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逃脱“上帝之子”性侵魔爪的儿童艰难回归社会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Daniel Pruitt 心泉(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7年6月2日,外媒EvoNews.com刊登文章聚焦身陷邪教“上帝之子”魔窟,惨遭教主及信徒性侵的儿童,在教内悲惨的遭遇和脱离邪教后重新融入社会的艰难。当稚嫩的花朵被邪教蹂躏践踏,唤起的不应只是惋惜和唾弃,团结起来抗击邪教倒行逆施才是该文发出的人性之光。       

    

  当克里斯蒂娜(Kristina)在英国上学时,她被视为一个怪胎。她是班上唯一不知道迈克尔·杰克逊是谁的12岁学生。事实上,她对西方青少年的文化几乎一无所知。然而,她知道“耶稣的爱”,或者至少知道她所了解的那个版本。 

  在此之前,她曾经以神的名义反复被男人强暴。强暴她的人都是“神的信徒。” 

  她的姐姐,塞莱斯特(Celeste),被选中参加一个选拨活动,独自去跟先知本人参加迎接耶稣的圣经仪式。为了做到这一点,塞莱斯特被要求脱掉她的衣服,在摄影机前摆出性感姿势,那时她才六岁。她落选了。 

  当她13岁时,她不得不再经历这一过程,这样最终在较低级别的信徒床上获得了权利,而所有这些都是以神的名义进行的。 

  克里斯蒂娜(Kristina)和姐姐塞莱斯特(Celeste)仅仅是无数孩子中能逃离邪教组织“上帝之子”的一部分,该教团是由美国人大卫·伯格(David Berg)在1968年创立的。 起初,上帝之子看起来跟起源于西部世界的嬉皮士社区区别不大。除了和平和爱,伯格(Berg)也宣扬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尽管,宣扬的是世界末日,但是邪教头目却“知道”将末日变成天堂的办法。“上帝之子”的孩子们想着他们就是真正的耶稣教会。大卫·伯格(David Berg)教导他们“耶稣嫁给了他的教会”这句话必须一字不落地记住 。 

 

大卫·伯格 

  性被看做一种修行,在性中神子跟神的信徒融为一体。信徒们被鼓励想象耶稣就是跟她们发生关系的人。由于同性恋被认为是一种罪,在信徒是男人的情形下,在发生行为时他们不得不把自己想象成女人。 

  当孩子也被认为是跟神子交会的一部分时,厄运降临了。 

  塞莱斯特(Celeste)说她是唯一一个被要求摆出性感姿势的未成年人。拍摄影片事实上是某种选角戏码,如此一来,被FBI描述为恋童癖者的大卫·伯格(David Berg),就能够在床上选择他的性伴。 

  性侵史及其后果 

  “爱的法则”是自我标榜为“主的最后一位先知”的大卫·伯格(David Berg) 发明的,允许他教内每一个男人随心所欲地挑选性伴侣,不管他是否已婚或者处于一段两性关系中。“自由的爱”受到积极鼓励。 

  身体接触的爱被看做是对神的忠诚,包括身处这种仪式中的孩子也不被当做性变态,而是作为一种宗教捐献。 

  这种实践被称作“分享”,虽不是强制性的,不过那些拒绝的人将被指责为不忠诚。年轻的女孩也在“分享”之列,比如塞莱斯特(Celeste)和克里斯蒂娜(Kristina)。 

  

“家庭”邪教中被控制的儿童 

  这对姐妹出生于印度,她们的童年是在各个国家间辗转度过的。 

  邪教组织的成员,跟教主大卫·伯格(David Berg)一样,为规避法律制裁经常变换藏身之处。从1968年开始,“上帝之子”足迹遍及十几个国家,由于从事包括娈童在内的各种邪教活动,他们终于进入了FBI和国际刑警组织的视线。 伯格(Berg)本人作为逃犯于1994年死于葡萄牙。 

  当克里斯蒂娜(Kristina)的母亲在邪教组织找到她时,她在那里基本上成了接客的妓女,母亲带她离开邪教后,她于2000年逃往英国。 

  塞莱斯特(Celeste)仍然留在邪教组织跟随他的父亲,其父本人因在邪教活动中强奸12岁少女被起诉。当她的女儿长到4岁时,她脱离邪教,因为她担心同样的遭遇会发生在女儿身上。 

