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欲帮亲友脱离邪教 必先知这些忠告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Chris Shelton 晨安(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7年4月20日,原科学教信徒克里斯·谢尔顿(Chris Shelton)在其个人创办的反邪教网站“批判性思维”(mncriticalthinking.com)网站登载《向家有邪教信徒亲友的建议》(Advice to Family & Friends of Cult Members)一文,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建议人们如何正确帮助加入或已脱离邪教的亲友。

  克里斯·谢尔顿(Chris Shelton),邪教的幸存者,主张打击破坏性的邪教

  大家好。我叫克里斯·谢尔顿(Chris Shelton),是位邪教幸存者,现在主张打击破坏性邪教。我参与科学教几十年,直到四年前离开这个组织后才发现,那些热衷于不当影响、隐性劝诱的高控制组织有很多共同之处。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可能会认识那些身处这些组织之中的人,你可能会想知道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从而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错误方式,并让他们离开这个组织。虽然我不是训练有素的心理学家或心理治疗师,但我已经帮助部分人脱离科学教邪教,并帮助其他人康复。我们来回顾一下,看看我所了解的东西是否可以有助于你。

  首先,我们需要回顾一下,有两种情况必须说明。只要不违法,随己所愿,人们可以自由信奉自己想要信奉的任何教派。但这可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控制别人的生活,要求他们如何生活。容忍和尊重不仅仅表现在言语上,它们还需要通过行动表现出来。如果你想要帮助某人脱离破坏性邪教,你就必须这么做。

  加入邪教的人不是火星人。他们只是接受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极端信仰体系,这种体系可能导致极端行为,而这些行为令人担忧且不符合他们的最大利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信念和看法可以将人的个性重新塑造成与之前不同的、更像是邪教领袖及其教义中的那种个性。但不要忘了,这些人也是拥有与其他任何人一样想法和情感的人。

  其次,并不是所有有着奇怪信仰或行为的组织都是破坏性邪教。在你对克苏鲁教堂或启蒙神圣疗法中心采取行动之前,请确认这是否是一个强制性组织,不要做任何假设。邪教专家扬亚·赖利煦(Janja Lalich)博士列出了以下清单来评估一个组织是否是我们所说的虐待性的自我密封的社交体系(完整清单的链接在下面的视频说明中),其中包括:

  1、该组织对其领导人(无论在世还是已死亡)表现出过分热情和不容置疑的投入,将他的信仰体系、意识形态和做法视为真理和法律。

  2、质疑、怀疑和异议是不允许的,甚至会受到惩罚。

  3、 过度使用改变人的心理的做法(如冥想、诵经、说行话、谴责会及筋疲力尽的工作制度)。这些做法有助于遏制对该组织及其领导人的质疑。

  想要确认的话还有许多其他特点要关注。一个群体的行为类似邪教,但并不说明其具有破坏性;人们对于所参与的事情充满激情,并不意味着他们被洗脑。这两点——容忍和确保该组织是破坏性的——至关重要。如果你忽视这两点,或不重视其重要性,从而反受其害的时候,就只能责怪自己了。

  现在大家脑海中都了解这一点后,我提出的第一条建议是:自我教育。比起扬亚·赖利煦博士的清单,我们还有更多需要知道的,还有很多有声望显赫、知识渊博的作家在互联网上有相关书籍和讲座,下面给大家推荐一些:

  (1)罗伯特·利夫顿(Robert Lifton)的《思想改革与全面主义心理学》(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

  (2)玛格丽特·辛格(Margaret Singer)的《邪教在我们身边》(Cults in Our Midst);

  (3)史蒂夫·哈桑(Steve Hassan)的《与邪教思想控制抗争》(Combating Cult Mind Control);

  (4)罗伯特·恰尔蒂尼(Robert Cialdini)的《影响》(Influence)。

  在与高控制组织中的某人交谈时,不要跟他们针锋相对,不要对他们污名化,不要把该组织称为邪教、狂热分子等类似称呼。与此同时,还要避免使用任何精神病学术语,如称他们的领导、成员为精神病患者甚至精神紊乱等。想象一下,如果有人这样谈论你的工作、你所在的教会,你会如何感想。他们的感受也是如此。

  我刚才提到的利夫顿,是一名精神科医生。他写道:

  “在这里,需要精神上谦卑的态度。我认为整个邪教现象带来了社会、心理、精神和经济方面的问题,这是很有压力的,或许答案根本不在于精神病学中。”

  旧金山精神科医生亚瑟·德克曼(Arthur Deikman)在他的书《错误之路》中写道:

  “我开始看到邪教的形式及其发展并不是因为人们的疯狂,而是因为人有两种愿望:他们想要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为上帝、人类服务;他们想要被照顾,感受到保护和安全,找到一个家园。”

  当有人加入高控制组织时,有时候很难与他们交谈接触。所以我在这里说的一切,取决于您是否每周、每月或数个月才能与他们交谈(书面通信、当面交流或电话联系)一次。重要的是,尽可能不要切断联系,因为一旦断了联系,你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任何形式的沟通都是可行的,即便平凡的谈话也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好。维持沟通的重要性就是,任何情况下,他们都知道你是他们的安全归宿。

  开诚布公,但同时要多听少说。让他们告诉你他们加入该组织的原因,从这个组织获得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觉得它重要。不要暗示他们你也有兴趣加入,应更多地展现你很好奇,只是想更多地了解他们为什么加入、他们对这个组织的感受。对于你的好奇,他们通常会感到很高兴,并会告诉你更多你想知道的东西。

