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8

“摄理教”悄然渗入新西兰校园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noted.co.nz 令叶(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新西兰深度新闻报道网站noted.co.nz 7月16日刊登《我是怎样离开邪教的:逃离邪教摄理教》,披露一名摄理教前成员被骗入教、遭受折磨、逐步认清邪教面目以及脱离邪教的过程,呼吁民众提高对邪教危害性的认识。

 

该网站头版头条位置报道

  摄理教是一个基于韩国“弥赛亚”(Messiah,圣经词语,天主教译作默西亚)教义的宗教,该教教主郑明析曾因强奸罪等罪名被判十年刑期,而今该教却已悄然渗入了新西兰的大学校园、中小学校和主流教堂。

  卡罗琳·凯利博士在奥克兰大学担任牧师。她说,她认识的那些从摄理教脱离出来的年轻女性不愿谈论她们的经历,但愿意分享该教派一位前成员写的这封信:

  在加入摄理教之前,我是一个坚强、独立和自信的15岁女孩,因为生活环境,我失去了一位我非常亲近的人。我的脆弱和悲伤使我相信一个我不太了解的信仰体系;令人遗憾的是,它被证明是操纵性的、危险的,而且在心理上是有害的。

  该教教主郑明析被判犯有强奸罪和侵占罪,而这一信息被隐瞒了,其追随者对此一无所知。相反,该教还把他描绘成其口中的圣徒。经过反思,他的教诲只是为自己的目的服务。

  对我来说,在摄理教的第一年感觉很棒。我认为我是在追随第二次降临的复活的“弥赛亚”(救世主耶稣),我再高兴不过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朋友和家人隔离开来,我的健康和学习都变得更糟了。由于在摄理教的期望是无法实现的,我觉得自己似乎一直在非常努力去实现这些期望,最后却失败了。我不仅自尊心低下,而且由于睡眠不足,有了幻听和幻觉。对“罪恶”、“地狱”和“悔改”的恐惧,使我无法表达自己,令人遗憾的是,我诉诸于自我伤害。

 

  大学校园是摄理教最喜欢的招聘场所。

  当我18岁的时候,我开始远离他们的教诲(教义)。当被告知我不应该在摄理教以外有朋友时,我很生气。由于我童年时最好和最支持我的朋友不是教会会员,这引起了一场内部冲突。而且,由于我不再被过度劳累、睡眠不足和难以跟上的教诲所困扰,我意识到摄理教是不正常的,不是好东西。

  2016年10月,我离开了摄理教,不久之后,我患上了精神疾病。我被诊断为犯有短时精神障碍,大约三个月后才好转。这段精神病的发作表现为偏执狂-认为每个人都在关注和谈论我。我有幻觉,我以为我在电视上听到的每一件事都是关于我的,都是在某种程度上把人们置于危险之中的。我无法分辨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

  我多次试图报警求救,因为我被灌输了这样的信念:我是个可怕的人,离开摄理教会下地狱。我甚至很难信任我的家人,我很害怕我的同父异母-我的兄弟们,这主要是因为摄理教不断对信徒的思想固化:拥抱我的兄弟们,我的父亲-和异性有任何关系-都是有罪的。

  我非常感谢我的家人,他们支持并帮助我度过了这个难关。我妈妈请假帮助我康复,在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的帮助下,到2017年1月底,我又恢复了健康。走出任何邪教都是非常困难的,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选择之一。我现在觉得,我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做正常的日常工作,而不用担心“下地狱”之类的鬼话。至关重要的是,要提高对这些教义对民众及其家庭健康破坏性影响的认识。

  摄理教的成员们看上去非常和蔼和体贴,而且他们通常也是这样的。他们的真诚和善良反而被利用,从而被拉入了邪教。他们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是操纵性和破坏性的。这是令人担心的,当他们真诚地认为自己是在帮助人们和拯救生命时,他们只会带来破坏,家庭分裂,造成心理伤害。当然,他们也陷入了被灌输和遭受心理虐待的怪圈。对他们来说,这是很难离开的,因为他们真诚地相信摄理教给了他们真相,而且摄理教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他们去招募和教导可能成为新信徒的人们。在摄理教内部,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表现得好像他们在成功的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事实上,大多数成员在摄理教时都在心理上挣扎,尽管这表面上看不出来。

  摄理教提倡这样一种观点:当一个人未能达到高层次时,肯定是他们自身出了些问题。实际上,这些标准是不现实的。直到我离开摄理教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不是唯一一个在心理上挣扎的人。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