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连载四:虚假报道 强行推票 “热门”的神韵演出这样炮制出来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22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en Hurley 梦园(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揭示:本·赫尔利(Ben Hurley)是位澳大利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务区认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陷入“法轮功”并积极参与“法轮功”举办的各类活动,特别是参与创建《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随着时间的推移,赫尔利逐渐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促使他决心与“法轮功”一刀两断。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赫尔利鼓足勇气,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开了三年前脱离“法轮功”时所著长文(原文标题:《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Me and Li?—?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为摆脱“法轮功”在澳洲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赫尔利现移居中国台北。中国反邪教网对此文进行连载,此篇是第四部分,指出“法轮功”的神韵演出报道有数量指标,而且“这个指标的数字每年都在提高”,此外,文中还特别指出,韵演出门票销售小组的成员们未经允许潜入他人办公大楼,无视保安的驱赶,逐楼层、逐工位地发放神韵传单,强行推票。 

  连载一:同修之死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脱离“法轮功” 

  连载二:“法轮功”主宰了我十年光阴 

  连载三:我所知道的大纪元时报创建内幕 

 

  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

  原作者备注:本文写于大约三年前(2014年),当时我刚刚下定决心与冥想组织“法轮功”断绝关系。我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鼓足勇气将此文公之于众。抱歉的是,我所用的一些参考资料,现在可能有些过时。我常在此博客上发表小说,不过在此特别申明,本文完全真实,只不过相关人物使用的是化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对报纸内容的控制越发精细越发严格。在“神韵”演出报道一事上,这一点表现得尤为突出。神韵是个舞蹈团体,在诸如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伦敦皇家节日音乐厅等一流场馆进行世界巡演。说到要给自己的永生增加福报,参与神韵报道团队可被认为是不容错过的良机,神韵的每次演出,都被“法轮功”弟子视为另层空间上的一场善恶大战,不过在这个物质空间(指人世间——译注)中,这种大战显得比较世俗。媒体团队会聚集在演出现场附近的酒店房间、公寓或其他地方,做好通宵工作的准备。有几位记者会去演出现场,待幕间休息或演出结束,简短采访出场观众。对神韵的正面评价被记录或者拍摄下来,然后由“法轮功”各个媒体迅速采用在文章和节目里。每家媒体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估计直接出自李大师的)。大纪元的要求是,必须在每场演出结束半小时内将文章发布上网,否则当晚另层空间之战斗就算打了败仗,并殃及神韵在该国的整个巡演。此外,每晚还有必须完成文章的数量指标,这个指标的数字每年都在提高。要先报道高优先等级人士即名人或社会上受尊敬的人的观点,然后再写剩下的人,这样要写一整夜。

  一旦神韵驾临,还会有另一支团队专门负责去打身边的宇宙之战。他们会在演出场地附近的一个房间里,盘腿而坐,右掌立于胸前,日夜不停地“发正念”,以涤荡另层空间里的邪恶。在职员工(这里指有在“法轮功”之外正式工作的人员)每天下班后过来参加一两个小时,其他人则要呆更长的时间,日复一日,每天进行数小时才能结束。当地的“辅导站”(相当于各个城市的“法轮功”中心附属办公室)还会明确要求该城市的所有“法轮功”弟子在特定时间发十五分钟的“正念”,通常每晚三次,这是在已经实行多年四个全球统一“发正念”时间点之外的额外要求。四个全球统一时间点分别对应北京时间早六点、中午十二点、晚六点、半夜十二点。

  每年神韵到澳大利亚演出我都会感到害怕,因为这意味着为了满足上述要求,所有弟子基本上都要耗费自己数周甚至数月之久的生活时间。“法轮功”弟子们本已投入了太多时间,还要额外花那么多的时间坐在屋子里“发正念”,而不是用在其他更能获得实际效果的行动上。对此我感到越来越气愤,希望李大师好歹能在他讲法时解释一下。在2011年7月美国华盛顿特区讲法中,李大师确实谈到了这个问题。据他称,问题在于像我这样的人:

  大家知道去年卖票吃力的原因,还有一部份弟子集体发正念。发正念当然清理阻碍救人的邪恶,其实邪恶已经没有那么多了,清理邪恶当然是好事,那么多人发正念不起作用吗?起作用。可是我们有的人发正念发的是什么呀,坐那手立掌思想却不是正念:今年为什么这么做?我去年卖票卖的很好,啊,为什么叫我在这发正念、不让我去卖票?为什么非得做主流社会?这个票这么贵,人家能买吗?!(众笑)你们现在听着觉的很可笑,可是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你们知道吗?发出的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东西,很少的邪恶就能干扰了你们,可是你们却清理不了,直接挡着大法弟子推票、真正发正念的大法弟子,清理不了。(李洪志语)

  换而言之,(李洪志话的意思就是)那些认为“发正念”浪费时间并在“发正念”时感到气愤的人,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就是在那天(指李洪志发表这通讲话的当天——译注),我再次对信奉“法轮功”感到一点灰心。我们想要说的是,每天只有24个小时,我们却被要求做满100分钟的“发正念”。此外,对于那些自认为是真正“法轮功”弟子的人来说,每天花几个小时阅读经文(指读李洪志的书——译注)和练习打坐(冥想),也是至关重要的。在完成这些各种各样的事项基础上,每位“法轮功”弟子还要担负起部分宇宙责任(指“发正念”——译注),要睡个囫囵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和社会维持正常的关系也越来越困难。我内心深处这种怨念越来越重:李大师就是想让我们既忙又累

  在为这些媒体项目工作中,我越来越明白,它们对起到真正的社会影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不信任那些身怀拯救世人精神使命的非弟子,不愿意外界窥视“法轮功”内幕,这些媒体基本没有(或只有那么一丁点)媒体经验,除了从“法轮功”弟子这个狭小圈子中不断搜刮素材外无事可做。无论他们制作了什么好内容(我现在仍然觉得神韵舞蹈看起来很美,创作的音管弦乐也很好听),(神韵)也会因在整场演出中植入了纯粹的“法轮功”宣传,以及“法轮功”的那些缺乏组织之外社会关系的弟子们(在推销演出门票过程中)自身所表现出来的反常行为而黯然失色。以小组交流时为例,据一些神韵演出门票销售小组的成员们讲,他们未经允许便潜入他人办公大楼,无视保安的驱赶,逐楼层、逐工位地发放神韵传单,强行推票。

  我这里并不是说“法轮功”(一直)僵化独裁。比如上面提到的一些决定,就是在人人都可以参加的助理会议上做出的。然而,参加这些会议,意味着在我每周本已稀缺的时间中,再放弃几个小时,同时还得忍受会议上经常弥漫的负罪感——因为“法轮功”弟子们做得不够好,所以世界上仍然会有那么多人被注定毁灭。

  不过,由于大多数约束和时限要求出自高层,所以执行起来愈发不能违背。李大师的权威总是贯穿其中——难以捉摸、千变万化、不容挑战。(未完待续)

  注: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延伸阅读: 

  1. “法轮功”原澳洲高层接受加拿大作家采访 揭批李洪志邪教真面目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6/t20190806_22746.shtml

  2. 澳前高层:“法轮功”内部运作开始曝光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2/t20190812_22816.shtml

  3. “法轮功”害死澳大利亚著名歌手之妻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9/t20190809_22796.shtml

  原文网址: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10677166298b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