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7

两小儿找妈妈(图)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5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鲁沂东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小艾拿着妻子刘洪娟的相片和她离家时留下的字条,哽咽着跟我们说了他妻子被全能神蒙骗离家出走的过程;热切盼望通过中国反邪教网帮他两个不满十岁的小孩找回妈妈。

  妻子原本贤惠能干,他们曾拥有一个美满幸福家

  刘洪娟,女,1985年11月出生于临沂市河东区相公办事处周家庄村,她从小聪明伶俐、懂事勤快。高中毕业参加高考,被一所高校录取,可她感觉不理想就复读高三。遗憾的是,在复读期间她感觉老是头疼,不得不辍学回家务工。

  2005年春,经人介绍她认识了在钢材市场上班的艾某,不久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2007年11月结婚,2008年4月、2009年10月先后生育了两个儿子。2011年初,刘洪娟学习护肤技术,并开了一家护肤店。双方父母身体健康,能够打工挣钱、照看孩子;两个儿子聪明好学、惹人喜爱,家庭和谐幸福、其乐融融。

  “福音”让妻子变得诡异

  2012年春节后,小艾给刘洪娟打电话时,她经常不接。他就去护肤店找她,发现她的手机总是设置静音,她解释说手机铃声或震动会影响工作。他还发现她经常和一个叫王兰的在店里说悄悄话,他一进去,她们显得很局促。很多时候,她不在店里,都是王兰为其看门,每次王兰都会告诉他“她去上门护肤了”。婆婆赶集时,每次路过护肤店,也经常发现刘洪娟不在店里,王兰也总是说“她去上门护肤了”。家人后来才知,是王兰蛊惑刘洪娟迷了“全能神”,刘洪娟实为“全能神”传“福音”去了。

  “耶稣”让妻子为其奔波

  2012年7月的一天晚上,刘洪娟神秘兮兮地对其丈夫说,“有一种‘耶稣’,信了就能够得拯救……”。小艾听后说道,“咱家里没有信神的,我不信那些。”之后,她又三番五次地动员他信那种“耶稣”,但都遭到了拒绝。当时,小艾还不知道“全能神”是邪教组织。

  2012年10月的一天,刘洪娟冒雨骑电动自行车来到其五姨家。她对五姨及表弟分别神秘地讲,“还有两个月就到‘世界末日’了,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拯救……”。并留下了一本《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让他们好好读读。几天后,刘洪娟又去找他们,要求他们信“全能神”。其五姨及表弟都极力反对,“我们不信那个,你也别信了,都是骗人的。”刘洪娟悻悻地说,“好,我也不信了。”刘洪娟灰头土脸地要了那本书走了。

  刘洪娟越来越忙了。俩儿子在幼儿园上学,以前都是她按时接送,渐渐地接孩子的时间也没有了,经常电话通知其婆婆去接送;家务也没有时间做了,总是早出晚归。

  妻子拿2万元欲“奉献”给“全能神”

  2012年12月21日,大雪。早上起床后,小艾就去钢材市场除雪。除完雪后,他回家换衣服,发现没有带家里的钥匙,就去护肤店里找其妻子要钥匙。

  纳闷,护肤店竟没开门。他在门前等了一会,刘洪娟就急匆匆地来了。他看见她手里提了一个包,就问她,“你干什么去了?”她吞吞吐吐地说,“听人家说,钱放在银行里不安全了,一早我就去银行了,银行一开门我就把存款取出来了,2万元。”因为小艾想抓紧回家换衣服,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不安全”,就拿了她的钥匙和装2万元现金的包回家了。(以后才知道,当日是“全能神”的“世界末日”,刘洪娟取钱是为了携款去为“全能神”“尽本分”。)

  妻子突然失踪“传福音”

  因为大雪,当天钢材市场没有生意,老板就让小艾等人提前下班。下午2点多,小艾来到了护肤店,可店门又是紧闭。他就给刘洪娟打电话,可是手机关机。他就急忙回家看看,发现她的手机在家里。他又抓紧打电话问岳父,岳父说刘洪娟没回娘家。小艾预感到不妙。

  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小艾从家里到店里、从店里到家里,这样跑了十几个来回找她,逢人就打听,但一直没找到刘洪娟。小艾又打开她的手机,对其手机里的客户逐一打电话,可是都说没有见到她。同时,双方家庭人员都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寻找刘洪娟,但杳无音信。

  第二天早上,小艾和刘洪娟的弟弟只好一起到当地派出所报了警。之后几天里,仍撒开人马继续寻找,一个小区一个小区打听、一家一家询问。双方家人心急如焚、不思茶饭、难以入眠。小艾怕孩子承受不了,就瞒着两个孩子,哄骗孩子说他们的妈妈出发,几天就回来了。

  2012年12月28日,小艾正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寻亲时,他接到了自己爸爸的电话说,“警察来了,抓到刘洪娟了,你回来吧!”

