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8

扒一扒释清海来源不明的巨额财富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17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吴用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8年8月13日,“德国之声”网站登载文章指出,在德国等地开办“爱家”素食连锁店的“观音法门”头目释清海,巨额财富来源不明。这位身穿草皮,自封“无上师”,自诩有“大神通”、可“穿越过去未来”的富婆,一头金黄色头发,在美国化名“爱神”(Celestia De Lamour),控制着全球的追随者,以敛取钱财。她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拥有不少资产,富得流油。她的财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教导别人过绿色素食的生活,释清海自己却是追求物质享受

  装扮“时髦女郎”诱来的

  过着海派生活的释清海,喜好走“国际路线”,人老珠黄了,还将自己打扮成时髦女郎,并设计了一系列时装,冠名“天衣”“圣衣”,登上了巴黎、纽约、伦敦的时装秀。她偏爱糖果色的飘逸丝织品、精致的帽子以及定制雨伞。为获暴利,全套“天衣”系列价位高达11250美元,一般信徒买不起。这还不是最贵的,有境外媒体称,释清海向追时髦的信徒兜售“天衣”,每套5万元人民币起价。研究人员指出,“对于特别富裕的追随者,‘无上师’则为他们设计了一款镶嵌着钻石的阴阳袖扣,价格是750美元”,以此榨取信徒钱财。不少信徒因买这类高级“天衣”花掉所有积蓄,过上了清苦日子。如《观音法门葬送了一个幸福家庭》中的湖南人许燕,被骗入“观音法门”后,前后从存折里取了九万多块钱,拿去买了“天衣”、“天饰”以及每本120元的《带我回家》等邪教物品和书籍,花光了丈夫做泥瓦工辛辛苦苦得来的血汗钱。许燕信奉“观音法门”害惨了家人,丈夫因长期吃素身体虚弱,从梯子顶上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右手四指粉碎性骨折,再也干不了泥水活,没办法在城里养家糊口,只好回到湖南老家,靠着种田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温饱。儿子失去了良好的学习环境。全家人的幸福生活被“心灵法门”毁掉了。

  打着“环保”旗号蒙来的

  释清海“追赶时代新潮流”,打着“生态环保”旗号蒙混人。她以绿色环保组织自居,扯块“素食救地球”“环保救地球”遮羞布,掩盖其邪教面目。她一边举办“素食拯救地球”“开办素食餐厅”等所谓的“环保”活动渗透邪教,一边以“环保”的名义开办“爱家国际连锁餐饮(Loving Hut)”“天体店(Celestial Shop)”等大肆敛财。释清海“从台北开到墨尔本、圣何塞,遍布全球”的素食餐馆,大多由痴迷的信徒出资,自己只是以教主身份持“干股”,专做只赚钱不赔本的霸王生意:餐馆赚了钱上交“上师”;亏了本信徒倒霉。很多信徒因此破财又丧命。如,家住在漳州市龙文区的蔡红,去泰国拜佛时,受人蒙蔽,误入“观音法门”。她虔信“清海无上师”的“素食环保”,开办爱海素食餐馆,要求儿子和家庭工厂的工人吃素食,购买“文化衫”、小饰口、释清海画像以及大量“素食救地球”挂图、书籍、音像制品,花费56万元。另外,蔡红还“供奉”给了释清海135万元。不曾想,如此大方“出血”的结果是,蔡红不仅没有得到“无上师”的“福报”,而且于2009年7月10日在宣传“观音法门”时遭遇车祸死亡,悲惨结局令人叹惋。

  某媒体揭露释清海内幕

  披着“慈善”外衣套来的

  释清海是一个精明狡诈的女人,她披着“世界知名的慈善家”的华丽外衣,貌似做慈善,实质在为“观音法门”打广告,大肆销售邪教产品获取利益。对她的这个“变脸”小把戏,美国网友杰米·福利(Jamie Foley)用大量事实揭开了释清海“慈善”面纱下的邪恶面目。他指出,清海的信徒喜欢大肆宣传该组织的慈善工作和捐献来吸引关注。在引发别人钦佩的同时,这种捐赠还有另外一层目的,那就是为该组织打广告。释清海向慈善事业捐赠的资金来源,已被批评界人士认定是她零售产品得来的。释清海口是心非,她坚称不接受任何捐款,其实一直都在接受他人捐赠和“奉献”。各地的打坐中心基本上靠捐赠来维持,物业有时候也是捐赠的。她鼓励信徒买她的书去捐助他人,其真实用心是为了赚取卖书钱。有资料证实,“观音法门”在各地开立银行账户供信徒们直接“奉献”,1993年仅洛杉矶分部就入账395518美元。据美国国家税务局数据显示,洛杉矶分会2008年有3100万美元的进账,都是以捐款和赠款形式上报的,几乎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洛杉矶的清海电视台,她一年的收入是5500万美元。

  贪得无厌的释清海还打着“祛病健身”“不药自疗”等幌子,变相索取奉献金。如,家住北京市顺义区首都机场小区刘淑丽,2002年怀着祛病健身的目的加入“观音法门”,希望通过修炼“观音法门”,靠素食、不吃药、打坐自疗康复,结果被骗150万元。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医药站退休职工董淑杰, 2006年至2009年间先后给清海无上师“供奉”2.7万元。她们被骗空口袋后,生活拮据。事实证明,释清海不是积德行善,纯粹是为了骗钱害人。

