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脱离多妻制摩门教母子遭遇纪实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Nate Carlisle 吴语(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758日《盐湖城论坛报》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披露脱离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社区的萨拉·奥尔雷德及其子女的不幸遭遇。她被迫嫁给摩门邪教信徒前夫,成为其五个妻子中的一个,被教派驱逐后一度与孩子骨肉分离。后来,她带着孩子们勇敢地与邪教决裂,并与丈夫离婚,独自一人艰难地为秘密出生的两个女儿争取合法身份证明。

  

萨拉与两个无出生证明的女儿(旧照)   

  故事的主人公名字叫萨拉·奥尔雷德,她曾经是多妻制邪教摩门教基要派教会家庭中的一员,是其前夫5位妻子中的一位。目前,她已经与该教脱离关系,定居犹他州加兰县与7名子女相依为命(最小孩子系与前夫分开后出生)。下面的故事主要基于本人叙述和法院文件记录整理而成。 

  不幸婚姻:教会指派嫁给多妻者前夫 

  萨拉和前夫是于199812月在犹他州的华盛顿县合法登记结婚。那年她18岁,新郎21岁。不过,据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文件记载,她说嫁给理查德·奥尔雷德是受教派“指配”,这是一教会强制的婚姻。 

  她的前夫理查德·奥尔雷德,是多妻制使徒弟兄联合会教会的已故先知鲁伦·奥尔雷德的孙子。他在摩门教基要派教会中长大成人。在理查德·奥尔雷德家族,其父系和母系的家人都和摩门教基要派教主沃伦·杰弗斯有关系。理查德·奥尔雷德的弟弟大卫·S·埃,为该教会在南达科他州和德克萨斯州购买了所在的院落。 

  理查德·奥尔雷德的多妻状况令人吃惊,他先后娶了五位妻子。除了萨拉之外,他还跟另外四个女人结为精神夫妻,其中包括杰弗斯的女儿瑞秋。 

  萨拉和理查德一共育有6个子女。根据萨拉在犹他州法院的文件记录显示,他们遵照杰弗斯的指令,让前三个孩子追随沃伦·杰夫斯姓杰夫斯。 

  莎拉·奥尔雷德在一份法院上诉书中陈述,200612,她和她的丈夫是受教派“指派”搬到南达科他州的大院。理查德在那里长期担任主教。 

  秘密生子:教会不准为孩子报户口 

  

教会在南达卡塔州的营地 

  20086月末,在一个疾风劲吹的日子,萨拉的大女儿出生在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的大院里。二女儿于20109月也出生在同一个住处。两个孩子的出生,没有人给南达科他州当局上报户口,也没有人颁发出生医学证明。 

  秘密生孩子是奉摩门教基要派教会领袖沃伦·杰夫斯的命令行事的,萨拉说,“我们被告知,因为沃伦不希望教派成员了解南达科他州当局的任何信息,才严禁到南达科他州领取出生医学证明 

  萨拉在教会大院秘密产子的故事,为当地甚嚣尘上的某些疑问做出了注解。南达科他州众议员提姆·古德文说:“我认为不允许教内成员获取身份证明,绝对是蓄意而为。因为如果这个教派决定处决教内成员,那就跟他们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两个女孩,出生在同一个生育中心。莎拉说,她和她的两个孩子被交给没有取得南达科他州从业许可的助产士,因为杰夫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大院里在发生什么。他给大院起了代号“R23”。“‘R23’实际上是沃伦的头衔之一,”莎拉说,“他为之保守秘密,且行事很低调。他们试图日复一日地保守秘密。那个时期几乎没有别的人住在那个地方。 

