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从恐袭看邪教暴力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丁 子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心理学家保罗·马丁曾说过“那些加入邪教的人与加入恐怖主义的人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对本团体外的人都不信任、不宽容,甚至敌视”。恐怖主义之害已众所周之,最近,英国伦敦接连遭受恐怖袭击已是明证。人们在震惊与强烈谴责之余,已经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作为人类公认的三大毒瘤之一的恐怖主义,正在成为人类社会一个相当严重而突出的问题。

 

  英国曼彻斯特体育场发生爆炸事件 

  在接二连三的惨案面前,公众对于恐怖主义的危害高度关切理所当然。但是,对于邪教的危害,我们却似乎有些麻痹,松懈。其实,相较于恐怖主义。邪教,同样是公认的人类社会三大毒瘤之一,手段同样残忍,自杀,自残、自焚、爆炸、投毒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公然使用毒气残害民众。

  当然,邪教并不等同于恐怖主义,但邪教与恐怖主义本质上都具有反人类、反社会、反人性的共性。邪教具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一是“神化”教主,对教主的“神化”无以复加,不是称“佛祖”转世,就是“耶稣”下凡,不是“宇宙主佛”,就是“上帝之子”,通过这些手段让教众对教主产生极致崇拜心理,且教主拥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信徒必须无条件服从;二是盗用歪曲宗教教义。邪教往往歪曲传统宗教正信的宗教教义,假托自己是“佛教”、或“基督教”、“天主教”等正规宗教,但却宣扬具体的、偏执狂热的“末世劫难”或“灵魂转世”等歪理邪说,并极力散布仇视人类、不满社会秩序、反对主流文化的歪论;三是实行严格精神控制,限制人身自由与个人私生活的权利;四是谋财害命,破坏社会的正常的秩序和伦理道德基础,侵犯公众整体利益,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极大。专家研究认为,邪教的精神控制会使人身体的消化、免疫、代谢等功能都受到损害,产生压抑、郁闷和幻知幻觉等心理障碍,尤其在歪理邪说的蛊惑和欺骗下,强化了偏执型思维方式,使人意识不到存在着一个控制和改变自己的计划,使得痴迷者对现实世界产生强烈的疏离感和排斥感,从而产生暴力性倾向,也就是邪教极端行为。

  邪教的极端行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内向型极端行为,主要针对是邪教组织内部,受害者为邪教信徒。如自杀、自焚、自相残杀等等。这样的惨案比比皆是:

  1978年11月18日,美国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信徒在教主吉姆·琼斯的胁迫下,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Jonestown)集体自杀。共有913人喝氰化物中毒身亡,其中包括276个儿童,那些拒绝自杀的人被强行灌下氰化物,或枪杀、勒死。

  1995年12月23日,法国南部伊泽尔省维尔科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太阳圣殿教”16名教徒集体自焚事件,其中包括3名儿童。此前,在瑞士和加拿大已经先后发生过两起“太阳圣殿教”教徒集体自杀事件,53名教徒自杀。

 

  太阳圣殿教信徒自杀现场 

  2001年1月23日,中国开封7名法轮功信徒集体前往天安门广场举火自焚,造成2死3伤,震惊世界。而且据不完全统计,10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拒医拒药而死,几百名练习者自残、自杀。

  另一类是外向型极端行为,这类极端行为面向的是无辜民众,受害者也为无辜民众。如爆炸、投毒、放火、暗杀、绑架、劫持人质,私藏武器暴力对抗、残害群众等。这种类型的极端行为,对社会及公众的危害更大。

  1969年8月9日,在美国加州比佛利山庄的一栋豪宅内,发生了一宗骇人听闻的血案。包括房子的女主人,已有八个月身孕的好莱坞影星莎伦·塔特在内,当晚共有五人被杀。当时有8个月身孕的莎伦·塔特,身中16刀,最后尸体被吊在起居室内,现场惨不忍睹洛杉矶警方在调查当中发现:这宗动机不明的凶杀案,竟然和一个名叫“曼森家族”的邪教组织有着直接联系。

  美国大卫教的教主为大卫·考雷什,声称,世界末日时,他要把所有不信教的人杀死,而他和他的孩子则是未来世界的统治者,并在其庄园内建立了独立王国,公然与政府对抗。1993年,美国政府组织大规模武力围攻“大卫教派”,联邦执法人员对大卫邪教总部韦科山庄采取行动。特工人员在直升机、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攻进卡梅尔山庄。教徒们最终放火烧毁了山庄,大火也把教主大卫和其他80多名信徒烧死。

   

  被摧毁的“大卫教派”据点现场 

  1995年3月20日,日本奥姆真理教成员在东京交通高峰时,在16个地铁车站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2人死亡,5500多人受伤。对这次严重的恐怖事件,日本警方认定其动机明显:就是要滥杀大批无辜者,在日本中枢要地制造恐怖,以达到其政治目的,是“犯罪史上又一重大事件”。

  2014年5月28日,在中国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内,6名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仅仅因为向他人索要电话号码未果,竟然将素不相识的吴姓女士活活殴打至死。

 

  山东招远案惨案现场 

  相较于邪教内向型的极端行为,邪教组织利用外向型极端行为,制造社会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性或社会性目的时,这样的极端行为完全具备了恐怖主义活动的要素与特征,当属邪教类的恐怖主义活动。如奥姆真理教的极端行为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活动,而且利用沙林化学毒剂大范围地残杀无辜,为以往类似恐怖事件之最。

  这类极端行为具有双重作用。一是不仅使普通民众产生极端恐惧心理,同时也造就了本教众对教主的本能畏惧、服从和盲从。二是利用造成社会不安定,扩大其处于弱势的影响力,追求更具残酷性、破坏性和轰动性的效果。如邪教组织“千年至福派”一中成员解释了20世纪80年代该组织企图向城市自来水中投入氰化物的理由“我们认为会出现世界末日善恶大战决战的迹象,一旦出现这种迹象,就是我们对那些做错了事的人,或拒绝忏悔的人采取正义行动之时。我们感到,你可以杀那些人,因为上帝希望我们云杀掉他们,时间表掌握在上帝手上,但上帝可以利用我们去制造世界末日的善恶大决战。如果我们加快脚步,事情可以进展得更快”。因为他们长期受邪教组织极端教义的影响,从事此类极端行为时,往往更加残忍且毫无负罪感。如中国山东招远血案的主犯张帆、张立冬在2015年伏法前的还称“感觉很好”“对做过的事不后悔”“上天之后,我还是会杀了她”。

  对于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恐怖主义行为,我们都要坚决反对,这个立场和态度必须是坚决与鲜明的!但是,同为人类社会公认的三大毒瘤之一的邪教组织,我们同样不可掉以轻心,全社会也应给予同等的重视,采取同样有力的对策与措施去应对,这个态度与立场同样也应该是坚决与鲜明的!

(责任编辑:一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