  这两个姐妹后来公开了她们的邪教经历,为的是帮助其他邪教的受害者脱离性侵犯遭遇。 

  离开邪教后的生活 

  除了性滥交,邪教内部的孩子也必须做苦力劳动。 

  “上帝之子”邪教初创之时就抵制社会制度和任何与之有关的事物,比如学校和工作。毕竟,末日即将到来,那么从事这些也没啥道理了。然而,传教却大受鼓励。传教的能手,包括孩子,到处通过散发传单和传播预言的方式宣传世界末日。后来,既然末日一再推迟,传教能手才被同意入学,并在之后参加工作。 

  所有的变化发生在2010年,当时发生了现在称之为“再引导”(Reboot)活动。尚在邪教组织的头目也试图与法律和谐相处。在邪教“上帝之子”中养育的孩子们一下子处于正常社会状态中,然而他们对此却相当陌生。 

  这也是发生在迈克尔·扬(Michael Young)身上的故事。他在一个邪教组织中被养育成人,“再引导”活动后,他被迫放弃自打孩提时代就做的传教工作,找了一份娱乐儿童的吹气球的活儿。 回到英国以后,扬受益于一所学院提供的再融入计划。他说第一次约会女孩的时候,他对谈情说爱的无知就跟克里斯蒂娜(Kristina)不知道迈克尔·杰克逊一样。 

  在世界的其他部分地区,另外一些儿童或者年轻的成年人也正饱受邪教生活造成的精神伤害与折磨。 

  

安妮·汉密尔顿-贝恩 

  在澳大利亚,许多儿童从安妮·汉密尔顿-贝恩(Anne Hamilton-Byrne)的隔离养育状态解脱之后,正在从精神创伤中恢复。贝恩(Byrne)是一个瑜伽教师,自认为是耶稣基督转世。 

  她是后来的“家庭”邪教的创始人。她收养儿童后,把孩子们的头发剪短并染成金色,尽可能让他们看上去是一样的。 

  她在教会内教给孩子们学“敬爱”。孩子们无论犯什么错误她都会让他们挨打、挨饿,以此作为惩罚。孩子们会被喂食致幻药物,为的是让孩子们产生自己是地球继承人的幻觉。 

  贝恩(Byrne)去世后,儿童再融入社会过程异常艰难。有些孩子背叛了他们的“母亲”,然而另一部分孩子,即使承认他们是受制于人,还是对她难以忘怀,那对他们来说仍是珍贵的回忆。 

  在美国、法国和德国,一些离开“十二支派”邪教的孩子们,正努力适应现代生活方式。这些孩子们都与世隔绝,在家接受教育,与日俱增的是他们受到轻微虐待的指控。 

  儿童接受到的价值观念,是棍棒下的纪律或者种族必须彼此隔离的信仰以及奴隶制是必要的。 

  马塞尔斯(Mathias),是一个离开邪教组织的儿童,他说当他跟所谓的“外人”打交道时感到自己是个外星人。 

  心理创伤 

  儿童脱离邪教组织问题和在邪教组织外的生存问题,一直是心理学家约翰·G·克拉克(John G. Clark)的研究课题。 

  根据他的研究成果,尽管有些孩子努力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让童年时代融为一体,但是大多数孩子成年之后仍会有深深的心理伤疤。 

  克拉克博士介绍说,脱离邪教的症状包括抑郁、负罪感、恐惧、妄想、语速迟缓、面部表情生硬和身体做作、机体表现冷漠、被动、记忆损伤。 

  玛格丽特·T·辛格(Margaret T. Singer),是另一位从事邪教受害者研究的心理学家。她说对于那些与邪教团体结为一体的人群来说,他们没有清晰定义的心理学特征可言。不仅心理脆弱的人或者具有身份认同问题的人会卷入这种组织,那些易受教主个性特质影响,而不是受传教能手左右的那些人也容易陷入其中。 

  根据心理学家路易斯·柯佐林诺(Louis Cozolino)的说法,解决努力摆脱邪教的问题,限于一个团体内治疗最有效,前提是这样的团体必须跟受害者试图逃脱的邪教团体要完全不同。 

  英文网址:https://evonews.com/theforgotten/2017/jun/02/the-forgotten-children-of-god-integrating-in-the-society-after-years-of-abuse/ 

(责任编辑:天亮)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