  她对自己孩子出生在那样的地方感到很内疚。她说,她的孩子也成了她与摩门教基要派教会领导人发生冲突的根源。 

  健康不保:教会禁止孩子外出治病 

  她的一个大女儿在3岁时就出现了肾脏问题。莎拉说,尽管教会领袖不鼓励把孩子带去看病,孩子长到8岁时,有病的肾最终还是被切除了。 

   “他们只是打发人来给孩子赐福。”莎拉说。除了这些,教会对孩子的病不管不问。 

  莎拉只好继续自己带着女儿去看病。当她在南达科他州找不到愿意为她女儿治病的医生时,她就驱车带她女儿到盐湖城第一儿童医院就诊。杰夫斯倡导一种公社式的的生活方式,在那里,信徒与教会分享他们的收入和资产,然后信徒们再分回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但是,教会领袖拒绝为女儿在盐湖城第一儿童医院治病的钱买单,这让萨拉负债累累,信用等级急剧下降。 

  无情驱逐:两年里骨肉分离 

  

2017年萨拉与孩子们在一起 

  萨拉对教会的忠诚没有得到回报。她在20123月被驱逐出教会,并被告知,“到远处独自忏悔”。她告诉记者说,上周五,FLDS的领导人认为她为她的女儿寻求治疗是不服从教会,但这只是她被驱逐的一个因素而已。 

  为尽力证明她对教会的服从,和争取准予重新回到家庭,萨拉听从了教会指示。她独自一人离开,没有跟孩子联系。在她离开之前,教会的人毁掉了她的两个女儿在教会出生的所有记录。 

  萨拉很快意识到她的孩子需要她,而她也需要孩子们。她花了两年时间去寻找孩子。2014年夏天,她发现她的孩子们在亚利桑那州的希尔达尔镇,跟教会看管人一起生活。在执法部门的帮助下,她向教会成员出示她的监护权,才将6个孩子带离教会大院。 

  母子相依:离婚开启新生活 

法院的法律文书 

  2016年,她与前夫的婚姻,走到了头。她向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申请与丈夫离婚。 

  法庭记录显示,母亲和孩子一直生活在犹他州北部。无论是离婚还是抚养孩子,关于萨拉上诉法庭主张监护权的诉求,丈夫理查德·奥尔雷德均没有任何回应。萨拉向法庭陈述,自从她离开南达科他州后,她没有和他说过话,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930日,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法官布兰登·梅纳德判决莎拉与丈夫离婚。在当天宣告的另一项裁决中,梅纳德还批准了萨拉的诉求,将三个年龄最大的孩子的姓氏从杰夫斯改回奥尔雷德 

  证明身份:为孩子艰难申请出生证 

  虽然,萨拉的两个小女儿已经脱离教会控制,但是由于没有身份证明,让她们融入主流社会困难重重。没有它,诸如社会安全号码、护照、驾驶执照乃至工作都将无从谈起。 

  由于没有出生证明,这两个女孩不允许报名参加先行计划接受更好的教育。好在犹他州的博克斯埃尔德和卡什县学区已经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允许这些女孩进入小学。 

  南达科他州法律规定,应在孩子出生后7天内,向州人口统计局提交出生证明申请。显然,这条规定对于她们于事无补。南达科他州的法律还为无证生育提供了后续建档手续。根据规定,申请者必须提交诸如人口普查、医院、教堂或学校等必不可少的信息,才能申请出生证明。但法律规定排除使用证人陈述。 

  然而,萨拉拿不出这些记录。尽管如此艰难,萨拉仍不放弃,想尽办法为她的两个最小的孩子争取出生证明。 

  鉴于此,于上周,她给南达科他州法院寄去文件,请求法官判令人口统计局颁发出生证明。目前尚不清楚法官将于审理此案。 

  罗杰·霍尔是盐湖城的一名律师,一直在为萨拉提供法律援助。他说,这两个孩子拿不出文件证明她们是在美国出生的,或者居留美国是合法的。“30年来,这是我接手的最复杂和最具挑战性的案子,”霍尔说,“我们竟然一直没有孩子的出生记录。” 

  面对当前的困境,萨拉很无奈。“我不愤怒,但是我倍感沮丧。”她说道:“我没法告诉你,为拿到‘出生证明’,我花了多少钱,耗费了多少时间。” 

(责任编辑:天亮)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