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邪教主的花式父亲节(图)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暗香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又是一年父亲节,父亲节里话父亲。都说父爱如山,是父亲的呵护为家庭遮雨挡风,是父亲的关怀令儿女铭记于心,是父亲的教诲伴儿女奋进前行。然而邪教主过父亲节,却是说不出的尴尬,费思量的心塞,分分钟被添堵的节奏。

  坑爹的宇宙主佛

 

  李洪志为了神话自己愚弄信众,脑洞大开,竟然想出了篡改生日的招数。明明生于1952年7月7日,却非要改成1951年5月13日。究其原因,这天刚好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日,由此暗示自己是转世的佛祖。

  生日是他执意要改的,却置父母的颜面于不顾。当年李洪志的父母李丹卢淑珍是相识于1951年春天,热恋后成婚于1951年秋天。这下改生日改成大写的尴尬了。本来父母婚后才生了李洪志,这一改生日却令父母蒙羞,当时未婚先孕是有伤风化的事情,令人不齿。主佛一面幻想自己是在世活佛,一面拍下自己穿着袈裟打坐的图片,并PS成头顶自带光环的效果,搞签名兜售,狠狠赚了信徒一笔。却丝毫未想到,改生日改出了尴尬,陷父不义、令父蒙羞。这不就是明显的坑爹吗?

  坑爹又如何,在主佛眼中这都不是事儿。据说主佛对于父亲李丹,那是恨之入骨。当年父母因为政治原因离婚时,父亲李丹抬走了家里最好的一盆花——君子兰,李洪志集结家里的兄弟姐妹到父亲家闹事,硬是抢回了君子兰。即便一盆君子兰,父亲不过是想做个念想,但主佛兴师动众去父亲家闹,这让父亲心里倍感凄凉。公然抢走父亲心爱的君子兰,是对父亲的大不敬!

  最奇葩的还在后面。“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这话是主佛在1999年2月21日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当众所说。好一个再造父母,乍一听吓一跳,连生身父母都是他造出来的,真是自带成仙风范。无怪乎主佛吹嘘:“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原来主佛有这样的神通:篡改生日,陷父不义,令父蒙羞;迁怒于父母离婚,抢走父亲盆花,对父不孝;佯称自造父母,对父不敬;综上所述,这不就是明显的坑爹吗?

  咒爹的大祭司

 

  普通人遇到丧父的境遇,大多悲痛欲绝,黯然神伤。忽然经历生离死别,多有精神崩溃之感。然而全能神的大祭司赵维山,面对父亲突然亡故,却冷静如常。甚至内心窃喜,这下终于没人管了,终于可以放下一切牵绊,义无反顾的投身到传教中去了。邪教主果然异于常人,连喜怒哀乐的表达方式,都不走寻常路。

  当年赵维山只是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就连他的这一份正经工作也是父亲让他接班才得到的。原本父亲希望他珍惜这份工作,岂料他见当时牧师受人崇拜,于是对痴迷传教。虽然稍有结巴,但胜在讲起教义来头头是道,倒是圈粉若干。于是,赵更频繁的更换相对清闲的工作,一门心思的投入到信教传教中。父亲当年坚决反对赵维山信教,他不但不听,还怪父亲多管闲事。

  当时虽然家贫如洗,但赵维山还是凭借一己之力盖了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房子,用以聚会传教。1984年左右,赵维山的父母和大约四五岁的女儿因为冬天烧煤取暖时煤气中毒而去世。他回到老家亚沟,见到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冷静的表示:“他们这是上天堂了,是神召唤他们去了……。”在父母死后,他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

  父亲去世,他说父亲是被神召唤去了,不仅不哭反而喜形于色,这不是咒父吗?年幼的女儿意外去世,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冷漠置之。倒是日后创立了全能神教,娶了小20岁的女基督杨向彬,逃亡到美国又生了儿子,做了别人的慈父。

  生前横眉冷对,死后公然咒父。又是一年父亲节,赵维山怕早已忘了自己意外早亡的爹,忘了自己早夭的女儿。大概,他会给在美国一直陪伴他的儿子过父亲节吧,谁知道呢。

  装爹的血水圣灵“老爸”

 

  老爸,本来是一种洋溢着温馨,伴随着家常的称呼,是带给孩子们安全感与亲密感兼具的一种称谓。岂料到了邪教血水圣灵这里,“老爸”却成了邪教主左坤号令信徒的专属称谓了。

  该邪教由台湾人左坤创立,左坤要求信徒们唤其“老爸”或者“爸爸”。和宇宙主佛称谓相比,老爸可真的是亲切的紧。左坤正是盗用了父亲的魅力,装爹做派引亲少年来参邪信邪。左坤这爹装的,装出了万千信徒的顶礼膜拜,真可谓装爹装的登峰造极。

  这个“老爸”不寻常。

  首先是“老爸”财力雄厚。每逢老爸出场,那是一身名牌,前呼后拥,过着拥有私人飞机、加长悍马轿车接送的奢侈生活。常人有钱多对子女毫不吝啬。老爸有钱后,则对信徒一毛不拔,还暗示信徒们 “奉献越多,将来得到的也越多”,教导他们只知道奉献,充当邪教的免费劳工。

  其次是老爸善于搞教主崇拜。“老爸”专门针对青少年进行拉拢及精神控制,2014年,老爸就放话,其境内的信徒超过30万。还投青年所好,专门向大中专院校学生“传福音”,专门设立“青少年培训点”发展培养青少年骨干,善于利用歌舞诗会、旅游会餐,给青年拉婚配等诱惑青少年加入。部分青年信徒表示要效法老爸,将自己活祭献给主。青年信徒们因痴迷其“教”内事务而荒废学业,丧失自我,沉迷于邪教无法自拔,最终沦为邪教的工具。

  “老爸”要求全体入教成员,每人每月须交20至1000元不等奉献捐款,且遇重大节日加倍奉献。这便是老爸敛财的法宝。今年的父亲节,老爸定然不会错过索要奉献款的机会。事实上,“老爸”左坤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他盗用了父爱的温情牌,玷污了老爸二字的内涵。他主张的向青年人下手,榨取信徒劳动所得,公然以商养教,骗取青年无条件信任,则是卑劣无下限!

  父亲节到了,愿人们看清邪教主的丑恶嘴脸,远离这些毁三观的邪教,过一个舒心的父亲节。

(责任编辑:松舟)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