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贾红燕迟来的醒悟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 权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贾红燕,1948年11月生,家住河北省徐水区釜山乡峪村。在邻居们的记忆里,贾红燕练功前是个吃苦耐劳的农家主妇。除了把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还要帮丈夫干农田里的活儿,到集市上卖菜,一年到头,很难有闲着的时候。常年的风吹日晒,加上早年间生活条件不好,营养跟不上,她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患有风湿、腰肌劳损等疾病,成天不是觉得这里疼,就是那里疼。身体的不适加上四处求医问药带来的沉重经济负担让她苦不堪言,她渴望得到一种灵丹妙药来解除自己的痛苦。

  1998年6月的一天,贾红燕的邻居刘建英来到她家串门,说起法轮功是如何如何的好,说只要坚持练功,人就不会生病,就是有病也能通过练功消除“业力”彻底治愈,还说修到“最高层次”便能百病不侵、“圆满成仙”等等。这对贾红燕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身体恢复健康的希望。于是她带着对治病的期盼和对法轮功的依赖,执着的修炼起法轮功来。

  贾红燕有心直口快、看问题固执和认准的事情“不回头”的个性。积极修炼的她每天天不亮就出门练功,与功友切磋交流修炼体会,晚上很晚还在打坐、学习《转法轮》等书籍。经过一段时期有规律的活动,她感觉身体状况好多了,走路也有劲儿了,便把这些都归功于练功的“神奇功效”。从此,她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练功能“消业祛病”深信不疑,成了一名忠实信奉者。渐渐地,贾红燕的性格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过去热情好客的她却对亲情、友情和日常家务活再不关心过问,只顾追求她自己如何尽快“上层次”。家人见她练功后像鬼迷心窍一样,多次苦口婆心地劝她放弃,别迷三道四的,她总是说:“等我的功力提高了,治好病后,就不再练了。”

  随着练功的深入,法轮功的各种学说在贾红燕思想中不断被强化、加深。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家人劝贾红燕千万不要再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骗了,要相信科学,可她不顾法律的威严和亲人的苦苦劝阻,依然坚修“大法”心不动,继续偷偷摸摸地练功,还对前来劝说的亲友极力宣扬“法轮大法”的“神奇”,劝导练功学法。

  贾红燕修炼法轮功以来,并不像她说的那样,从不生病且能祛病强身。2007年夏天,家人见她出现精神状态明显下降,身体乏力,伴有发热、腹泻等症状,劝她去医院检查治疗,可她不但不听,反倒说只要虔诚修炼就会“消业”驱病,自己的病况自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会没事的。直到2009年3月份,家人发现她整个人完全瘦了一圈,而且经常用手捂着肝区部位,每次问她都说自己没事。当时,家人执意要带她去医院检查,由于贾红燕的倔犟和对法轮功的笃信,却被她强硬地拒绝了。家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人生病是因为体内有‘黑色物质’,打针、吃药只是把‘业’压在体内,这样只会越压越多,越压越强,病是绝对治不好的!”就这样,她的病一天天拖了下去,本以为没什么大碍,拖些时日就会痊愈,没想到这一拖竟然发展成了后来的恶疾。

  贾红燕在与“病魔”的周旋当中,把亲人的规劝置之度外,对“法轮大法”能治百病的功效更加深信不疑,特别是希望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到了2010年7月,贾红燕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个人瘦得没了样子,家人多次见她练功后捂着腹部肝区部位在地上蹲着,很担心她的身体和病情,再三劝她到医院去检查治疗,她却听不进,依然沉浸在“师父”为她“消业”的梦想之中,还认为是“师父”在为她“消业”,清理身体内部的毒素,仍拼命地练功学法,以求“师父”“法身庇护”。渐渐地家人发现她的病情越发严重了,有时甚至吃什么就吐什么,腹部疼痛症状也越发的加剧。家人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害怕她这样下去会出事,于是连哄带骗地把她送到了区人民医院,经CT检查,贾红燕肝上长有肿瘤,病况非常严重。按照医生建议,她本应立即住院观察治疗,但她哭着闹着不肯入院,甚至威胁家人说,谁要是劝她住院,她就一头撞死在医院墙上,任凭家人怎样劝她住院治疗也无济于事。情急之下,为了稳住她的情绪,家人只好暂时将她带回了家,计划着尽快把她安排住院作进一步检查治疗。

  可是,事与愿违。时间到了2010年9月底,贾红燕经常用手捂着腹部,皮肤开始泛黄,整个人变得非常憔悴,饭量也少得可怜,饭后经常躺在床上。家人见状便赶紧将她送进区人民医院。经检查证实,她已是肝癌晚期,情况非常危险,必须立即住院治疗。面对一心痴迷“消业”的贾红燕,家人费了不少口舌才把她留在了医院。她从家人的谈话和神色中意识到自己患了不治之症,之后便不言不语,家人问她话她也很少搭理,经常一人唉声叹气,眼角里不时泛着泪花,满脸绝望……家人心里明白,她此时已经有所悔悟。住院期间,她开始主动配合医生治疗,再也不反对吃药、输液以及做各种治疗。

  然而,贾红燕的醒悟来得太晚了。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再好的医疗技术也不能挽救她的生命,她住了20多天院,最终因肝癌于2010年10月26日被无情的病魔夺走了生命,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她把迟来的醒悟带进了天堂,享年62岁。

(责任编辑:一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