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连载一:同修之死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脱离“法轮功”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9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en Hurley 梦园(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揭示:本·赫尔利(Ben Hurley)是位澳大利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务区认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陷入“法轮功”并积极参与“法轮功”举办的各类活动,特别是参与创建《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随着时间的推移,赫尔利逐渐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促使他决心与“法轮功”一刀两断。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赫尔利鼓足勇气,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开了三年前脱离“法轮功”时所著长文(原文标题:《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Me and Li?—?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为摆脱“法轮功”在澳洲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赫尔利现移居中国台北。中国反邪教网今日起陆续连载此文。

  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

  原作者备注:本文写于大约三年前,当时我刚刚下定决心与冥想组织“法轮功”断绝关系。我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鼓足勇气将此文公之于众。抱歉的是,我所用的一些参考资料,现在可能有些过时。我常在此博客上发表小说,不过在此特别申明,本文完全真实,只不过相关人物使用的是化名。

  我想,正是林恩之死最终让我明白是时候要脱离“法轮功”了。在一年一度为“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弟子交流经验和共同提高心性而举办的“法会”上,我认识了林恩。此前大约一年左右,我还从墙报上拜读过她的大作。她是昆士兰州一家评估公司的行政助理,多年来我在不同的场合见过她。她为人热情,思路清晰,善于应酬。不过,我注意到她头上长了一个瘤子,跟她说话的时候我尽量不朝那个地方看。我注意到(或者说我相信我注意到了),她笑容中隐藏着痛苦。她一定无数遍地反复自问,究竟是什么她无法消除的“执念”引发了这种病痛,转移到全身并危及她的生命。当时的我,一方面已经逐渐回归理性,但意志尚不够坚定,我想告诉她得去医院治病。另一方面,我仍然感到害怕,因为看到这个瘤子我就得承认这一点:在“法轮功”,你不能治病,因为李洪志大师教导说,他的弟子不会生病,只要你对他和他的教义坚信不疑,他就能治好你。他说,一些立场坚定的人确实死了,这要归罪于他们身边存在着思想偏差的人。身为“法轮功”弟子,只要你思想上存在问题,那就危险得很。

  2019年7月10日,本·赫尔利先生在其博客中首次曝光他所知道的国外“法轮功”人员拒医拒药致死案例。原澳大利亚著名歌星里奇·梅(Ricky May,全名Richard Ernest May)之妻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偶然之间接触到并修炼“法轮功”。因血压高出现中风症状,并患有肺炎,柯琳经常咳嗽,历时长达两年之久。由于信仰“法轮功”,并在身边“法轮功”同修的蛊惑下,她拒绝对本可减缓甚至治愈的高血压病采取医疗措施。2017年8月17日,柯琳因病去世,享年75岁。

  后来,我从小道消息得知了她的死讯:癌症扩散到大脑,她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也许直到临死,她都认为是她自己的错误才导致她落入这般可怕境地。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想她若有这种想法也是对的。

  林恩不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因拒医拒药而死的“法轮功”弟子。还有一个名叫莎拉的弟子,有段时间她曾在悉尼帮我母亲照料花园。乳腺癌恶化之前,她是位园艺高手,与我母亲相处愉快。作为一名虔诚的“法轮功”弟子,她在澳大利亚“法轮功”组织中担任了许多要职,包括身兼“自由中国”主席和“天国乐团”发言人。她坚决反对就医治疗,直到病入膏肓才同意。在本该去医院就诊的时候,她却选择了痛苦地呆在一个弟子之家的客厅里,无法或不愿向外界解释自己为何不愿寻求专科治疗。她的最后一次精彩亮相,是坐在轮椅,登上“法轮功”活动舞台,引吭高歌。我听了那次活动的一段录音,音乐欢快,充满希望。得知她的死讯,我默默为她哀悼,并拨通她的手机,最后一次聆听了她平静而舒缓的应答留言,然后删掉了她的联系方式。有关她死去的真相,我从没有告诉妻子和朋友们。

  “法轮功”最见不得人的秘密之一就是,经常有弟子死于本可治愈的疾病。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弟子因此而死,在“法轮功”时我经常听到此类死讯,特别是中老年弟子患癌症后因拒绝治疗死亡。这些例子,在我们经常碰头共同学习经文的小组“交流会”上会有透露,为此我们也会议论一番。此外,这些例子也出现在我所加入的电子邮件群组中,通常这些电子邮件会要求全世界的“法轮功”弟子集体“发正念”,以“祛除邪恶的干扰”,而这些“干扰”正是弟子得病的原因。之后就会有消息悄悄传开,说这些生病的弟子没能成功祛除干扰(意指死亡——译注)。

  这正是中国政府最初对“法轮功”的指责之一——数千“法轮功”弟子在可治阶段却因拒医拒药而死亡。中国政府随后发动了全方位的对“法轮功”模棱两可的指控,包括自杀、杀人和搞恐怖主义,以此表明其打击“法轮功”的正当性。

  “法轮功”弟子一直反驳说,这些指控纯属共产党的宣传手段。对于李洪志清清楚楚的拒医拒药教义,他们千方百计替其开脱。事实上,尽管我对(因拒医拒药而造成的“法轮功”弟子)死亡人数心存疑问,但共产党对“法轮功”拒医拒药这一现象的判断是正确的。在2015年5月“法轮功”网站“明慧网”所发表的“讲法”中,李大师本人也承认了“法轮功”中有“许多人”病亡,但他却明确将这些弟子的死因归罪到他们本身的思想上:

  (这些年修炼当中)出现许多病业关,甚至于很多人离世。其实哪,严格的说,修炼人表面上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当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实质上很多人在心里的执着,人是看不到的。(李洪志语。本段话摘录于2016年1月16日)

  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人只要加入“法轮功”一段时间,就会听说或亲眼目睹类似例子。但这是一个令人颇感不适的敏感话题,即使在场的都是“法轮功”弟子。“法轮功”弟子们对非弟子隐瞒这个秘密,不仅仅因为他们不想让亲友们知道他们的信仰是如此的荒诞,也因为他们确实害怕一旦曝光这个秘密,会让人对“法轮功”产生坏印象,而他们自己也会被咒入地狱。

  实际上,许多医疗界专业人士对这点也心知肚明,但出于某种原因,“法轮功”逃过了西方广泛的公众监督,这也许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的口水战,影响了人们对双方真假掺半的观点进行深入细致的研判。一名护士告诉我,她曾亲睹一名“法轮功”弟子在医院里临死前还在拒医拒药。我的心理咨询师是位台湾人,前不久我就一系列此类问题向他寻求心理咨询时,得知他的姨妈也是因此死去。她得了癌症,到死也没有接受保守治疗。(未完待续)

  注: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原文网址: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10677166298b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