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候春宵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商品流通必须遵循物有所值的规则,否则交易就无法成功。可是,有个开“杂货店”的却每每喝出天价,并且还因此发了大财。这个人叫狄玉明,1965年2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西王孝村,论学历只是勉强混了个初中文凭。因为研发出一种特殊产品并开了多家“杂货店”,就使买卖越做越大,国内关门歇业跑到国外依靠洋人重操旧业。要探究其发财之道,还得从他研发的特殊产品说起——

 

  狄玉明拼凑的“立地成佛”照片

  奇怪店主炮制奇怪产品

  狄玉明研发的特殊产品叫“菩提功”,又称“菩提法门”、“大光明修持法”、“菩提中修”,上市时间为1991年。狄玉明宣称这是由西藏塔尔寺传出,融汉、藏多种宗教于一体的特殊气功功法,产品说明书有《金菩提禅师开示(系列)》、《金菩提禅师弘法系列》、《禅修与健康》、《菩提潜能开发(CD)》、《药师佛心咒》、《觉悟之眼看起落人生》、《袈裟》等。

  为让人相信“菩提功”确实是专家研发的高端产品,狄玉明先把自己包装成大唐名臣狄仁杰的后代,后又宣称自己是金佛转世,说什么“狄就是佛,佛就是狄”,将自己与观音菩萨并列,给自己披上“菩提大师”、“金菩提上师”、“金菩提禅师”的外衣,编造自己是“药师佛转世”。同时,狄玉明又在广告词中宣称“菩提功”为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凡修炼“菩提功”者,只要坚持看书、听录音、看录像,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开发遥诊、遥治、预测等特异功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使瘫子走路、傻子清醒、癌症痊愈。

  俗话说“别看广告看疗效”,“菩提功”的修炼效果却与广告词大相径庭,从没听说过有谁因使用该产品而祛了病健了身,更没见过有谁修炼出特异功能,倒是有一百多人因坚信该产品的奇效而不幸身亡。最打脸的是狄玉明的父母分别于2000年和2003年身患癌症去世,享年也均为60多岁,当时的“金菩提上师”早已“功成名就”,为何就不能“遥诊”、“遥治”生身父母的“小疾微恙”?

  尽管该产品质量如此低劣,可号称“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却能够把“杂货店”做得风生水起,这就不能不说说该店主高深莫测的营销手段——

  菩提功布道书籍之一(封面)

  大话蒙人绑定痴迷“客户”

  为使“菩提功”这种怪异产品得以畅销,狄玉明着力打造固定消费群体,挖空心思绑定“客户”。他给自己的“杂货店”起了各种好听的名号,有的叫“报告会”、“传功班”,有的叫“组场治病”,给人的承诺也总是“逐人调理”。为让“客户”铁定相信他是个神,他说自己前世是佛,今生还是佛,走到哪里都有四大金刚抬轿、八大护卫跟从,还说“菩提功”是自己经过18年修行才创立出来的佛家上乘功法,对修炼者有强大的加持力,能迅速赐予修行者以成就,并言之凿凿的胡诌亲眼看见他的巫师从月亮上回来的荒诞故事。然而,塔尔寺十三世宗康活佛的一句话却让这般神话彻底穿帮,活佛说:“我们加持的就是物品,给人加持的就没有,都是骗人的。”

  1999年8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体育总局、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加强健身气功活动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要求坚决取缔非法气功组织,自觉罪责难逃的狄玉明随即逃到加拿大并取得该国国籍,由“气功大师”自我升级为“金菩提上师”。之后,这个“金菩提上师”仍然不忘骗钱敛财,又成立了“加拿大菩提法门协会”,“杂货店”名号叫成了“法会”、“禅修班”,甚至还有的叫“青年领袖班”。他将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盯住国内高收入群体的钱袋子,利用各种手段引诱他们“进店一游”。

  无论“报告会”还是“法会”,狄“上师”都是为的一个“钱”字,所以,“传功”最精彩片段还在聚敛钱财上,而他的“杂货店”也就派上了大用场——

  “菩提功”“点灯”场景

  杂货商品打上虚幻“功力”

  狄玉明敛钱的方式既温柔又生猛,说温柔是让人觉得花钱买了好东西,说生猛是把“杂货”打上“功力”陡然爆出天价。“菩提功说明书”、录音、录像带是练功必备之物,信徒自然要花大价钱当“天音”请回家去;普通袋装茶叶被叫成带功茶,瓶装纯净水成了信息水,普通瓷瓶被叫成宝瓶。胡乱在纸上画出个“佛”字,拿到信徒面前就要5万元;他和老婆穿过的旧衣服也能卖钱,一件体恤衫就要20万元;他用过的海碗拍卖价30万元。2013年,来自唐山的一名女弟子就曾一次性“奉献”给狄玉明300万元,其中一条“师母”的项链就是80万元。

  “法会”上必先忽悠信徒“点灯”祈福,而“光明灯”价格不菲且不等,最低的500元,最贵的竟要16000元。为了进一步控制练习者,狄玉明还对每一名参加法会的人员亲自进行“灌顶”,每人赐予一个法号,要求所有人都一一对他顶礼膜拜,并收取拜师红包,红包有的1000元,有的5000元。所谓的“青年领袖班”、“法才班”虽然学期为半年,但学费却高达每人10万元。

  经过“金菩提上师”如此拆洗,“客户”基本上会被搜刮的钱袋空空,甚至负债而归。但是,这绝不是“上师”最厉害的“发功”,最厉害的却是——

  狄玉明手持树枝给信徒们“灌顶”

  “上师”害人不分男女老幼

  菩提的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然而,自封“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要的却是让更多的人处于痴迷状态。近年来,他在鼓吹“遥诊”、“遥治”功能的同时,又通过互联网对国内信徒进行“遥控”指挥,甚至把罪恶的黑手伸向青少年。2014年7月28日至8月3日,黑龙江省双鸭山、佳木斯、鹤岗的“菩提功”人员在双鸭山水泥厂附近一家个体煤场非法聚会,被双鸭山警方侦破。经查,活动组织者为双鸭山“菩提功”人员孟某。2014年7月3日至15日,儿子岳某曾受其鼓动赴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菩提功”举办的“青年领袖班”学习。此次聚会,孟某特别要求参加人员把孩子都带来学习“青年领袖班”的课程。在参加活动的45人中,竟有11名少年儿童。

  因痴迷“菩提功”而家败人亡者也屡见不鲜。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五组吴菊桂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信上了“菩提功”,一心想修炼出特异功能,不想越陷越深,导致精神失常,于2000年6月22日上午喝农药自杀,年仅46岁,死时手中还紧抱着狄玉明的画像;无独有偶,河北省任丘市庞许庄村张玉树的遭遇几乎是吴菊桂的翻版,他是于2009年5月上吊自杀的,死时也抱着狄玉明的画像。

  无数悲惨的故事控诉着“菩提功”的罪恶,“金菩提上师”绝无菩提之心,更无上师之德,他要的只是一个“金”字,这当是对狄玉明自封“法号”的最恰当的解读。

(责任编辑:一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