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舅舅,我们又来看您了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海华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今天我们一家人又到这来看望舅舅您了,看着墓碑上您那灿烂的笑容,仿佛您还活在我们身边。今天我们给您递上几束鲜花,希望您在那边也能开心快乐。

  我叫王海华,是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中前社区的一名普通社区工作者,我的舅舅李柏俊原来是江宁区一个公办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家住江宁区东山街道利民新村社区。在我的童年记忆里,舅舅永远是那样的和蔼可亲,以前到舅舅家玩,舅舅总会在玩耍之余让我和表弟诵读唐宋诗词,并教会我下象棋、围棋。在我那时的记忆里舅舅就是知识的象征,他的肚子里永远藏着让我们无比渴求的知识力量。以前听我妈讲我舅舅在晓庄师专读大学那会儿得过一场急性肺炎,治愈后这么多年人都一直非常消瘦。可能是身体有些不是太好的缘故吧,舅舅一直非常迷恋气功。童年记忆里,舅舅总是喜欢练习各式气功,在他家中也摆放着许多气功书籍。1997年舅舅在早晨晨练的过程中经人介绍开始练习法轮功,可能舅舅把法轮功当做一般的气功,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开始了练习。渐渐的舅舅开始变了,先是有回舅妈来我家说我舅舅下班回家既不做家务,也不管我表弟学习,天天回到家里就是打坐练功。我妈也几次去劝过舅舅,希望他不要对练功沉迷太深了,让他多管管我表弟的学习。而那回舅舅居然狠狠的顶了我妈一下,说他练功就是为了全家人的“福报”,说家里人以后会理解他的。

  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消息传来我们全家震惊,想想舅舅居然深陷邪教的魔爪,全家人都赶紧劝舅舅跟法轮功邪教划清界限。可是舅舅就是不听,还和他的那些所谓“同修”们到江宁区上元大街广场拉横幅散传单所谓“弘法”。后来江宁区实验小学和社区专门派出了志愿者来配合我们家人来说服教育舅舅,希望他能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可是他就是不听。因此江宁区实验小学把舅舅调离教学岗位,调往后勤总务处。可是大家一切的努力在舅舅那铁石般的心肠面前变得是那样的脆弱,舅舅此后变全身心的开始他所谓的“弘法”之路,班也不上,家也不管,天天就往他的那些“同修”家里跑。舅母也因此有些绝望了,便带着表弟搬到胜太东路的新家去了,事实上和舅舅分居了。舅舅由此几乎脱离了家人的视野,除了妈妈和外婆有空去看看他外,我们都长时间见不到舅舅他人了。

  2006年秋天,有段时间妈妈去看舅舅,听他讲胃难受,经常胃疼、背疼。我妈妈就劝他要按时吃饭,并让他去医院看看,可是舅舅却说这是他练功还不够“精进”的原因,他要靠“消业”祛病。听了这些妈妈也只能跟舅舅说有什么情况一定要跟我们家人联系。可是一周后的晚上噩耗突然传来,我们家人在九点钟突然接到舅母的电话,说舅舅在江宁区人民医院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我们家人顿时都蒙了,赶紧赶往江宁区人民医院,而我们看到的已经是再也无法睁眼的舅舅了。后来听舅母讲,舅舅于当天晚上在家打坐练功突发心脏病,一个人在家的舅舅当时应该剧烈疼痛,好不容易打开了家门却还是没能走出家中就躺在了地上。后来路过的邻居发现,赶紧电话联系公安110和急救120来到现场,将舅舅送往江宁人民医院。可是舅舅还是因为心脏病抢救无效离开了我们,在江宁区人民医院我们听医生讲胃疼、被疼是典型的突发心脏病的前兆,如果舅舅来医院就诊,他们一定会安排心脏方便检查的,当时发现问题,进行相关的药物干预治疗舅舅是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听着医生的话,表弟当场就哭着说,舅舅怎么可能肯去医院了。舅舅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我们。

  一晃今年舅舅已经去世11周年了,是万恶的邪教法轮功害死了我的舅舅。法轮功邪教,还我可爱的舅舅! 

(责任编辑:宜宁)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