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结语:“法轮功”只是一台政治机器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27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en Hurley 梦园(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揭示:本·赫尔利(Ben Hurley)是位澳大利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务区认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陷入“法轮功”并积极参与“法轮功”举办的各类活动,特别是参与创建《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随着时间的推移,赫尔利逐渐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促使他决心与“法轮功”一刀两断。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赫尔利鼓足勇气,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开了三年前脱离“法轮功”时所著长文(原文标题:《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Me and Li?—?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为摆脱“法轮功”在澳洲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赫尔利现移居中国台北。

  中国反邪教网对此文进行连载,此篇为结语,赫尔利告诫公众及“法轮功”弟子:“法轮功”自我定性为一个以健身为主要目的、关心人权的精神组织,这完全是假的。“法轮功”让他更不健康、更不快乐、更不善良、更不容忍。为了某种所谓的“事业”,“法轮功”所提供的任何心性修炼随时都会被弃之如履,然后转化成一架庞大的、靠剥削精疲力竭的狂热弟子所提供的无偿劳动力来运转的公关机器。“法轮功”的目的现在跟冥想、心性修炼或健身毫无关系,它只是一台政治机器——李洪志的所谓项目也只不过是为了积聚权力和影响力,去实现他所想到的一个又一个荒诞目标。 

  连载一:同修之死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脱离“法轮功” 

  连载二:“法轮功”主宰了我十年光阴 

  连载三:我所知道的大纪元时报创建内幕 

  连载四:虚假报道 强行推票 “热门”的神韵演出这样炮制出来 

  连载五:“法轮功”的精神控制几乎无处不在

  连载六:脱离“法轮功”最让我恐惧的是什么

 

  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

  原作者备注:本文写于大约三年前(2014年),当时我刚刚下定决心与冥想组织“法轮功”断绝关系。我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鼓足勇气将此文公之于众。抱歉的是,我所用的一些参考资料,现在可能有些过时。我常在此博客上发表小说,不过在此特别申明,本文完全真实,只不过相关人物使用的是化名。   

  有时候,我很想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年来,李洪志式人物层出不穷,他们或是宗教大师,或是神人般的商界卖家,或是明目张胆的骗子。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丝毫不考虑他人,他们一路走来一路害人,包括对他们忠贞不渝的弟子们。李洪志的作品,上至阿谀奉承,下到“当头棒喝”,归根到底,就是如果弟子们不照他的话做,就会面临永生的诅咒。当他把这些传达给他的弟子们时,随之而来的恐惧和自责真真实实地伤害了他们。我很清楚,在他的教义之中,他自己究竟会相信哪些内容。如果对于自己所鼓吹的这些东西,他并没有自欺欺人,那么他应该对自己所兜售的这些谬论适可而止,否则这些东西只会让他变成一个十足的愤世嫉俗、卑鄙无耻之人。他的这种天衣无缝的骗术,表面上给在灰暗世界里饱受磨难之苦的奋斗者们创造了一种安全区,但事实上这种安全区根本不存在。

  很难解释,对现在的我来说仍是如此:我为什么会信奉这样一种疯狂的思想体系,而且时间还如此之长。同样,我也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全世界都会有年轻人,抛弃他们所了解、所关心的一切,去加入诸如伊斯兰国这样一个排斥社会的组织。他们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他们的所作所为也让我感到恶心。不过,我想我多少能将自己的情况与那些年轻人的思想联系起来:渴望活个明白,渴望寻觅人生意义,渴望有所归属,心甘情愿地将自己无限的个人牺牲奉献给一个比自己高尚的事业。这就是人们坠入的深渊(的原因),而且可能非常危险。思维方式、教育、知识、人际关系,为了推动某种事业,所有这些原本温和的动力都转化成了(被人操纵的)工具

  本文丝毫没有替中国政府反“法轮功”时的荒谬、暴力做开脱的打算。中国政府所讲述的许多有关这个组织的弥天大谎,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法轮功”,给了这个组织一种人权籍口,让它不用把(为自己辩护的)重心过多放在它的修炼和信仰上。可惜中国政府过去没有认识到这些事实。在许多外国人看来,“法轮功”与国外其他自由运动存在联系,但事实上“法轮功”与其他组织或中国改革风马牛不相及:在大多数“法轮功”弟子看来,除了“法轮功”的各种项目,凡是想要在人世间获益的运动,都是在参与肮脏的人类政治。

  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不明就里的西方人对“法轮功”的同情,造成了他们同许多中国人之间水火不容。这些中国人当然有理由认为,“法轮功”就是一帮蠢货,而西方人永远也不会理解中国(政府)。这种对立,使得中国与其外部世界之间产生隔阂,在日趋紧张的地缘政治环境下,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针对公众及其弟子,“法轮功”自我定性是一个以健身为主要目的、关心人权的精神组织,这完全是假的。“法轮功”让我更不健康、更不快乐、更不善良、更不容忍,也更不真实,包括对我本人、对其他人都是如此。为了某种所谓的“事业”,“法轮功”所提供的任何心性修炼(随时)都会被弃之如履,然后转化成一架庞大的、靠剥削精疲力竭的狂热弟子所提供的无偿劳动力来运转的公关机器。“法轮功”的目的现在跟冥想、心性修炼或健身毫无关系,它只是一台政治机器——李洪志的所谓项目也只不过是为了积聚权力和影响力,去实现他所想到的一个又一个荒诞目标。

  我终于舍弃了那个尘世间可悲小男人,扬尘而去。我和李洪志已经一刀两断,而我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完)

  注: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延伸阅读: 

    1. “法轮功”原澳洲高层接受加拿大作家采访 揭批李洪志邪教真面目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6/t20190806_22746.shtml

    2. 澳前高层:“法轮功”内部运作开始曝光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2/t20190812_22816.shtml

    3. “法轮功”害死澳大利亚著名歌手之妻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9/t20190809_22796.shtml

    原文网址: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10677166298b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