爆发。我可以用我的宗教生命打赌!”“毫无疑问,世界最终必定要爆发战争,而且肯定在1997年至2001年之间。”“恐怕战争爆发后,现有的自卫队将会全军覆没。他们将遭到核攻击,或者受到毒气弹、生化武器的致命打击……”。

  麻原鼓吹,他要在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奥姆王国”,并声称自己已经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进行了交谈。

  利用世纪末的恐慌心理,奥姆真理教产生后在日本发展很快,影响最大时,信徒达1万多人,在日本有许多分部。信徒中既有普通工人,也有企业主,既有无业市民,也有知识分子,既有警察,也有自卫队军人。他们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一边在现实社会过正常生活,一边进行修炼的“在家修行者”;另一类则是抛弃家庭和社会,进入教团进行修炼的“出家修行者”。

  奥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绝对服从麻原,教规对信徒十分严厉。据一名1990年脱会的女信徒透露:“在集中修行时,饮食和睡眠被严格地控制。一日两餐减为一日一餐。睡眠时间缩短为3小时。修行一般要持续两个月,我当时因体力不支而患上了神经衰弱,此后将近有一个多月总是失眠……。而且在修行期间,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强行分开,小姑娘大声哭喊也无人理睬,根本不顾什么骨肉亲子之情。”

  另一名男信徒也揭露说:“睡觉的地方叫做蜂窝,宽80公分,高70公分,深1.8米,像蜂窝一样密集地排列在一起。睡觉时要弯着腰钻进睡袋。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据说,不然会把修行的成果一洗了之。”

  一旦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就如同陷入牢笼一样。许多加入这个邪教组织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实际上是被麻原为首的犯罪团伙杀人灭口。一些企图逃跑、退会的信徒,只要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刑拷打,之后,被扔进昏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直至饿死。

  在笼络大量信徒后,奥姆真理教的下一目标便是采取各种办法聚敛钱财,其经费主要来源于传教活动。

  “在家修行者”参加修炼活动需要交半年会费和入会金,共4.8万日元。入会后修炼者可从3个修炼项目中选择符合自己的1项。    

  如坐禅,这是为了修炼“解脱”和“悟”的项目,但其中每一步,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首先,信徒须进入“入门预备班”,这个班分初级、中级、高级3个阶段,全部上完需交14.5万日元。

  此外,还需参加与此相应的函授讲座和集中住宿讲习会。这些项目实行单位制:“入门预备班”每参加一次可得3个单位,集中住宿讲习会,每晚可获得6个单位,函授讲座则是1天1个单位。等积累到60个单位时,便可参加由“尊师”麻原通过摩顶注入超人能量的仪式,这时又需要“布施”5万日元。接着,由麻原或“大师”级弟子传授“瞑想法”,还要“布施”5万日元。

  “入门预备班”毕业后,除了通常课程外,还不定期地举行临时讲座或仪式,鼓励信徒“布施”。

  如参加“爱仪式”,一次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需要“布施”100万日元。教团在临时安排某种仪式时,往往故意限定名额,以激发那些为了解脱而急于上层次的信徒。   

  而除了通过搞“爱仪式”、“血仪式”等活动聚敛钱财外,奥姆真理教还制造了大量所谓“灵性”物品来出售。麻原的一根胡须、每500毫升麻原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而一枚像章则要200万日元,一个“头法轮”甚至开出1000万日元的天价。

  这些粗制滥造的麻原“灵性”物品,虽然荒唐可笑,但为尽快“上层次”而耗费全部财产的也大有人在。仅靠卖“头法轮”,奥姆真理教就赚了20多亿日元。

  在要求信徒奉献家财上,奥姆真理教还想出了一系列“创意”。

  比如,对“出家修行者”来说,出家前首先必须提出两种“布施物品单”。第一种“布施物品单”填写房地产、现金、存款以及股票、支票、电话卡等有价证券。存款需写明银行、账号、金额及存款密码;房地产需写明所在地、现价金额。退职金及人寿保险解约时退款等填入“将来有可能布施”栏中。

  第二种“布施物品单”填写自己拥有的所有其他物品,包括贵重金银首饰、电器、家具、衣物、厨房用品等购物时价格、使用年数。

  在提交“布施物品单”时,还要写内容大致为“不论发生何种情况,奥姆真理教和麻原彰晃尊师无任何责任”的“誓约书”。 

  对家庭财产的奉献,引起奥姆真理教信徒与亲友之间的不少纠纷,有些亲友甚至受到奥姆真理教的迫害。

  例如,假谷清志的妹妹入教后,奉献了6000万日元的家财,引起家人反感。哥哥劝她退教,不料不久就在东京大街上被绑架,下落不明。

  麻原在布道时公然讲:“你想实践真理,而你的父母子女阻拦的话,就跟他们断绝父子之缘。”因此,子女逼迫父母奉献财产的事件屡有发生。

  从对抗政府到反社会反人类

  靠聚敛钱财做大后,麻原的政治野心也日趋膨胀。   

  为打入国家权力机构,奥姆真理教于1990年成立了“真理党”,麻原等25人耗巨资竞选参议院议员,但最终结局是全军覆没,无一入选。此后,麻原便恼羞成怒,开始煽动与国家对立的情绪,声称为“实践教义”杀人属正当行为。

