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智利邪教“尊严殖民地”受害者有望昭雪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Kyle Swenson赵长勇(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017年7月14日报道,德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就邪教“尊严殖民地”问题达成协议,相关邪教受害者有望能获得最终昭雪。

  2005年,智利头号通缉犯舍弗尔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被捕后,阿根廷警察将他押往警局(美联社照片:Natacha Pisarenko)

  时至今日,那处移民点仍在当地存在,距离圣地亚哥以南四个小时的车程,坐落于白雪皑皑的安第斯山脚下。这处五十英里见方的小麦、棉花和大豆农田,现在被称为巴伐利亚庄园。不过,这个地方仍保留了智利中部谷地成为二战以前欧洲飞地的时代特征。最近拍摄到的镜头显示,当地的建设结构呈见巴伐利亚风格,具有明显的哥特式特征。

  尽管今天该社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旅游业,那儿的移民离开此地已有四十来年,八英尺高的铁刺网和德国牧羊犬仍让外来者不得其门而入。

  这处移民点仍被人称作“尊严殖民地”的那个时候,有一个被战后德国移民崇拜的怪诞邪教就居住在此处。社区的领袖名叫保罗·舍弗尔(Paul Schaefer)他使用类似于库尔兹上校(电影《现代启示录》主角,由著名演员马兰·白兰度饰演)的手段,用心理战术对其300名左右信徒进行完全控制。

  这位自封的圣人的独眼龙,是位前纳粹虐童狂人,据说他曾编造说,一名邪教信徒将在圣诞节化妆舞会上开枪射击,以此吓唬移民点的儿童要听话。舍弗尔之所以能逍遥法外十多年,主要是因为他跟1973年至1990年执政的智利军事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关系密切。

  据后来大赦国际的报告显示,皮诺切特执政时期,舍弗尔的这处农村“乌托邦”是该政权对付异见者和批评者暗战的主要战场。据报道,皮诺切特政权对异见者和批评者的虐待和处决行为均放在了尊严殖民地,而该政权对舍弗尔系统性虐待移民点儿童的行为则听之任之。

  尽管舍弗尔最终被捕并判刑,但不管是对于曾居住在庄园宿舍内的德国人,还是对于有可能在这里遭到杀害的智利人,这个与世隔绝的移民点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今年初,德国外交部长公布了该国有关这处移民点的档案,并承认德国为受害者做的还不够。

  本周,德国和智利又采取新的措施。据路透社报道,两国签署协议,同意组建一个“尊严殖民地善后处理委员会,共同开展工作,有望最终提供一些必需的解决方法。

  舍弗尔是二战之后百疮百痍的德国出现的一个怪人。据美国学者协会人的布鲁斯·福柯纳(Bruce Falconer)所做的深入调查报道和2005年权威性介绍,1921年舍弗尔出生于德国近丹麦边境的一座小镇上,据说二战时由于童年受伤装了一只假眼,他未能参加纳粹党卫军,便在德占法国充当医务人员。

  战后舍弗尔在一家德国教会当青年牧师。不过,据福柯纳研究发现,“由于被怀疑虐待手下的儿童”,他被开除。之后他成了独立传教士,身穿皮短裤,漫不经心地弹奏着吉他,游荡德国乡间,鼓动人们向他忏悔。

  福柯纳在报告中认为,在20世纪50年代,舍弗尔建立了自己的大本营,直到他为战争遗孀和遗孤成立了一个社区。然而,再次有指控说他猥亵儿童,这次是两个母亲提出的。逮捕令发出后,舍弗尔逃离了德国。