  半佛半麦当娜的清海无上师向圣何塞的新移民许诺“即刻开悟,一世解脱”

  挂着“修炼”幌子骗来的

  释清海以“修炼”为幌子,“附佛敛财”。“观音法门”的练功(禅修)方式极似人们诟病的瑜珈,分单独打坐和共修两种形式“修炼”。打坐,即要求信徒每天至少打坐两个半小时。释清海忽悠信徒说:“按观音法门的方式打坐可以治百病”,实现“不药自疗”。 殊不知,谁信这话谁倒霉。如湖北省十堰市房县环卫所的退休职工程道菊,她2006年9月加入“观音法门”,相信“不药自疗”,打坐练功,患病不再吃药。2011年春节前,程道菊突发心脏病死亡。共修,即为数人或更多人集体坐禅(打坐)→然后念号(“清海无上师”也称五字真言)→听经(听清海开示或录音,或看清海开示录像巩固信徒对“观音法门”的盲目信从)。释清海拥有数百家打坐中心,还到处建立“共修”聚会点,为信徒“印心”,颁发“证书”,交流修行体会,精神控制信徒。释清海称跟着她“虔诚修行可以成佛”,诱骗信徒都来“修炼”。“修炼”就是听佛音、诵佛经、打坐静默。就得买释清海的书籍和小册子,以及指导修炼的音像制品,还得参与“印心”,繁琐的手续中得出一些“成本费”。研究者发现,宣传释清海的光盘“卖给对组织感兴趣的人只要10美元,但是卖给内部人员却要28美元甚至30美元”。 有痴迷者甚至花费数十万元购买这些“修炼必备品”,如漳州市龙文区的蔡红为此花费56万。

  “观音法门”网站售卖释清海的音像制品

  出售“法器”物件诓来的 

  释清海称自己等同于释迎牟尼、耶稣、安拉真主等,为自己封了个“无上师”、“明师”头衔。并狂妄地吹嘘“如果我不是佛,其他任何人再也无法成佛了”。释清海神话自己,谎称自己加持过的物件是“法物”,有助于修行上层次,最终成佛,骗得信徒狂热的购买,让自己的钱包鼓胀起来。在释清海蛊惑下,信徒把她的照片、小饰物、服装等看作是无所不能的“法器”,不惜花费几千元、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争购。如2007年在台湾一次禅修“法会”的5天时间里,大量兜售法物,就有近1亿元新台币轻松落入释清海的口袋。国外研究者指出,“‘无上师’则不同,她已经开始做起宗教纪念品的生意,从她的沃尔沃轿车到旧手帕,所有东西都可以拍卖。”“根据圣何塞餐馆中的一位信徒描述,上师的形象就是一位大卖家”。释清海曾经的虔诚信徒崔西这样评价她:“释清海已经有了上千的奴隶,并且得到了所有她想要的权力和金钱。”“追随者们表面上笑的很灿烂,好像很快乐,但他们实际上正在受骗挨宰。”根据是,“一盏名叫‘万物合一’的灯,材料主要是木头和米纸,才2160美元呢”。释清海还恶心的高价兜售用过的物品,如清海用过旧鞋1双40万,1小磁瓶10万。她的无耻敛财,引起信徒家庭不睦、造成一系列不安定的社会问题。

  释清海在英国布赖顿市的“爱家”素食店

  开办“企业”养教捞来的

  释清海发挥信徒多、成本低的有利条件,开办企业,以商养教。“观音法门”以所谓的“素食拯救地球”环保活动为幌子,开办“爱家国际连锁餐饮( Loving Hut )”,伊甸园易购网、天体店( Celestial Shop )、“天衣天饰旗舰店”等,疯狂从事扩大组织、聚敛钱财的非法活动。“爱家”(Loving Hut)素食连锁店扩张速度很快,“心灵法门”也被批评者称为“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邪教组织之一”。面对记者,释清海曾高调“展示自己56家素食餐馆老板的身份,(素食餐馆)从台北开到墨尔本、圣何塞,遍布全球”。释清海的“爱家”全球连锁店在英国、欧洲、美国、俄罗斯、东南亚、非洲、南美洲和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悉尼、墨尔本以及珀斯等)都开有分店。有外媒披露,最近四年,释清海在美国、澳大利亚、德国和南美洲等地开办起200余处“爱家”素食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素食连锁店。这些连锁店大多由信徒出资,走的是高档路线、赚高额利润。赚了归“无上师”,赔了信徒认栽,背后的老板释清海坐享其成,永远都是赢家。值得注意的是,释清海从1989年开始,其信徒以旅游、探亲、投资办厂为名,频繁入境潜入福建、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以合资、独资办企业为名“经商养教”。开办如“鸿运村房地产”、“绿色天食”、“绿野仙踪”素食店等聚敛钱财。

  释清海对钱财的贪婪欲豁难填。其敛财术诡异多样,敛财数额大到不可想象,连外媒都惊呼其“巨额财富来源不明”!我等再“扒”也只是皮毛。不过,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信释清海那一套,管好自己的钱包,配合公安机关依法打击“观音法门”,齐心协力把这扇邪恶之门堵死。

(责任编辑:兰叶草)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