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旧金山以华人侨领命名地铁站 “法轮功”阻挠阴谋未得逞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23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苏娟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中国反邪教网2019年8月23日,通讯员:苏娟】当地时间8月20日,美国旧金山市政交通局董事会召开会议,就是否以已故华裔人士白兰(Rose Pak)之名,将旧金山“中国城”在建地铁站命名为“中国城白兰站”(Chinatown Rose Pak Station)听取市民意见并投票表决。在持续5个半小时的发言环节之后,董事会以4:3投票通过命名决议。

  在此期间,一帮“法轮功”成员用普通话与翻译人员或直接交谈,或通过视频试图阻扰这次车站命名。而反对的理由之一,则是因为白兰曾竭力反对“法轮功”。

  2006年,在一年一度的旧金山新年游行活动中,由于“法轮功”人员途中散发传单,违反了新年游行不涉及政治的规定,被以白兰为领导的组织方逐出活动现场。“法轮功”为此提起诉讼,不过最终输掉了官司。“法轮功”此次起劲反对以白兰命名地铁站,纯粹出于报复。

  受“法轮功”怀恨在心十三年的她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0年9月17日,白兰在旧金山中国城格兰特大道和克雷街交汇处留影

  白兰曾长期担任中国商会顾问,一生无儿无女,为华人社区奉献斗争一生。她一生单枪匹马,致力于提升城区华人与华人社区地位,为华人医院重建奔走筹款,关爱穷人,是耗资16亿美元的中国城中央地铁工程项目的主要支持者。

  2016年9月18日,白兰(Rose Pak)在旧金山去世,享年68岁。人们对她赞誉有加:

  白兰也许是你的挚友,也可能是你的死敌。白兰并不完美,但她卓有远见;她也许张牙舞爪,但正是她的远见促成(修建)中央地铁站。——中国城居民艾伦?楼

  我们需要白兰,我们需要更多女性敢于说,“我不会再微笑,一副好脾气,我将为我的社区死战到底。”——旧金山城市大学理事艾薇?李

  对我来说,一个有色人种女性发现我们(美国社会存在)并不认同有色人种(的现象)。我不是说我认同她的方法,(但)……我认为这是一种提升有色人种地位的方式,特别是那些为做成实事而努力奋斗的人们。——董事会副主席格温妮丝?波顿,她从未见过白兰

  这次的旧金山“中国城”在建地铁站命名并非一帆风顺,之前董事会曾以3:3投票打成平局,第7名董事史蒂夫?海明格(Steve Heminger)加入并最终投了赞成票,打破僵局。

  海明格表示:“白兰是一名争议性人物,但相关的争议并不能抹杀她所做的奉献。”

  白兰希望通过改善中国城的交通状况,吸引游客前往格兰特大道和斯托克顿街的商店购物。

  支持以白兰名字命名的董事们认为,正是白兰的斗争促成了中央地铁开工。

  “法轮功”容不下批评,听不了反对声

  这么一位受人爱戴的侨领人物却成了“法轮功”的眼中钉、肉中刺。当地“法轮功”分子如此强硬阻挠,却是在意料之中。

  “法轮功”一向鼓吹“真、善、忍”,也正以这所谓的“真、善、忍”三原则,欺骗和拉拢了许多不明真相的民众和拥趸。

  而对于曾经批评过它的媒体和人士来说,感受最深的,也许正是由它的“不忍”,从而看出它的“不真”和“不善”。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院刊《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文中提到,何老教导的一名博士生因痴迷“法轮功”导致精神分裂。

  此文引发一万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围堵天津教育学院门口,从4月19日至23日,整整持续了四天。

  ▲“法轮功”练习者非法围攻天津教育学院

  由此,“法轮功”对何祚庥院士特别痛恨,不但组织人员到何老的家里威胁,还将他列入第一批所谓的“恶人榜”,诬蔑何祚庥“早已瘫痪在家,不能走路了”。

  2017年春节,九十高龄的何祚庥精神矍铄地接受中国反邪教网采访,回顾了当年与“法轮功”的斗争经过,仍然强调:“不要让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们的青少年!”

