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无尽的思念伴随今生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叶胜强 整理:徐权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每当我看见别的老夫老妻携手散步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与已走了的老伴。其实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正安享着幸福的晚年,可因老伴一时糊涂轻信法轮功的“消业”邪教说丢了性命。时至今日,老伴虽然离世已经9年多,但我对她的思念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消逝,却将永远伴随今生。

  我叫叶胜强,现年69岁,老伴马淑敏,1948年10月生,家住徐水区城。老伴从区城环卫所退休后,随着年岁的增大和多年劳作,天生身体单薄的老伴,加上缺乏必要的体育锻炼,身体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不好。1997年初我陪她到区人民医院做了全面体检,结果显示不尽人意,她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患上糖尿病。起初老伴也很害怕,特别是听说糖尿病如果控制的不好还会引发合并症,甚至还会导致死亡,但是后来去医院问了医生,才知道这糖尿病只要按时吃药平时注意生活要规律、饮食要科学,再加上适当的锻炼,还是可以控制好的。因此,老伴按照医嘱坚持吃药,加上在生活中我对她倍加关照,帮助她调整饮食、和她一起散步锻炼,她的血糖一直控制的不错。

  1998年4月的一天,我外出回家,只见老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忙碌着做饭,而是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翻看一本书。一见到我回家,她就很高兴地迎上来说:“我今天遇到周大姐(名叫周冬梅)了,她得知我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就劝我习练法轮功,说能治病健身,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书呢。”当时虽然老伴病情控制的还不错,但是她一想到糖尿病对饮食和生活有那么多的限制,每天都要带着药,每顿饭前还要想着吃药,这成了她的累赘。为让老伴开心,不打击她的积极性,也没有过多地阻止她,只是劝她别太当真了。

  老伴的钻劲和韧劲让我佩服。她每天一大早就跑到练功点练功从不间断,晚上回家后常常饭也顾不上吃不是学习《转法轮》等书籍,就是盘腿打坐,“精进修炼”。随着练功的深入,老伴感觉身体比以前有所改观,便认为修炼法轮功能治好病。于是她对李洪志所宣扬的什么“消业”、“圆满”深信不疑,坚信自己身体的“病业”一定能够通过修炼消除,最终达到“圆满”。渐渐地,老伴的性格发生了变化,曾经爱说爱笑的她变得寡言少语,与我以前那种结伴散步悠闲自得的生活没有了,对家庭琐事不管不问,最可怕的是她已经开始不吃药了,而且也拒绝再去医院检查。我看见她反常的表现,慢慢的反感起来,并从养生保健等科学角度认真细致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劝她不要再修炼了,可她总是当作耳旁风。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老伴对此很不理解,认为法轮功是“消业祛病”的好功法。家人和亲友劝她要相信科学,摆脱邪教,老伴只是口头答应,却仍然与躲藏的功友偷偷地练功学法。在法轮功歪理邪说的迷惑下,她为了所谓的“消业祛病”、“圆满成佛”,用上了全部时间和精力去“学法”、“弘法”、“护法”,认为自己反常的思想行为是“层次高了”的表现。

  随后的日子,老伴一直痴迷法轮功的“消业论”,身体不舒服就认为那是“业力”,既不吃药也不去医院检查治疗,再加上饮食不注意、生活没规律。从2006年初开始,她的身体日渐变瘦,出现全身乏力、胳膊和腿发麻,走路走不好,说话不清,头痛眩晕等症状。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糖尿病血糖长期增高后而引发的合并症—脑血栓的先兆。但那时不管是谁,只要劝她不要再练法轮功,她就认为谁就是阻止她修炼的“魔”。为让她吃药,我们全家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把药碾碎埋到饭里,都能被她识破。一旦识破,她就摔碗砸锅,闹得鸡犬不宁的。她还说看病吃药就是不相信“大法”、就是对“师父”的不信任,练功身体就不会有病,期盼着“师父”的“法身”替她“净化身体”、帮她“祛病强身”。

  就这样,老伴顽固地坚持“有病不吃药、不打针”的荒诞谬论,她的病情日益加重,“用病痛抵消前世的罪孽”。2008年3月的一天,老伴照例很早起来准备在床上打坐练功,她刚费劲把腿盘好,我当时也正要劝她再多睡会儿,可就在这时她却突然从床边上摔了下来,头撞到地上,人事不省。我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惊呆了,慌忙之中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将老伴送到区人民医院。医生虽全力进行了抢救,但无奈老伴当时的病情十分严重,住院半个月后,于2008年3月29日,她抱着练功能“祛病健身”、“升入天堂”的善良、美好愿望,永远地闭上了双睛。医生说:如果老伴不听信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能够按时看医生吃药,血糖应该能控制住,很少会发展到这种严重程度。但她拒医抗药导致了自身血糖的不断升高,以至于最后加速了血栓的形成和恶化,这就是典型的糖尿病并发症致死的最主要原因。

  老伴的死让我悲痛欲绝,每当烦闷时,我就在她遗像前思绪良久。至今,我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两个孩子自此以后经过了好几年,才从失去母亲的阴影中逐渐走出来,而我对老伴的这份思念也将伴随今生。我痛恨李洪志,是他害得我与老伴阴阳相隔!

(责任编辑:陆原)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