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8

在科学教内的生活与奴隶无异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28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lick.de 唐微微(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瑞士《一瞥报》(Blick.de)2015年4月16日报道称,两名科学教退教者控诉,在科学教内的生活与奴隶无异。

   自从科学教在巴塞尔公开巨型神庙后,就受到了多方责难,其中就包括了该邪教的前成员。科学教让他们失去了工作、积蓄、家人。现在,其中的一些退教者奋起发声。

  事情发生在九天前。新的科学教巨型神庙在巴塞尔公开亮相。占地4600平方米,几乎是苏黎世的两倍,有150多名工作人员。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昨天,一瞥报报道巴塞尔人正在抗议这个伪教会的新总部。现在退教者站出来发声:两名退教者讲述了他们是如何深陷科学教魔掌,后又成功逃脱的。

  露西亚·K,59岁,受邪教裹挟7年

   

  图:露西亚·K(59岁)—受邪教裹挟7年:她吓坏了。

  这位巴塞尔人是在32年前离开科学教的。“现在他们想在这里开放一个巨大的寺庙。”这名办公室文员说。1976年,她在街头被科学教信徒搭讪的时候只有20岁。“我当时很害羞,他用人际交往课程吸引了我。”很快露西亚就成为固定会员了。“我当时确信自己是在为社会做贡献,”她说。两年后,这位年轻的女士就辞去了办公室的工作,为科学教全职打工。她回忆道:“我们经常不得不从早上9:00工作到晚上23:00,每周七天,只赚一点点微薄的工资。跟奴隶一样。”这样的流程吓坏了她,而且她在组织中也越发觉得不舒服。7年之后的1983年,她逃脱了。“如果我能阻止更多的人加入科学教,我会很高兴,我不希望任何人遭此不幸。经济上受到剥削,心理上还对他们产生依赖。”

  勒内·克拉兹,55岁,受邪教裹挟14年

   

  图:勒内·克拉兹(55岁)—受邪教裹挟14年:“科学教花了我16万法郎。”

  陷入邪教魔掌时他22岁——当时是1982年。“一场严重的事故后,我用美沙酮(一种止痛药,常用作吗啡的替代品)缓解疼痛。停药时,我很焦虑。”如今已经55岁的勒内说。当他在街头遭遇科学教徒搭讪时,他的精神状态已经达到极限了—加入了科学教。之后他为了一个课程支付了8000法郎,还不允许上课。1991年他退出了:“我觉得被愚弄了。”13年后,克拉兹接到一位老熟人的电话,“他邀请我参加巴塞尔科学教13周年庆典。”他去了—又一次被科学教引诱了。“当汤姆·克鲁斯在2004年获得英勇勋章时,我甚至去了英国观礼。”2007年,为了科学教他甚至抛弃妻子。这是至今都让他非常后悔的决定。“从某一时刻起,我的怀疑与日俱增,而且我意识到,全都是为了钱。”2009年他终于退教了—没有工作还背负着沉重的债务:“科学教花了我16万法郎。”

  Blick.de(瑞士《一瞥报》)是瑞士著名综合性媒体,在纸媒日渐衰落的今天仍然保持着全国第一的发行量。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