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妻子痴迷全能神离家不归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建斌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家住陕西省榆林市南河村二组,今年41岁。我是一个木匠,二十三岁那年,在媒人的介绍下,认识并娶了上营村的张霞为妻。婚后第二年,我们的儿子出生,给家里带来了不少欢乐。多了一张嘴吃饭,我和妻子起早贪黑地忙碌着,就想着给儿子生活条件创造好点。

  

  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到了该上学年纪。我和妻子商量着,在县城租一间铺面,自己做几样家具,再去成都批发一些时尚的家私,开间家具店。妻子很是赞同我的想法,想着资金不够,忙着去娘家借钱张罗。

  店面开张后,我负责购买材料,批发货物,和售后安装,老婆则负责看店,财物管理以及接送儿子上下学。咱两分工合作,很是快乐。因为我自己是木匠,懂得内行,从外面批发回来的家具,既美观又耐用,深得顾客喜爱,店里生意越做越红火。很快我们便在县城里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搬家时,邀请了亲戚邻居来家里玩,大家看了新房子直夸我们能干会挣钱。

  2006年三月,我刚从成都进货回来,店里门面关着,心想妻子是不是接儿子去了,就直接回到新家中,家里不见媳妇的身影,只有儿子一人在家,问儿子妈妈去哪儿了,儿子也不知道妈妈去了哪儿,还说放学后等了很久都不见妈妈去接他,最后只有自己走回家了。儿子的话,让我十分气愤,孩子还这么小,咋就丢下不管呢。心里对妻子产生埋怨。放下东西,二话不说,先给孩子煮了碗饭吃,估计孩子也饿坏了,一连吃了两大碗,吃完后,倒头便睡了。直到晚上九点,媳妇才回家,回家也不问孩子咋样,也不问我生意谈的怎样,回来后,就洗脸,然后跪在墙脚边祷告。原本心里就窝了一肚子火,半天不见人,回来还这副德性,想也没想,就破天荒地打了妻子一巴掌。

  妻子像发疯了一样,一边回击我,还一边谩骂,你是魔!你是魔!看着狂躁的妻子,只见她两眼无神,像中了邪一样,我深知妻子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妻子了。便不再理她,径直关了门,自己睡在了儿子房间。第二天早上,我出门给顾客做售后安装,中途到店铺里看,妻子还是没开门,回到家里,只见妻子跪在墙边,一手捧着一本书,嘴里还念念有词。也不打算做饭,也不去接孩子。我走上前去,一把夺过妻子手中的书,准备给撕个稀巴烂。这时妻子扑上前,从手中抢过书说,不能撕神书,你撕了神书,神会保佑你不得好死的。

  后来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妻子说,一天店里来了一个女的,开始说是买家具,在谈论价钱的时候,那女的说,2012年世界末日就来临了,你们还活得那么辛辛苦苦干嘛,赶快信“实际神”吧,否则你们现在奋斗的一切都会随着世界末日的来临化为乌有。大姐说的很真诚,我觉得应该有那么回事,就跟他们一起信“实际神”了。

  后来我在大姐给我的《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书中看到,2012年将迎来世界末日,只有全能神信徒才能活,其他人都会死去。建斌你也跟我一起信吧。我看了妻子说的那些书,纯粹是妖言惑众,想也没想便撕了,妻子见我撕了她的这些宝贝,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后来,为了寻找妻子,我把新买的房子卖了,店铺也关了,找了几年,还是没有妻子的消息。想想,真是悔不当初,为何没早点发现妻子信邪教,如果早点劝阻妻子,恐怕也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

invisible

(责任编辑:昶 冰)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