  这不是国内外正义媒体和有识之士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批评“法轮功”,此前有北京电视台、山东《齐鲁晚报》、中国青年报、南方日报、美国《华侨时报》、英国《华尔街日报》……

  如果要把这个名单列全,估计篇幅有点长。

  

  当然,这也不是这些批评“法轮功”的媒体和人士第一次受到“法轮功”的诬蔑谩骂,就算是外国人士也不例外。

  1998年1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刊发记者詹姆斯·迈尔斯(James Miles)关于“法轮功”的报道,指出“法轮功”是中国的“头号邪教”,告诫人们“法轮功”会导致“集体自杀”。

  “法轮功”竟给BBC总裁、英国驻华大使和英国首相分别写信,要求BBC公开道歉。

  詹姆斯·迈尔斯表示,新闻生涯写过的文章多了,只有这篇遇到的反响最强烈。

  平地一声砸向“法轮功”的惊雷 美国知名媒体NBC揭其老底

  然而,20年后,就在昨天,美国调查记者Brandy Zadrozny和Ben Collins 却没有吸取前辈詹姆斯·迈尔斯的“经验教训”,在知名主流媒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NBC),播发了重磅、深度、长篇报道,揭露“法轮功”的丑陋嘴脸。

  比如,“法轮功”喉舌大纪元时报在最近6个月里投入150余万美元,在脸谱网上替特朗普打了1.1万次广告;“法轮功”通过新闻网站和其在油管上的频道,兜售反疫苗阴谋论和“神秘右翼阴谋论”;李洪志严密管控其美国总部基地龙泉寺的方方面面,包括严格管控制网络,拒医拒药,包办婚姻……

  文中还特别披露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备受嗤笑的歪理邪说:同性恋有罪;反对女权主义;自称是神,可以悬空漂浮、穿墙而过;疾病是恶的表现,只能通过冥想和诚心(忏悔)来真正治愈;来自未知空间的外星人已经入侵了人类的身体和灵魂,带来腐败和如电脑、飞机此类的发明。

  ……

  据说,气急败坏的“法轮功”已在大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私通中国政府”。

  除了担心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这篇文章的两名调查记者外,我们尤其替文中指明道姓提到的原“法轮功”弟子本·赫尔利(Ben Hurley)先生的安危担心。

  本·赫尔利,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2013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省。他于2017年撰写了长篇纪实报道《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文中不但提到了“法轮功”是如何洗脑控制他人,还披露了“法轮功”赖以欺骗拉拢普通西方民众的大纪元时报、神韵晚会的众多见不得人的内幕,也曝出了澳大利亚著名歌手里奇·梅的遗孀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因痴迷“法轮功”拒医拒药而死。

  正是本·赫尔利的这篇文章,才有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这次罕见的对“法轮功”彻底大揭老底,同时引发众多国内外媒体新一轮对“法轮功”的大起底。

  这个势头,正如本·赫尔利先生本人在《“法轮功”内部运作开始曝光》一文中所说的,“我认识的离开‘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媒体对‘法轮功’内部运作越来越感兴趣,前‘法轮功’信徒……越来越愿意公开他们的经历。从以上几方面来看(尽管是主观的),我相信(反对“法轮功”的)势头正在增强。”

  回到本文开篇,白兰女士肯定想不到,自己2006年依法依规拒绝“法轮功”参与新年游行,竟会因此在事情发生十三年后,自己逝世三年后,依旧遭到“法轮功”莫虚有的批评和诬蔑。

  所以,我们对本·赫尔利先生未来安全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综合自《旧金山观察者报》、《旧金山纪事报》、美国NBC、凯风网、中国反邪教网。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