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全能神”祸害了我父亲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吴春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吴春帅,现年42岁,现住乌拉特前旗苏独仑镇永和村。这些年,在党的富民政策的正确引导下,我们这里家和村兴,生活富足。然而,听凭“全能神”实施的荒诞之举,使我在两年前失去了敬爱的父亲。“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父不待。”每当我忆及此事,心头痛楚难抑。“全能神”的恶行,使我肝肠寸断,裂肺撕心。

  2011年春季,68岁的父亲因病躺在了炕上。未及去医院确诊,我的表弟来到我家对我说:“最近我从包头市固阳县结识了一批‘教友’,我们这个教可以不吃药祛病强身,不如将老人家的病由我和我们的‘教友’来治。”开始我对表兄的话将信将疑,未置可否。经不住表兄的再三纠缠,我终于答应了表兄的请求。

  2011年夏季以后,父亲的病越来越重,看到原本身体健壮的父亲骨瘦如柴、日趋衰弱,我和我的家人心急如焚。疾病乱求医,恰在这时,表兄领着20多个“教友”来到了我家。看到表兄和“教友们”,我立即像汪洋中间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祈求用我的真心和付出换取“教友们”的真诚和悟性,进而挽救病痛中的父亲。

  那几天,我杀掉了准备过年用的架子猪,杀掉了棚圈里育肥的两只羊,整日里好酒好饭地招待表兄和他的“教友们”。20多名“教友”白天睡觉,晚上作“法”,我的表兄则身穿白袍、手握钢刀,口中念念有词,在房屋的四壁上乱砍乱刮,众“教友”则呜呜呀呀地说着似懂非懂的话语。在表兄和“教友们”神秘兮兮的表演中,使我对他们所说的“全能神”充满了神奇和向往,心中也凭添了几分除妖治病的自信。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父亲的病未见丝毫好转,反而在“教友们”的烟熏火燎下父亲的脸色黢黑,身体膏枯。杀的猪、宰的羊已经所剩无几,这时的“教友们”除夜间继续为父亲治病外,白天开始了四下活动,他们在周围的村子里宣传教义、发展信徒。一时间,后套地区被他们搅得乱马七糟、乌烟瘴气。    看到父亲的病未见好转反而加重,我的两个弟弟瞒着我将父亲送进了医院。父亲入院治疗,“教友们”怨声载道,他们对我和家人发出了诸如功在半途,如此时中断,可能祸及家人之类的恐吓。在表哥和“教友们”的恐吓下,我又趁两个兄弟不在医院之际,从病床上把老父亲接回家中,并在“教友们”的群魔乱舞中,等待奇迹的出现,等待神仙的降临。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由初期的卧床不起到最后的人事不醒,以至于2011年的6月中旬走完了他68年的人生历程。

  父亲走了,享用完肥猪美酒后的“教友们”也一哄而散。父亲走了,留下了他在医院治疗时还未及吃完的药物。睹物思人、念事及物,是万恶的“全能神”用其歪理邪说蒙住了我的双眼,是万恶的“全能神”祸害了我的父亲。做人,我丧失人伦;为子,我丧尽亲情。

  一桩荒唐事,伤透人心;一枕黄粱梦,梦如泡影。桩桩件件、屡屡次次的所作所行表明:“全能神”“神”不全,杀人夺命不眨眼。

(责任编辑:袁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