  据民警介绍,12月26日,刘洪娟伙同他人正在一社区散布“全能神”反动谣言时,被群众举报,并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

  “刘洪娟是‘全能神’人员。”亲朋们担心了一周、折腾了一周,尽管人找到了,但大家都惊愕了,刘洪娟因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被行政拘留15日。在刘洪娟被行政拘留期间,小艾等家人去探望过两次,她一再表示:“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信了”。(刘洪娟只是说“不信了”,但是不敢说“不信‘全能神’了”。)

  妻子煞费苦心躲避家人只为“全能神”

  刘洪娟被拘留期满回家后,其亲人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她再次被“全能神”拉下水。小艾更是高度警惕,时时监护,不敢马虎。护肤店不能再开了,小艾就带她一起在钢材市场打工,早晚一起上下班。他细心呵护、耐心教育、不敢松懈。

  转眼两年过去了,眼看刘洪娟变得正常了。可是,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刘洪娟赶集回家后,鼓足勇气对其丈夫说,“在集市上,遇见了一个‘姊妹’(‘全能神’的人),她说这段时间很紧,原来‘信神’被行政拘留过的都得判刑,让我必须出去躲一段时间。”小艾听后说,“你不信‘全能神’了,我们天天在一起,那些跟咱们没有关系了,纯属无稽之谈,不要听信谣言。”刘洪娟不再吱声。

  2015年秋,刘洪娟与老板发生了口角,不想在钢材市场上班了。为了监护好她,决定和她一起离开钢材市场,并一起开了一家儿童玩具店。小艾回想,当时是刘洪娟找茬离开钢材市场的,意欲躲避他的监护。

  2016年春节后,刘洪娟郁郁寡欢,几次告诉小艾,她不想开玩具店了,想去某超市上班。小艾想,现在她已经回归了,应该没有问题了,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于是,他们关了玩具店,刘洪娟去了某超市上班,小艾租了块土地,开始建养牛场养牛。

  妻子以离婚要挟脱离丈夫的监视

  当年的9月份,小艾有几次给刘洪娟打电话,她老是不接电话,甚至等几个小时后才回电话,她解释说“去其他超市帮忙的”。小艾觉得很不正常,遂找她的经理落实。其经理说:从来没有派刘洪娟去其他超市,而是最近半个月她几乎天天请假,理由是与丈夫闹矛盾了。事实上,夫妻没有闹矛盾。

  回家后,小艾就质问刘洪娟为什么不在超市,刘洪娟却理直气壮地说,“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信任,那我无话可说!不行离婚!”

  为了好好过日子,小艾只好好言相劝。并要求超市辞退了她,她又回到了家里,他天天带着她一起去养牛场。

  几个月过去了,2017年春节后,刘洪娟又经常央求其丈夫,说自己不信“神”了,想去某某超市上班,并已联系好了,小艾只好勉强答应了。

  4月15日晚上,她又十分恐惧地对小艾说,“这段时间很紧,原来‘信神’被拘留过的都得判刑,我们两个一起出去躲一段时间吧。”小艾不耐烦地说,“不用,你又没有再信‘全能神’,不要担心。”但是,看着妻子受惊吓的样子,小艾就应付道“过段时间再说”。

  4月19日早上,刘洪娟对其丈夫说,“某某超市的工作昨天我已经辞了,不去上班了。”他无奈地说,那我们一起去养牛场吧。接着,她又说牙疼。他就马上带她去卫生室看医生,并拿了药。回家后,吃完药,她又说还是牙疼,不能去养牛场了,想中午去娘家看看,明天再去养牛场,小艾正就勉强答应了,自己去了养牛场。

  妻子为“全能神”丢下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当天傍晚,小艾像往常一样回家后,看见桌子上有两张分别特别标注了“娟留”和“妈妈留”的字条,他木然了!回过神来后,他发现其中一张写满了正反两面,是留给他的,另一张是留给两个儿子的。

  字条写道:我不想连累任何的亲朋好友,不想再被抓,不想被判刑。我在外打工一段时间,等不紧了会回来的。怕出去一时找不到工作,我把发的工资(4000多元)、家里的400元和农行卡1100元、工商卡2000元带着了。不用找我,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生活,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一人入邪,全家遭殃

  此后,刘洪娟的家人再次踏上了漫漫寻亲路。年迈的两对老人日不思劳、夜不能寐,妈妈和婆婆更是常常以泪洗面、精神恍惚、思亲成疾;丈夫小艾寻亲、养家,当爹、当妈,被煎熬、折磨得已不成样子!更让人痛心的是年幼的两个儿子思母心切、无心学习,尤其是小儿更是整天少言寡语、闷闷不乐,甚至有些自卑,他们曾画了一幅铅笔画,画上写着“妈妈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字样。

 

 

  刘洪娟,你的两个都不足10岁的儿子,天天盼着念叨着妈妈,他们离不开你!难道这就是给丈夫、孩子带来的“福音”吗。你看着他们痛苦的期盼,你还能在外呆着吗,快回家吧!春节也快临近了,别再漂游在外了,尽快回家和盼等你的丈夫以及两个可爱的孩子团聚吧。

(责任编辑:孙鹏)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