  1961年,舍弗尔来到智利,用故国追随者所捐献的钱,买下了一块4400英亩的农场。1963年,已有230名追随者住到了这个与世隔绝、名叫尊严殖民地的农村移民点。

  福柯纳认为,移民们被迫过舍弗尔所规定的禁欲生活。唯一被允许穿着的衣服款式,是德国农村打扮,“男人们穿着羊毛短裤和吊带裤,女人们则穿着土布裙子,戴着头巾”。男女不准生活在一起,而是各有宿舍,严厉限制性生活;父母不能抚养自己的孩子,而由移民点现代医院里的护士代养。捣乱会受到惩罚甚至虐待,舍弗尔的核心哲学就是忏悔,他鼓动移民们彼此忏悔。据福柯纳说:

  每天午饭笔晚饭时,都有社区成员在食堂门口的黑板上写下罪人的名字,大家就位后,舍弗尔会在一张小桌前面对大家坐下,他的那帮手下吃饭时,他用扩音器读着黑板上的名单,每个罪人被要求站起来忏悔。拒绝承认错误将是对舍弗尔的极大冒犯,社区成员间不乏见风使舵者,他们善于当场编造各种罪恶。

  与此同时,舍弗尔每晚都会强奸年轻男孩,此种虐待行为持续多年。由于恐惧,没有一位移民表示出不满。后来有一位研究移民的智利心理学家告诉福柯纳说,“在尊严殖民地中,存在着一种情绪关链网,它与集中营体系里的那种囚犯将自己视为个人的情况不同,它是一种社区型的,而儿童最为遭罪。”

  舍弗尔这位传教士的宗教信条中,具有浓厚的反共特征。1973年9月,美国支持的强人皮诺切特上台后,很快组建起秘密警察部队“国家情报局”,以此来根除敌人。后来的报告指出,在皮诺切特政权掌权期间,可能有38254名智利人被关押,2000多人被害。

  尊严殖民地充当了皮诺切特国家情报局的一处虐待所。原虐待受害者向福柯纳回忆了他们是如何被带到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移民们后来也告诉调查人员说,他们将政治犯们驱赶到这个社区的偏僻处,政治犯们在那儿被集体处决。据说当地定居者们也掘出尸体烧毁,以掩盖谋杀证据。尊重殖民地里也藏匿有武器。

  有关虐待的报告,已足以引起像大赦国际这样的组织和新闻记者的注意。应大赦国际请求,西德政府(指两德合并之前的联邦德国)要求皮诺切特政府帮助调查该移民点,遭到拒绝,随后西德政府又于1985年和1988年提出要求。

  1980年,《华盛顿邮报》记者查尔斯·克拉斯(Charles A. Krause)根据虐待和性侵传言,来到了尊重殖民地大门前,但遭到了当局的驱逐,并被没收了胶卷。克拉斯写道:“没有佩戴身份标识的警察,只称自己来自西边二十英里的帕拉尔(Parral),执行的是来自圣地亚哥的命令。”

  1990年切诺切特政权垮台,舍弗尔从此失去了对尊重殖地民的控制。上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他从该居住地消失。1996年,众多原居民向警方报告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圣地亚哥一名法官签署传票,指控舍弗尔虐待儿童。尽管警方经常搜查该社区,但一直没有发现这名邪教头目,直到2005年一名电视台记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查到了他。舍弗尔被引渡回智利,因性侵25名儿童被判处33年有期徒刑。

  五年后,88岁的舍弗尔死于狱中。

  摆脱舍弗尔的影响后,2006年其他邪教成员发表了一封道歉信,称自己被原来的头目洗脑。时至今日,一些移民仍居住在该地,而该地现在主打巴伐利亚主题周末度假地的招牌。

  不过疑问仍让人难以释怀:这个秘密邪教内究竟发生过什么,哪些智利人被带到该地,哪些人涉及虐待,谁死于其中。

  路透社的报道说,最近德国与智利达成协议,两国将共享有关该邪教和酷刑中心档案记录,并对受害者及其家庭集中归档。协议还准备为舍弗尔的受害者修建纪念碑。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morning-mix/wp/2017/07/14/chilean-victims-of-ex-nazis-cult-of-horrors-may-finally-get-some-answers/?utm_term=.37321716bfd1

(责任编辑:邵晗)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