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胁迫近千人集体自杀 邪教头目原是瘾君子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26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Stephanie Nolasco 李霞(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8年11月16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站登载了对原人民圣殿教邪教头目吉姆·琼斯儿子的采访。琼斯之子在采访中透露,人民圣殿教从美国迁移到南美洲圭亚那后,琼斯染上了毒瘾,其行为开始变成不正常,琼斯镇惨案出现端倪。

人民圣殿教头目吉姆·琼斯。图片来源:SundanceTV

  40年前的1978年11月18日,在南美洲圭亚那的琼斯镇,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900多名信徒,在“领袖”吉姆·琼斯带领下,喝下含有巨毒氰化物的饮料,集体“自杀”。惨剧中,吉姆·琼斯两个儿子幸存下来,时至今日,仍在自我疗愈。

  斯蒂芬·琼斯和其养兄弟小吉姆·琼斯,那年刚刚18岁。目前,他们在圣丹斯电视台(Sundance TV)4集纪录片《琼斯镇:惊惧丛林》(Jonestown: Terror in the Jungle)中出镜,详细讲述了当天发生的事情。“9.11”恐怖袭击发生之前,美国人认为1978年11月18日是最悲惨的一天。

  这部纪录片根据著名调查记者杰夫·奎恩(Jeff Guinn)的畅销书《通往琼斯镇的路》改编而成,由奥斯卡奖获得者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监制。纪录片内容包括由人民圣殿教成员拍摄的、从未发布的一些录音录像,以及对幸存者的采访记录。

  斯蒂芬告诉福克斯新闻网记者,想要得到救赎和宽恕,是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

斯蒂芬·琼斯。图片来源:Raymond Liu/SundanceTV

  他回忆说:“很多年前,有记者问我,‘你怎么能为你父亲感到自豪?’我想我现在依旧还恨他。我觉得这跟我刚刚出生的第一个女儿有些关系,她前所未有地刺激了我。我当时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从未为他自豪,我只是不得不爱他,也不得不原谅他。’说这些话时,我正和弟弟吉姆在一起,他听后目瞪口呆,但我知道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这些话是真的。我不知道这话有多真实,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说出口的,但确实是我花了很多年才能说出来。我不知道如何用‘原谅’这个词,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原谅谁。”

  《旧金山门》之前曾报道过,大屠杀当天,兄弟俩正在距离琼斯镇150英里远的乔治镇参加一场篮球比赛。吉姆当时接到父亲琼斯的电话,命令在乔治镇的人民圣殿教成员集合起来,进行“革命性自杀”。苦苦哀求父亲无果后,吉姆和他的队友们赶到美国大使馆,希望当局能够阻止这场可怕的屠杀。然而,大使馆没有人应门。

  吉姆·琼斯的养子小吉姆·琼斯。图片来源:Raymond Liu/SundanceTV

  直到第二天,圭亚那当局派军队到琼斯镇,才发现了这场大屠杀。死者中包括吉姆·琼斯怀孕的妻子,至少300名受害者是儿童。47岁的琼斯被发现头部中弹身亡。斯蒂芬和小吉姆的母亲也死了。

  大屠杀发生之前,国会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和几名新闻记者来到这个偏远的定居点,结果受到琼斯追随者的攻击和暗杀。

  小吉姆·琼斯觉得有责任去参加接下来举行的葬礼。

  他回忆说:“我记得参加过一个葬礼……我记得,有个母亲拿枪指着我说,‘凭什么我女儿死了,你却还活着?’我看着她说,‘我也失去了一切。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吉姆·琼斯在琼斯镇

  吉姆·琼斯是一位极具魅力的传教士,他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创立人民圣殿教。70年代早期,琼斯和他的家人把人民圣殿教的总部迁到旧金山,在那里,信徒迅速增加。琼斯的种族融合观点,吸引了众多的追随者,其中包括很多非裔美国人。

  斯蒂芬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的确从父亲身上学到了一些积极的东西。

  他解释说:“我父亲有很多优点,我的意思是,他吸引人是有原因的。我想他很早的时候就病魔缠身,但他发现了一些非常真实的东西。我的父亲教会我说,其实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这并非不可以。一个男人,可以表现出他的感情,展示出他的情绪,这些是我永远珍视的礼物。我的父亲鼓励忍耐,也宣扬了许多真理。他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我们可以生活的环境。”

  当小吉姆还是孩子的时候,就为自己是琼斯家族的一员而骄傲,也就是那时候,他决心改变世界。

1976年,加利福尼亚,吉姆·琼斯和妻子玛塞琳·琼斯,身后站着两人领养的孩子们。琼斯右边是他的嫂子及她的三个孩子。图片来源:Getty

  他说:“我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兄弟姐妹。别误会,我们也像其他兄弟姐妹们一样吵架。但比起他们,我们之间更亲密、关系更牢固,因为我们彼此之间并非血缘关系。我们是一家人,这是一种承诺。我感受到爱,我也深刻真实地感到被爱。”

  但到了70年代,新闻媒体开始调查人民圣殿教前成员关于内部虐待和暴政的说法。据报道,这促使琼斯召集他的追随者迁栖到琼斯镇,即那个“天赐之地”。一个乌托邦似乎在那里等待他们。

  然而,在那里,他们看到父亲很快就染上了毒瘾。

  斯蒂芬说:“我知道吸毒是我父亲的一个问题。在琼斯镇,他会莫名其妙地高声讲话,他在演讲中突然变得喃喃自语、絮絮叨叨。很明显,每个人都知道他对什么上瘾了……我看着他……他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他说那是B12药品,但我知道不是。在那之后,他就很少再对我说话了。父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用药物来唤醒自己,用药物才能入睡,用药物让自己感觉更好。”

  斯蒂芬兄弟两人常常被琼斯镇无辜死亡的灵魂所困扰。现在他们已为人父,找到了新的生活,这更加鼓励他们去战胜过去这么多年困扰他们的所谓幸存者罪恶感。他们对孩子们心存感激,因为是这些孩子让他们重获新生。

  斯蒂芬说:“我想把事情做得更好。当我决心要为往事做些必要的工作时,人们出现在我生活中,对我施以援手……其中我女儿对我的帮助最棒。他们都很迁就我,对我小心翼翼。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他们会立刻打电话给我。我真的非常感激……现在的生活很美好,但过去很多年并非如此。”

  小吉姆说,他希望这部纪录片,能使观众们不但缅怀逝者,也要记住那些历经沧桑的人。原人民圣殿教信徒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令人恐惧的过去,但是他们更希望能公开分享这些经历,让其他人能够从中吸取教训。

  他说:“我想认识那些幸存者们。我并不想改变真相,我只想陈述真相。这些人没有参与那场产生巨大影响的自杀,在过去四十年里,他们都每天醒来,继续生活下去。”

  原文网址:https://www.foxnews.com/entertainment/jim-jones-sons-recall-jonestown-massacre-describe-cult-leaders-drug-addiction-in-new-doc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