  他们不仅制造武器、毒品,还勾结暴力团伙从事暗杀、绑架、劫持、监禁退教者家人等活动,给日本社会造成严重危害。

  1994年2月,麻原彰晃还曾率领奥姆真理教骨干人员来华。他自称是明太祖朱元璋转世,因此前往明孝陵参访。访华途中,麻原说:“1997年,我将成为日本之王;到2003年,世界大部分地区都将纳入奥姆真理教的势力范围,仇视真理的人必须尽早杀掉。” 

  (麻原多次策划更大规模的袭击事件) 

  就这样,麻原彰晃试图以武力推翻日本政府、建立“奥姆国家”、进而征服世界的野心越来越明显。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十一月战争”计划 

  与媒体上曝光度极高的东京地铁毒气案相比,奥姆真理教策划的“十一月战争”计划才是一个“宏伟而缜密”的疯狂计划。该计划原定于1995年11月实施,结果当年3月日本警方突击搜查奥姆真理教事务所时,找到骨干成员早川纪代秀记载该计划的笔记,该阴谋才因此败露。

  在这个计划中,麻原彰晃的疯狂暴露无遗。其核心内容是:在1995年11月日本国会开幕式上,用军用直升机飞到东京上空向整个东京都散播有毒气体,包括沙林毒气、肉毒杆菌和VX瓦斯。

  为实施这一计划,早在1991年,奥姆真理教就在其位于山梨县上九一色村的基地进行了一次试验,使用的是自己制造的飞行器,结果失败。后来又斥资从俄罗斯购买两架直升机,其中一架在警察搜查其总部时,就停在其总部大门前。

  据说,当时奥姆真理教拥有的沙林毒气化学原料有几十万吨,可以使超过100亿成人死亡。而据日本《文艺春秋》披露的消息,即使投放效果不佳,“理论上依然可以干掉1亿人”。因此,奥姆真理教对这一计划很有信心,并将目标确定为“杀死1200万东京都市民的大多数”,包括日本国会大厦出席会议的天皇及内阁全体成员。为此,日本政治机关所在中心千代田区还成为计划中投放的第一地点。

  “早川笔记”还透露,该组织已经做好从海外买船,将T72坦克、米格29战机和“志愿作战人员”一齐运到日本,从东京港登陆的准备,并标明所需购买的武器单价和人员经费。

  在“十一月战争”计划中,奥姆真理教还将控制国家核设施或至少自身获得核武器作为主要目标,这样就能“将日本拖入和美国、俄罗斯的核战争中”,进而使该教能更好地控制一片混乱的日本。

  为此,奥姆真理教一直在尝试获得能够制造“浓缩型核武器”的原材料。

  1993年4月到5月期间,早川在笔记中写道:“澳大利亚南部地区是获得铀矿的一个理想地方”,后来他又记载说,日本中部岐阜县也是获得铀的可能矿区。为此,奥姆真理教成员企图购买当地土地,进行隐秘开采,幸好当地政府没有同意。

  此外,1994年,奥姆真理教内部还宣布建立“真理国”,并颁布“宪法”,宣布采用政教合一的政体,信徒有服兵役的义务。

  同时,麻原利用奥姆真理教的干部,以日本目前政府机构为参考,建立了省厅制的“影子政府”,甚至任命了各部“大臣”。

  不仅如此,麻原还招收以奥姆真理教的出家修行信徒为主要成员的“白衣爱教军”,作为夺取政权的主力。他通过和俄罗斯的交流,利用俄方不明所以的机会,设计了所谓“军训旅游”,实际是安排这些人员到俄罗斯特种部队受训,使其具备战斗能力。

  麻原还在教内设立地下兵工厂,生产沙林毒气和自动步枪,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时,其地下兵工厂已经生产出自动步枪的样枪。

  所幸,这一恐怖的杀人计划没有成功。

  东京毒气案的后遗症

  其实,在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之前,邪教问题在日本也是存在的,只不过似乎没有成为全社会关注的对象。奥姆真理教以这种空前极端的方式,显示出邪教与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揭示出邪教一旦失去控制,可以给社会带来多大的危害。 

  为了对付邪教的反社会行为,日本政府和社会也动员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包括政治力量、军事力量、警察力量、社会舆论的力量来打击邪教,试图限制乃至消除邪教的社会影响。

  但可怕的是,这种伤痕是持久的。即便已经过去了20多年,当年这起事件中的受害者,如今仍在忍受着后遗病症的折磨。 

  日本筑波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松井裕近期对953名当年事件的受伤者进行了调查,其中,超过70%的受访者都仍然遭受着眼部后遗症的困扰。还有42%的人反馈称,他们还经常遭受着头疼的困扰。

  而除了生理上的痛苦,伤者们心理上的创伤也无法得到弥补,48%的伤者如今已经患上了“地铁恐惧症”,他们甚至不敢接近地铁站,其中还有29%的人至今仍然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只能依赖抗抑郁的药物来缓解症状。

  其实,不只这些受害者,就连整个日本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一提起这起事件,心里都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那场灾难后,作为东京毒气案事件的最主要策划者,麻原彰晃不久即遭逮捕,并在诉讼纠缠多年后,于2006年被日本最高法院判定死刑,且不得上诉。

  不过,时至今日,麻原彰晃依然在押,一直未被执行死刑,且奥姆真理教也没有彻底消亡。2000年,一个名叫“阿莱夫教”的教派出现了,并于2007年分裂成两派:多数派为“阿莱夫教”,少数派为“光之轮教”。日本媒体称,他们使用的仍是原教主麻原彰晃的光盘和材料。

  看来,奥姆真理教的幽灵,仍然在日本的上空徘徊。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