  你不可能通过一两次交谈就能劝服一个人脱离邪教,这样做不会有效果。你要明白这个事实:要让一个人摆脱破坏性邪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通常情况下,让某人脱离邪教的触发因素,并不是因为有人劝服他们,而是因为邪教本身的所作所为,让他们不得不明白它并不是一个良性组织,而是伪装的。你成为他们的安全归宿,这意味着你将是他们在需要帮助时可以第一个求助的人。

  另外,请不要给他们发送一些书籍杂志上的批判文章和摘要链接,尽管你可能认为这些内容可以向他们展示邪教的邪恶。你所需要的是耐心、关心,而不是去跟他们辩论或发生冲突。询问一些琐碎问题,看看你能得到什么样的回应。他们常常会自我消除邪教教义中的过于不合理之处,但需给他们提出问题,有时候这样就足以种下怀疑的种子,而争论是无法达到这一目的的。

  您还可以询问关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是否仍然与过去常常联系的亲友保持联系,是否还在做诸如看电影、看书等自己喜欢的活动等。要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们加入邪教之前的生活和人格很重要。按此方法,要时时让他们知道诸如结婚生子这样的家庭活动或聚会上所发生的新鲜事儿。

  询问他们是否喜欢现在的生活、日程安排和组织的领导等,这也是让他们比照过去来思考目前状况的一个好方法。最后,你可以询问他们在该组织内是否有什么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东西。不过,如果你得到的答案是“一切都是这个世界中最好的”,那么也请你不要太过惊讶。

  切莫使用戒除程序或邪教对付其信徒的手段来转化他们,这些程序和手段,往好处说不起作用,往坏处说反而有害。一般情况下,戒除程序根本不起作用甚至会使情况更糟。在这方面,我们已经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实践过的人们的经验中获得过教训,不要重蹈覆辙,跟我聊过的每一个人都告诉我切勿考虑这种方法。

  你不需要是邪教行话和信仰方面的专家,但要尽可能地了解这方面的基本内容,避免无意冒犯他人。亲友们有时候可能会非常深入去了解这方面的东西,耗费数小时甚至数周来尝试学习与邪教有关的所有事情,这真的没有必要。你比他们本人更了解这些信仰,并不有助于你劝说这些人脱离邪教。相信我,这绝对是白费时光,即使你在辩论上占了上风,也无法真正说服这个人。当然,如果你对某些方面实在无法认同,确实需要同他们辩论,也要在辩论什么、如何辩论上多加注意。关怀、爱心和容忍能让你更有胜算,而不是去证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如果你想要一个我所说的这种案例,就参考一下我与我母亲之间的一次谈话吧。当我身处科学教时,我母亲一直与我保持多年联系。邪教组织曾鼓励我同她断绝关系,但因为她所做的一切,我没有听从。我们谈话的链接详见下面的视频。

  作为亲友,如果你和其他亲友聊天,尽量寻找共同的话题,让亲友知道对方所做所言,不要漫无边际让人不知所云。事实上,有时你可能不是能与邪教信徒沟通的最佳人选。如果你和邪教信徒之间关系紧张,或者他们有其他更值得信任、关系更为密切的人选,他们可能会对你拒之门外。

  一些组织的信徒,可能会认为领导者拥有心灵控制能力和权力来了解他们的所做所想。这听起来似乎很愚蠢,但相信我这一点也不蠢。某些组织则会监控信徒邮件和电话往来,要求信徒报告与该邪教之外人的谈话内容。你可能需要让他们知道,你注意到了这一点,你想尊重他们,而且你不想跨越任何界限或涉及到任何让他们陷入困境的交流内容。认真研究你所面对的任何破坏性邪教,可以让你了解这种问题是否会发生以及如何应对。

  显然,如果在与邪教信徒接触过程中,发现他们行为违法或犯罪,就需要联系当局。上述建议均不是鼓励你去违反自己的原则和道德。当然,提醒当局该组织内有潜在的犯罪行为,相关邪教信徒肯定因此永远不愿再同你交谈,选择在你。

  最后,当你和邪教组织中的某个人交谈时,要明白你的话题不单单只涉及这个邪教组织。我喜欢我的工作,我也喜欢电影,但我不愿总是谈论这些话题。就像我之前所言,即使是拉家常也是有益的,聊胜于无。

  还有几个看法跟大家分享一下:

  其一,在你考虑做诸如干预工作之类前,请征求邪教解脱顾问和治疗师的帮助和建议,即使这个人脱离了邪教,也要这样做。永远不要对任何一个脱离邪教者说“我早告诉你”、“你该清醒了”这类话,也不要以任何方式让他们后悔早期的决定或想法。当你让一个人因为加入了邪教而感到愚蠢或错误时,你会一无所获,甚至并可能失去你先前所获得的一切成果,因为他们随时还会回归邪教。

  其二,康复可能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即使是那些只在短期内加入过破坏性邪教的人。 “康复阶段”不尽相同,因人而异。每个邪教信徒的康复过程各有千秋,即使他们曾同受一个邪教控制。有些人需要治疗,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但他们都需要你的支持。如果某个身处邪教的人需要你的帮助,那么脱离邪教后他更加需要你的帮助。

  其三,请记住,爱心、宽容与理解是人类精神中最强大的力量,其效能远远超过争论、愤怒甚至担心和关怀。我希望这个建议对你有所裨益,不过这只是事情的开端。按我说的去做吧:未雨绸缪,知己所需,免得犯下严重失误,败坏你同邪教信徒亲友的关系。我相信,尚有许许多多我在此遗漏的看法,故请在下面评论部分中留下您的一切反馈或观点。我的频道中还有很多关于科学教和其他破坏性邪教的视频,建议你也前去观看,期待您在下面评论中予以反馈。谢谢您的观看。

(责任编辑:邵晗)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