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8

“全能神”是害人的坑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4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孙诚君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家是温馨的港湾,人生的驿站,拥有一个惬意和美的家是幸福温暖的。如今,当我想起“家”,心中就如刀割般刺痛。

  2012年年初,我被诱骗进“全能神”邪教,这个期间我经历了人生最荒诞最痛心的过程,原本温馨和睦的家因为“全能神”的出现而支离破碎。如今我要以我的不幸告诉大家,“全能神”是害人的坑,吃人的魔,毁人夺物的邪恶组织,千万不要踏入“全能神”这个坑,是它,害的我失家毁财,妻离子散。

  误信邪说,踏进歧途

  我是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东兴街道的居民。我和妻子张萍(化名)于1989年冬相恋并结婚,婚后,家庭生活普通殷实,第二年我们有了自己可爱的女儿。天有不测风云,原本这样一个令人艳羡和美的家庭,由于我痴迷“全能神”,一切都发生了变故。

  2012年初冬的一天,小区里张嫂神秘地来到我家,说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们,“人类即将毁灭”,“老天爷已经降临人间,要来拯救人类,这个老天爷是一个女人,已化身为基督来到中国,被称为‘全能神’”,只有听“全能神”的话才能留在国度里,享受神仙般的生活,拒绝她的人将会进入硫磺火湖,永受苦难。并且给我们家留下“全能神”的光盘和“全能神”书籍。张嫂告诉我们说,是因为我们家“人品好”,是“神选民”,她才来“传福音”的。妻子对此却不以为然,劝我不要轻易相信,世上哪有什么神仙“救世主”?而原本就信神信鬼的我虽没信过基督教,但“老天爷”却是口中常叨念过的,加上张嫂说的有枝有叶我对此深信不疑。万分感激的我迫不及待地写了绝对保守秘密的“保证书”并发了永不叛教,不然全家死光光的毒誓。

   

  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揣摩深读,我对“全能神”的邪说深信不疑,并积极在亲朋好友中“传福音”、“救度世人”。这期间我在“全能神”邪教组织的要求下开始四处散播歪理邪说,动员人们赶紧加入,逃离灾难。

  深陷泥淖,毁家失财

  “全能神”有一个《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其中第三条规定,“神选民”有义务向“神”纳贡、“献祭”,奉献越多,修为越高,钱财要由“神”来管理,神家的财物只有“女神”和祭司能享用。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为了满足“女神”和祭司的享用,获得“神”的庇佑,为了保证自己能顺利进入“天国”,享受幸福,我瞒着家人开始不断地向“全能神”组织“奉献”“祭物”,我把与妻子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钱物源源不断地奉献给“全能神”组织,前后奉献了十余万元财物。

   

  为了躲避灾难来临的时候,不受到应得的惩罚,我只有加倍努力“作工”、尽本分才能以示我的虔诚。为了“得人”,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我不再努力工作,每天幻想着“千年国度”的美景,一心扑在“全能神”上,白天在家听讲道录音、看光盘,晚上则不辞辛苦挨家挨户地拉拢他人入教。我本患有心脏病,外出传“福音”时常会感到胸闷、呼吸困难,水肿,走路困难,头痛、头晕,但为了能早日得到进入“天国”的“门票”,我相信“全能神”,“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只有“站得住熬炼”,才能被“神”“称许”。我将自己的生命置于身外,甘心为神舍掉一切,甘心为神忍受一切。就在我觉得离“天国”越来越近的时候,在一次“传福音”途中我晕倒在路上。幸亏好心的路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把我送进医院,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像。

  由于我的努力表现,受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赞赏,经上级“考核”,一心想成为“众长子”的我被任命为教会“带领”。我更坚定地认为,信“全能神”是正确的选择,只有为“全能神”付出的越多,自己的“层次”才能越高。由于我把全部身心用在“全能神”的“吃喝神话”上,亲朋好友不再与我往来,家中的一切都抛诸脑后,我也不再与他人来往,昔日里热热闹闹温馨和谐的家庭氛围不见了。妻子见我对家庭不闻不问,并且孩子念大学的钱被我拿去奉献给了“全能神”。妻子忍无可忍,愤怒地说:“你不要上当受骗了,哪有信了神,不顾家,不好好过日子的?”劝我赶紧收手。而我却振振有词地说:“信了‘全能神’,保佑全家平安,将来地球毁灭之时全家就能上天堂”。妻子说:“你不要傻了,电视上说了,‘全能神’是邪教”。我说:“那是大红龙的污蔑,是迫害‘全能神’”。见我十头老牛拉不回,妻子找来我的父母上门规劝,可每次都无功而返。在我眼里,“那些舍不得父母,舍不掉亲情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我必须放弃亲情,才能得到“神”的眷顾,要舍弃家庭,摆脱这些不信“神”的魔鬼、撒旦。结果,我和妻子的矛盾越来越深,越来越难以调和,两天一争吵三天一打架已成家常便饭,直至最后冷战。

   

  忍无可忍的妻子绝望地向我提出分手。当时的我一心向神,坚定不移,认为离婚是解脱,是进入“神界”的开始,是求之不得的,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无奈,妻子悲伤地落了泪。家产均分,女儿归妻子抚养。自此,我更加痴迷“全能神”。

  走出阴霾,重获新生

  2012年12月21日,惴惴不安的我经过一夜的祷告,望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夜黑三天的“世界末日”没有出现,“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纯属子虚乌有,迷茫的我开始动摇了,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上当受骗了。但这仅仅是一丝的怀疑,很快“全能神”就自圆其说,说什么是因为“全能神”的慈悲,不忍心人类的毁灭,已经推迟了“世界末日”。惧怕“神”的惩罚的我,又振作起精神,继续沉迷在“国度操练”、“ 国度福音”中。

  2014年9月,当地反邪教志愿者找到我,帮我分析邪教的危害。噩梦醒来,我开始反思曾经走过曲折的歧途。我终于看清了“全能神”的真面目,它是一个彻头彻尾披着“神”外衣,害人敛财的邪恶化身,我痛恨“全能神”!是“全能神”让我过着非人般的生活,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在我追求虚无的“灵肉得救”下,妻离子散,散尽家财,还险些丢命。

   

  脱离邪教后的孙诚君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