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8

“全能神”人员因何对邪教缺乏认知(图)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4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曾展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邪教具有散布谬论、教主崇拜、活动诡秘、骗敛钱财、危害社会等特征,表现出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的罪恶本质。“全能神”就具有这些特质。那么,“全能神”信徒因何对其邪教本质缺乏理性认识呢?从众多案例所涉及不同人群的特点来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邪恶的“全能神”

  一是社会阅历较浅,对邪教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加入“全能神”者,有一部分是在校学生或刚毕业的大学生,因年龄偏小,社会经验不足,缺乏社会阅历,受家人或亲朋好友蛊惑,刚开始可能抱着好奇心理,久而久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沉迷其中而不自知。陕西省一位姓宋的农民有两个孩子,女儿上初中,儿子上小学,原先学习都很好。但自从宋某迷上“全能神”后,又把两个孩子拉了进去,欺骗孩子说信了主会无师自通学习成绩也会飞速前进,结果缺使孩子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直至退学,最终葬送了孩子们的学业和美好前程。

  二是文化层次不高,容易轻信其歪理邪说。“全能神”邪教组织精心编造了一套“国度时代”、“世界末日”、“劫难说”、“天国说”等歪理邪说,有一定文化层次的人会对他们这些荒诞离奇的言论产生置疑,有一定的免疫力。“全能神”传教人员会利用诸如“飞鸽传书”、“鸡生字蛋”、“白磷写字”等所谓的“超自然能力”的欺诈手段装神弄鬼,以此来证明“全能神”的神通。然而,在教徒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只有小学或初中文化水平,甚至文盲、半文盲,他们对这些现象不能用科学的方法加以解释,对他们的伎俩无从识破,被他们的言辞说教所欺骗和蒙蔽,从而失去自我,失去理性,教主的神圣性和权威性便由此确立。据2014年7月3日南方农村报和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在“全能神”组织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成员约占81%,中专和高中占15%,大专和本科以上仅为4%,可见,信徒整体学历水平较低。(《40位全能神信徒家庭现状调查 有人称家人为恶魔》)

  三是对宗教和邪教的区别认识不清。一部分“全能神”人员认为信仰问题是个人的权力,分不清宗教和邪教的区别在哪里,认为自己所在的教派也是宗教的一种,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全能神”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给自己披上了宗教的外衣,行邪教之实,一部分邪教徒误以为是参加正常的宗教活动,而不明白自己已误上了贼船。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孙友平前妻李莫英,1997年被一自称是传教士的中年妇女拉拢说“全能神”是凌驾于基督教之上的神教,说信教可以取得神的庇佑,并给李莫英《全能神你真好》、《你听见神的声音吗?》等书,从此,李莫英一步步加入了“全能神”,经常在家里组织教徒们聚会并拿着家里的积蓄供他们吃喝,孙友平无法忍受,1998年1月,在他们聚会时轰走了信徒们,李莫英气急败坏拿起锄头朝孙友平的后脑勺砍去,致其头部严重受伤,并留下了时常头疼的后遗症。不久,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李莫英从此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孙友平恨透了“全能神”邪教,他说,“‘全能神’是披着羊皮的狼。老百姓信教本来想求得平安健康,寻找精神寄托,而最终却被‘全能神’邪教坑骗,他让我妻离子散,毁了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四是满足了低收入群体治病、免灾等某种精神需求。据台州市反邪教协会2015年4月对临海、温岭、三门、仙居、天台等地的“全能神”调查,低收入群体占组织成员总数的80%以上。(揭秘台州“全能神”参与者:多为生活贫困家庭不顺者)农村一部分群众往往因为自己收入较低,在面临健康和平安方面的问题时缺乏安全保障,“全能神”组织就在治病、免灾方面大肆渲染自身能量,鼓吹“信主能治病”,只有加入他们的组织才能一年四季“保平安”,并用一些所谓的“神迹”或幻术愚弄群众以投其所好。一部分“全能神”人员当初也正是冲着这些,认为只有加入这个组织才能强身健体、消灾避祸,否则会厄运降临,自身对该组织产生了强烈的精神寄托和依赖。哈尔滨市阿城区的陈容,在其凤姐的影响下成了一名“全能神”信徒。 2011年11月的一天,孩子突然发高烧,她本想立即送医院治疗,可是凤姐却说孩子有病那是陈容身上的“罪业”没有消除,只有“罪业”消除了孩子的病自然就好了。陈容按照她说的坚持外出“传福音”,回来就做祷告祈求“神”能保佑孩子平安。但是,孩子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陈容的母亲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背着她把孩子送到医院进行治疗,孩子的病这才好转。陈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听着孩子睡梦里呼唤“妈妈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呀”!她突然醒悟了,抱起孩子放声痛哭。孩子生病差点送命的事实让她彻底认识到“全能神”太坑人了。

  五是受到精神控制,是非不明、善恶不分。“全能神”组织为使成员对教主绝对忠心,以种种谎言骗局、心理暗示等手段对其成员实行“洗脑”、“去尘”,同时,采用一些仪式让教徒发誓言、下毒咒等,从而进行有效的精神控制。“全能神”往往通过让信徒坚持参加“宣誓”、“祷告”、“聚会交通”等各种活动,活动采用“唱诗、跳舞、吃喝神话”等方式,久而久之达到对个体“移情易性改观念”的目的。通过不断的精神灌输,把“要你信”在潜移默化种变成了“我要信”,从而,丧失了对所在组织的理智思考和独立判断的能力。辽宁的关秀勤曾说,儿子流露要退出“全能神”的意图后,“排带领”(“全能神”内部领导职位)威胁儿子说,“我们已经向真神发了誓的,肉身属于教会,要是有人背叛了神,神就会让他成为犹大下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吓得儿子不敢再有“大逆不道”的想法了。

  当然,还有一些信徒受到从众心理、社交圈子等其它因素的影响。总之,一些全能神教徒之所以对所在组织表现的执迷不悟、死心塌地,主观上是因为受到自身在认识层次和领域上的严重局限,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客观上则来自该组织在其精神世界上的深度侵蚀。基于此,有相当一部分全能神教徒很难看清该组织的邪教本质和真实面目,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被“全能神”组织利用的棋子和工具,不仅自受其害而不知,而且损害他人和社会而不觉,具有一定的顽固性和持久性。从事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的同志,在坚持打击和教育转化并用的前提下,还要结合每个邪教成员的具体情况分门别类、因人施策、对症下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们迷途知返,促使他们彻底认清“全能神”姓“邪”的真面目,也才能最大限度地提升工作成效。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